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12
  • 112

明宣德 銅胎掐絲琺瑯纏枝花卉番蓮紋蓋盒 《大明宣德年製》款

估價
600,000 - 800,000 USD
招標截止

描述

  • 《大明宣德年製》款
  • cloisonné enamel
  • Diameter 4 1/2  in., 11.5 cm 

來源

香港佳士得2000年10月31日,編號941

拍品資料及來源

珍器卓藝:宣德銅胎掐絲琺瑯纏枝花卉番蓮紋蓋盒
康蕊君

宣德御製掐絲琺瑯器,帶年款者,異常難得,本品更似為孤例,屬於一類極少見掐絲琺瑯品種。此類珍例,年款均鏨於器身,融於整體掐絲琺瑯紋飾之中,除本品外,記載僅五例。

五例當中,兩例為蓋盒,一例為圓牌,均飾蓮心紋,鏨宣德款於紋飾之間,後者出自 Stephen Winkworth 收藏及大維德爵士伉儷收藏,現三例均屬 Pierre Uldry 博士珍藏。見 Helmut Brinker 及 Albert Lutz,《Chinese Cloisonné: The Pierre Uldry Collection》,倫敦,1989年,編號1、2及4,後者另為該圖錄德文版封面,1985年出版。

其餘兩例為一對大罐,無疑屬現存最重要之中國掐絲琺瑯器。該對罐尺寸碩大,分別屬 Uldry 及倫敦大英博物館收藏,前者借展蘇黎世 Rietberg Museum,出處同上,編號5;後者圖載於 Harry Garner 爵士,《Chinese and Japanese Cloisonné Enamels》,倫敦,1962年,圖版12及13,及頁54-55,並曾展於《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大英博物館,倫敦,2014年,圖載於封面及圖64(圖一)。

兩罐均於頸部鏨六字宣德款,風格與本品相近,另署「御用監造」款,證明本品為御用監所製。據 Charles O. Hucker 述,御用監乃明朝十二監之一,有掌印太監,下設太監各員,掌造皇帝所用木器及象牙器等,亦應製其他各類器,本品即為佐證,見《A Dictionary of Official Titles in Imperial China》,斯坦福,1985年,頁595,編號8213。

同署年款及監造機構之器,頗為鮮見,可推測地位非凡,近類之器,或僅見於永樂、洪熙金器。該類金器出土自洪熙帝皇子陵墓,帶「銀作局」款。銀作局,專為宮廷製金、銀器,由太監掌管,見梁柱,《梁莊王墓》,北京,2007年,卷1,頁32-35。

鏨胎琺瑯,以鑄、刻方式作飾,與掐絲琺瑯掐絲成紋不同。此技法於宣德一朝極為罕見。見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一宣德盒例,通體鏨蓮紋,帶款,載於《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金屬胎琺瑯器》,香港,2002年,圖版31。另可見一類掐絲琺瑯爐例,爐耳施鏨胎琺瑯,Avery Brundage 收藏一例,現存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載於《Cloisonné: Chinese Enamels from the Yuan, Ming, and Qing Dynasties》,Bard Graduate Center,紐約,2011年,編號23及頁6,圖1.6;頁153,圖8.3;另比兩例,Uldry 收藏,見 Brinker 及 Lutz,前述出處,編號13及 15。

宣德銅胎掐絲琺瑯器,帶款者多為刻款,署於器底或蓋底。本品蓋盒底部,亦見宣德年款,即為刻款。參考一宣德刻款例,藏北京故宮博物院,清宮舊藏,載《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前述出處,2002年,圖版32;另比一例,出自大維·威爾收藏,現存於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蓋內及盒底均見刻款,見於 Bard Graduate Center 展覽圖錄,前述出處,2011年,編號26及頁20,圖2.4。

帶款宣德掐絲琺瑯器,為中國銅胎掐絲琺瑯起源提供了不爭實證。雖歷來學術界多有推測中國早在元代已有掐絲琺瑯,然始終僅限於在風格上進行論斷,並無確實證據,故至今此觀點仍多有爭議(見 Béatrice Quette 討論,Bard Graduate Center 展覽圖錄,前述出處,頁31-34)。

宣德掐絲琺瑯器,雖以無款者居多,但憑存世帶款作例,從中可知此時期之風格及品質。無論器型及紋飾,宣德掐絲琺瑯器與其他宣德瓷器、漆器等工藝風格同出一徹。紋飾方面,主要以蓮紋為主,亦見如本品纏枝花卉紋者,可參考一高足盃例,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圖見《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前述出處,2002年,圖版30,故宮博物院另收藏一宣德出戟尊例,纏葉及卷葉紋,與本品相近,見《中國美術全集:工藝美術篇》,卷10,金銀玻璃琺瑯器北京, 1987年,圖版299。

混合花卉及單種花卉紋飾,均常見於永樂及宣德青花瓷,飾於掐絲琺瑯器,受技術所限,則需作簡化處理。可參考一宣德青花盌例,飾纏枝花卉,載於《明代宣德官窰菁華特展圖錄》,故宮博物院,台北,1998年,編號135。本品蓋盒,中心飾蓮頭,比較一宣德青花盌例,盌心紋飾相類,出處同上,編號63,另可比較一盤例,盤心飾蓮頭,圍飾纏蓮六朵,出處同上,編號186。

本品器形,亦屬極罕,其他宣德作例,多作圓筒形盒或花瓣式盒,應受同時期漆器影響,同類紋飾亦可見於永宣漆器;比較兩漆盒例,器形相近,尺寸更大,清宮舊藏,現存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圖載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元明漆器》,香港, 2006年,圖版42及57。

宣德銅胎掐絲琺瑯蓋盒,即使無款例,亦屬極罕;見一例出自 Duchange 收藏,菱花式,飾纏枝蓮紋及卷葉紋,售於香港蘇富比2007年4月8日,編號520;圓筒形盒,飾蓮紋或牡丹紋,可見一例,售香港佳士得2012年11月28日,編號2130,出自 Walter 及 Phyllis Shorenstein 收藏;亦見一例,售紐約佳士得2006年9月19日,編號94。此外尚可參考一例,器形與本品相近,然應製於十五世紀,售於倫敦佳士得1996年12月16日,編號126。

細觀本品,蓋、盒所飾纏枝花卉及卷葉紋並非一致,此類飾法頗為常見。清宮舊藏數例,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出處同上,2002年:圖版32為一宣德盒例,帶款,書中論及上下紋飾之區別;圖版 33,宣德盒例,上方飾葡萄藤紋,下方為花卉紋;圖版52,萬曆盒例,帶款,紋飾色彩上下兩部份各有不同;圖版53,萬曆盒例,上下著色不同;圖版65,明末盒例,上飾雲鶴,下飾蓮紋;圖版66,上飾歲寒三友,下飾蓮紋。上述作例,雖上下紋飾並非一致,然整體風格統一,工藝物料亦同,整體效果和諧悅目,本品亦不例外,絕非靠拼湊而可成。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