1002
1002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趙無極
慶典
前往
1002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趙無極
慶典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慶典
款識
無極ZAO 56(右下)
一九五六年作
水彩紙本
16 x 31 cm; 6 ¼ x 12 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克里曼畫廊標籤
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紐約,克里曼畫廊
美國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11年11月27日,拍品編號1232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拍賣

相關資料

「我要畫看不見的東西:生命之氣、風、動力、形體的生命、色彩的開展與融合。」
趙無極

趙無極水彩珍品

素描是重要的學術標本,對補充與考證藝術家的個人技巧、系列發展,以至靈感來源甚有幫助:朱德群創作水粉紙本為龎大的油畫系列整理紀錄,而藤田嗣治往往先以牛油紙作炭筆或鉛筆素描打稿,為油畫或水彩畫進行基礎性研習,細意琢磨並完善構圖;相反,趙無極的水彩畫並不具備預備或過渡性質,亦非次於其他媒材,而是獨立成章的創作門類,橫跨趙無極藝術生涯的各個時期,其研究與收藏價值理應與油彩作品等量齊觀,市場潛力更是無可限量。

油彩與水彩同樣擁有可塑性極高的色彩特性,前者以表現筆觸的肌理感與顏色的厚重感為主,而後者的繪畫過程則更著重於表達水的流動性,以及色彩的交疊層次。隨著水分的滲透度,水彩畫表現出透明的質感,產生清淨明澈、柔和滋潤的視覺效果。自幼飽讀中國古代詩畫的趙無極,從水墨山水之中了解到水與顏料於紙上互相支配的關係。雖然初抵巴黎的數年間,他刻意迴避水墨創作,但在屬於西方的水彩畫之上,他自如地捨起明快利落的頻律,創作出充滿韻律的詩性構圖,發展出一脈具開創性的藝術語言。

本季晚拍匯聚四幅趙無極早期罕見的水彩精品,包括「克利時期」的《雙福》(拍品編號1018)與《花瓶與杯》(拍品編號1019),以及「甲骨文時期」的《士氣》(拍品編號1001)與《慶典》(拍品編號1002),兩個系列的作品並列於此,正好見證趙無極於五〇年代從具象、半具象邁向抽象的遞變過程。

《慶典》與《士氣》:鐫刻銘文韻律詩

1954年,趙無極放下敘事性的靜物、動物與風景畫,朝著抽象的方向急速啟程。過往畫面中充滿童趣的詩性空間,連同表象的元素,進一步幻化成靈性而神秘的形體,由是揭開「甲骨文時期」之序幕。具象的描寫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宛如文字卻不能言喻的符號,正如其自敍:「我的畫變得無法解讀,靜物和花朵不再存在,我走向一種想像的,難以辯識的書寫。」中國傳統美學強調「書畫合一」,兩者妙絕呼應方能引人入勝;而在西方,繪畫與書寫則是截然不同的觀念。趙無極在甲骨文時期所創的作品,打破西方固有的藝術形式,在畫作上呈現彷如古拙的甲骨文,寫字、寫畫從此同化。象形文字本是取自自然的造形符碼,趙無極的甲骨文作品復元漢字形體裡象形的繪畫本質,一筆一劃串成金石碑文,透露著超然於文本的象徵意義。

趙無極回溯中國古文明,從甲骨與青銅器的銘文上攫取繪畫靈感,將鐫刻線條融入構圖,如其所言:「這些符號沒有意義,我只想賦予這些文字一種暗示力量,我以這種方式向它致敬:畫的形狀就像石碑,而錯綜的筆劃又粗又黑,更突顯了我想給予這幅畫的一種戲劇力量。」從《雙福》與《花瓶與杯》過渡至《慶典》與《士氣》,畫面結構開始在有形和無形間拆解與融化,仿文字形體時而向四周傾瀉,時而向中心聚攏,編起跌宕起伏的節奏與韻律,一方面與水彩的流動媚態如出一轍,另一方面與字形元素裡的歷史量感形成對比,因而更鞏固其魅惑、幽遠的意境。

甲骨文時期的油畫作品多以深邃的單色調為主,水彩較為明澈透亮的特質讓趙無極能夠增加用色,創造出異於油彩的特殊視覺效果:《慶典》中大片溫暖的珊瑚紅,如雄雄火焰,隱隱散發著歡騰愉悅的氛圍,而《士氣》中湖藍、薰衣草紫和金黃的色塊組合,則如陽光映射下閃爍變幻的透靈碧水。水彩交疊暈染後的觀感,與油彩濃稠厚重的本質大相徑庭;藝術家有技巧地各取所長,為畫作注入非一般的通透力和渲染力。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