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8
  • 108

明永樂 青花花果紋菱花式小盤

估價
500,000 - 700,000 USD
已售出
591,000 USD
招標截止

描述

  • Porcelain
  • Diameter 7 7/8  in., 20 cm

來源

英國私人收藏
Marchant Ltd.,倫敦

展覽

《Ming Porcelain》,Marchant Ltd.,倫敦,2009年,編號5及封面
納爾遜-阿特金斯藝術博物館,堪薩斯城,密蘇里州,自2013年(借展)

拍品資料及來源

永樂青花久負盛名,本品菱花式盤佚麗妍巧,瓷質精良,可堪當朝經典。洪武時期於景德鎮設御窰廠,由朝廷監製以進上方,前期製作稍遜章法,至永樂朝,監管嚴格,胎、釉、彩均大有改進,所製日臻精善。青花瓷發展至永樂一朝,已具規制,定樣標準,特色鮮明,為中國歷史上最受推崇名品之一。本品盤實為永樂青花完美範例:盤底素胎,露胎處微泛火石紅,釉面瑩潤閃青,以蘇麻離青繪飾,濃艷醒目,此類鈷料富含鐵質,積料處經燒製後於器表凝結成黑斑,即所謂之「鐵鏽斑」。

花卉紋菱花式盤,亦屬永樂朝典型樣式。造型、紋飾雖未脫洪武朝之基本框架,然永樂同類盤於各方面均有所增進。洪武時期,此類盤盤心見一凸環,以穩置盃盞,用作盞托。至永樂,其承放盃盞之用途應未更改,但盤心平坦,凸環已不復在,故而適用範圍愈廣,然見此時盤心一圈蓮瓣之繪法,外寬內窄,略有缩短,具錯視感,仍欲表現凸環之視效。

洪武一朝,菱花式盤為模壓成形,故口沿較厚,折沿、菱角、棱脊及凹弧處較為尖銳。永樂菱花式盤,則舒展輕薄,邊緣圓潤,曲線柔緩。對比一洪武盤例,出土於明代御窰遺址,曾展並錄於《景德鎮出土明初官窰瓷器》,鴻禧美術館,台北,1996年,編號17。

論及紋飾,洪武、永樂兩朝畫風亦不盡同,洪武精細有序,永樂則靈動隨性。本品所繪纏枝花卉,優雅雋永,花蕊似迎風搖曳,活色生香;淺壁上飾折枝蓮花,枝蔓婉轉於不同方向,宛如婆娑起舞。同類永樂盤,亦見其他花卉紋者,然本例折沿處輔飾海水紋,筆觸粗放率性,倍增整體紋飾律動之感,獨獨叫人印象深刻。

參考一相類永樂盤例,藏於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刊於院展圖錄《適於心:明代永樂皇帝的瓷器》,台北,2017年,頁60,同書另載一花口小盃(頁61),此類盃與盤或成套使用;其館藏另見一相近永樂小盤,展並錄於《明代初年瓷器特展目錄》,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1982年,編號42,彩圖。上海博物館存一宣德盤例,錄於陸明華,《上海博物館藏品研究大系·明代官窰瓷器》,上海,2007年,圖版1-23。

另可參考一相類例,為 Ferris Luboshez 上尉及夫人舊藏,展並刊於《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 from the Ferris Luboshez Collection》,馬里蘭大學美術館,學院市,馬里蘭州,1972年,編號129,圖版9,後三度售於香港蘇富比,分別為1973年11月16日,編號137;1977年11月29日,編號24以及1990年5月15日,編號21,並選錄於《香港蘇富比二十週年(1973—1993)》,香港,1993年,編號70;亦見一例,分別經白蘭士敦、W. H. Roberts 夫人以及趙從衍遞藏,後售於倫敦蘇富比1978年3月30日,編號175,以及香港蘇富比1987年5月19日,編號239;再可比兩相類例,紋飾與本品相近,然口沿繪折枝花卉紋,而非海水紋,故呈現之效果截然不同:例一為 Richard Bryant Hobart 雅蓄,後又為 F. Gordon Morrill 珍藏,曾展於 William Hayes Fogg 藝術博物館,哈佛大學,劍橋,馬薩諸塞州,於1969年12月12日售於紐約蘇富比,編號254,後售於紐約 Doyle 拍賣行,2003年9月16日,編號80;例二則售於香港蘇富比1999年11月1日,編號314。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