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常玉
1895 - 1966
睡美人
款識
玉 Sanyu(右下)
一九五〇年代作


油彩木板
50 x 100 cm; 19 ⅝ x 39 ⅜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本作之來源與尺寸於2001年出版的〈常玉油畫全集第一冊〉第130頁錯誤刊登,本作正確來源應為勒維家族於1965年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尺寸於2011年出版的〈常玉油畫全集第二冊〉第118頁已更正為50x100公分,敬請注意。

來源

勒維家族珍藏(於1965年直接得自藝術家本人)

展覽

巴黎,勒維別墅〈常玉〉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十七日
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鄉關何處:常玉的繪畫藝術〉二〇〇一年十月十三日至十二月二日

出版

〈常玉油畫全集〉衣淑凡編(台灣,台北,國巨基金會、大未來畫廊出版,二〇〇一年),圖版31,130頁
〈鄉關何處:常玉的繪畫藝術〉高玉珍編(台灣﹐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出版﹐二〇〇一年)﹐圖版20,28、55頁
〈常玉油畫全集第二冊〉衣淑凡編(台灣,台北,立青文教基金會出版,二〇一一年),圖版31,119頁
〈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高玉珍編(台灣,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出版,二〇一七年),圖版18,25頁

相關資料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輕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溫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甜美是夢裡的光輝。

徐志摩《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節錄
載於《新月》月刊第一卷第一號,1928310

二十世紀初年,中國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浪漫主義風潮。1928年,徐志摩以上述溫馨旑旎的作品,將新詩主流「新月派」推向高峰;儘管被視為詩壇領袖,徐氏本人卻傾倒於遠遊巴黎時結交的常玉。他在文章《巴黎的麟爪》記載花都生活之點滴,其中〈先生,你見過豔麗的肉沒有?〉一節,即以不具名的方式敍述了他對常玉的回憶,讚歎、歌頌常玉對異性裸體之美的發現與迷戀。從二○年代的紙上作品開始,藝術家畫下了無數千嬌百媚的女子,她們燕瘦環肥,或穿衣、或赤裸,或自由倘佯、或生活行止,常玉毫不懈怠地觀察和捕捉眼前女性的美麗瞬間,亦不掩飾作為男性與生俱來的好奇和渴望,用他的書法線條和現代色彩,一一舒展於畫面之上,成為他畢生最重要的創作主題。饒是如此,常玉的大尺幅裸女油畫在國際拍場依然鳳毛麟角,過去三十年來,尺幅能超過100公分者僅得六幅,而對上一次出現,已是2011年的香港蘇富比秋拍,反映藏家之珍愛惜售。時隔七年,蘇富比有幸於本季晚拍隆重推出《睡美人》(拍品編號1011),其恢宏尺幅不僅達至50 x 100公分[1],畫中模特更聯繫藝術家盛年的情感世界,以及與張大千的深厚情誼;本作源出常玉晚年至交的勒維(Lévy)家族。勒維家族一眾成員與常玉於五、六〇年代交往密切,亦是至今碩果僅存曾經親身接觸常玉本人的收藏家,成為解開常玉事迹謎團的重要鑰匙。1965年12月,勒維家族慷慨借出他們在蒙帕拿斯之別墅,為藝術家舉行其生前最後一場個展,《睡美人》即參與其中,並在展覽之後被勒維家族購藏,經歷六十年的漫長保存,始由家族後人再度釋出。此段來源經歷,本身即具備重要的考證價值,直接反映藝術家最後歲月之重大事件,使得本作於美學以外,倍添非凡歷史意義。

筆底深情:常玉的伊甸園與夏娃

常玉個性細膩溫柔,喜歡打網球、拉小提琴、讀紅樓夢,甚至親自研發一種嶄新的「乒乓網球」;透過傳世的照片,可見其工作室亦貫徹著同樣氣質,在他的作品環繞下,工作室遍佈了奇葩異卉、倘佯著原野動物,構築成一方藝術大觀園、慰養精神的心靈伊甸;常玉筆下的裸女,更是大觀園裡的金釵,伊甸境上的夏娃,成為他傾注深情的對象。《睡美人》氣質溫馨甜蜜,在接近銀幕比例的畫面上,躺臥著一位金髮美人。美人長髮披肩、鳳眼迷離,上半身舒適地栽進柔軟的枕頭之中,帶著夢囈側身蜷伏,猶如一株春睡海棠。有別於常玉典型裸女作品的情色戲謔,本作並不強調裸露女性私密之處,反而用一張被子,把美人的身體大部份覆蓋,僅僅露出首足兩端;若仔細觀察,更可發現被子下面隱藏美人的窈窕曲線,可知藝術家在創作《睡美人》之時,是先將完整的裸女輪廓畫好,然後覆之以被毯,形成若現還隱的視覺效果,供人細細品味之餘,珍愛美人之情亦不言而喻。

《聖經•創世紀》敍述上帝創造夏娃時,阿當說道:「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成為男性保護女性之經典語句,常玉在本作亦格外體現此種精神,以創作者的無形之手,保護畫中美人免受滋擾:墨意濃郁的線條,揮灑成溫暖安適的夢鄉;婉約空靈的油彩,鋪墊出浪漫安寧的世界,成為美人永久棲息之所。藝術家的筆下深情,寫出了畫中人的夢裡溫柔,半生不羈的花都浪子,在此竟罕有表現出一嚮往安定的追求。

夢裡伊人:常玉盛年的愛情密碼

《睡美人》的獨特意境,與畫中美人的特殊身份不無關係:常玉作品中的儷影,往往不止是純粹的模特兒,還交織著他生命裡的重要名字:譬如二○年代風靡蒙帕拿斯的著名藝術家模特兒琪琪、三○年代初曾與常玉訂下婚盟的馬素,都在常玉作品中獲得明顯識別;五○年代,步入盛年、閱歷豐富的藝術家風采依然,身邊不乏異性伴侣。按旅法藝評家陳炎鋒在1995年出版的專著《常玉》,藝術家在五、六○年代交往著一名金髮女友,更曾將她介給張大千擔任模特兒: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四川老鄉張大千到巴黎舉行近作個展,常玉特別介紹自己的金髮女友給他當模特兒,於是留下一幅『未免裝模作樣』的小品及題字。那次,謝景蘭還於常玉一道參觀大千居士在巴黎中國美術館
(按:應是指賽努奇博物館)的展覽,日後張又致贈親筆題簽的留影照片。

大千這幅以常玉女友為模特的肖像,至今由台北歷史博物館典藏,上面清晰可見大千親題:「作態妝喬識汝工,任呼周昉畫屏風,可憐誤入天台夢,流水桃花路不通。五年前在巴黎,常玉介紹一模特兒,頗有姿致,此寫其貌也。重展戲題。庚子年 (1960) 十二月十二日,爰翁。」值得注意的是,大千此作雖誕生於1960年,他卻在題款上特別提及早在五年之前,常玉已經向他介紹這位模特兒。若稽查大千年譜,1956年正是他應巴黎近代美術館之邀請,首次前往巴黎舉行個展,並與畢加索進行歷史性會面的時候;同時,大千在巴黎亦與常玉、潘玉良、趙無極、謝景蘭等旅法華人見面。常玉與大千同樣祖藉四川,兩人他鄉遇故知,隨即結下深刻情誼,不僅常玉把自己的女伴介紹給大千作為模特兒,張大千對常玉亦評價極高,並邀請常玉為自己1961年在賽努奇博物館開辦的個展設計圖冊,蔚為藝壇佳話。

在一幅1963年「春秋畫會」拜訪常玉工作室時拍攝的大合照當中,可見常玉女伴端坐前排之上,若與大千作品比對,兩者面容輪廓實為一致;若將大千作品及相中女子與《睡美人》比對,更可以確認《睡美人》中的模特兒面容與上述兩者吻合;由此可知,常玉創作《睡美人》之時,正是以當時的戀人為對象,因此觀察人物尤其深刻,捕捉神髓亦更得心應手,作品自然洋溢幸福憐愛之情。

晚年摯交:六十年的珍貴收藏

五〇年代乃常玉的盛年時期。此時,藝術家的思想創意臻於鼎盛,在飽經時代歷煉之後,依舊雄心不減,創作了許多重要作品,包括《睡美人》及台北歷史博物館典藏在內的巨幅油畫,亦誕生於此際;同時,常玉在東、西方藝壇的活躍程度與主動性亦遠超早年,包括在巴黎提携戰後赴歐的趙無極、朱德群、蕭勤、謝景蘭等新生代華人藝術家,贏得一眾後進的景仰與拜服,吳冠中、席德進和熊秉明等更曾特別公開撰文致敬常玉;此外,藝術家與旅美先驅朱沅芷前妻朱海倫亦相互往還,又積極聯繫國民政府駐法文化參事郭有守、教育部長黃季陸,以備回歸東方等,均體現他亟欲奠定自己在藝術史上的最終成就,而《睡美人》即是建基於此一宏願的創作成果。

《睡美人》不僅見諸兩本常玉全集,亦參與了2001年台北歷史博物館舉行的「鄉關何處:常玉的繪畫藝術」;去年同在史博館舉行、並且引起全球迴響的「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本作亦作為重要參考作品,收錄於展覽圖冊之中。《睡美人》於歷來重要常玉展覽及出版均獲得高度重視,蓋因本作源出常玉晚年至交之勒維家族,脈絡至為清晰。勒維家族一眾成員與常玉在五、六〇年代關係密切,藝術家最早與攝影師丹尼爾.勒維認識,然後與丹尼爾妻子、作曲家彭美拉.芙羅斯建立友誼。1965年夏天,當丹尼爾夫婦得知常玉跌斷足踝之後,甚至親自將他送進醫院,足見彼此交情深厚;丹尼爾的兄嫂艾田及娜塔莎與常玉來往亦甚頻繁。常玉經常造訪他們位於蒙帕拿斯的別墅,分享園藝和烹飪等共同愛好,以及透過乒乓網球切磋身手;1965年12月,這裡更成為藝術家生前最後一次個展之場地。從勒維家族珍藏至今的寶麗萊照片,可見常玉於是次個展傾盡生平傑作,不僅與巴黎友人留下了最後的美麗時光,與常玉同代及後進的旅法華人藝術家如潘玉良、趙無極、朱德群、謝景蘭等,同樣懷著仰慕之情前來參觀,為藝術家的畢生事業畫上圓滿句號;展覽舉行之時,席德進適逢在美國國務院支持下旅居巴黎考察,因此亦參與其中,並在1971年5月的《雄獅美術》第三期發表專文紀念常玉,並特別提到此次個展,成為一項重要的文獻紀錄:

「他(常玉)生命的晚年還是不甘寂寞,在一九六五的十二月,他的猶太朋友,一對青年夫婦幫助他,在他們家裏為他舉行了他(可能是一生中的首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個展。畫掛滿了客廳和走廊,那晚揭幕去的中國畫家不多,只有趙無極,朱德群夫婦,潘玉良和我在場,潘玉良也是一位在巴黎二三十年的老畫家。她對常玉的畫讚不絕口:『常玉的畫,一直在隨著時代演變,在進步,真是難得。』展出的作品中,有幾幅人體,僅以粗黑單純的線構成的油畫,奇特而表現著性感。帶點普普畫的意味。他也畫了荷花、菊花、山茶花,作了幾件馬的雕塑,塗以彩色。並展出一個屏風,他特別拉我到屏風的背面,指點給我看他用小楷書寫滿了的金瓶梅中的詞句,以及男女之間媾和的私情。」

此次展覽之後,《睡美人》因為深得別墅主人之鍾愛而長留於此;隨著常玉不久之後走完人生旅程,該別墅亦代替常玉和他的工作室,成為保護他深愛的夏娃之伊甸園,六十年來一直守護著作品,完整地保護著她的丰姿。縱觀常玉作品的市場表垷,其尺幅達100公分之油畫,成交價格已穩然超越八千萬港幣,其裸女油畫多年來更一直高踞個人紀錄榜首,蔚為市場標竿。《睡美人》無論品質、來源、尺幅與特殊性,俱為市場可遇不可求的唯一之選,全球頂尖常玉藏家期待多年,如今終於歷史性釋出拍場,必為藝術家紀錄再添光彩新章!

[1]本作之來源與尺寸於2001年出版的〈常玉油畫全集第一冊〉第130頁錯誤刊登,本作正確來源應為勒維家族於1965年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尺寸於2011年出版的〈常玉油畫全集第二冊〉第118頁已更正為50x100公分,敬請注意。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