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拍品詳情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

|
倫敦

克勞德·莫內
1840 - 1926年
《贊丹港口》
款識:畫家簽名Claude Monet(左下)
油彩畫布
47.5 x 74公分
18 3/4 x 29 1/8英寸
1871年作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杜杭·胡埃畫廊,巴黎(1888年或之前購自畫家)
曼齊畫廊,巴黎(1892年5月3日購自上述畫廊)
貝爾戈收藏,法國
伯恩海姆·冉內畫廊,巴黎
阿道夫·塔韋尼耶,巴黎(1899年或之前購入;拍賣:巴黎喬治·帕蒂畫廊,「阿道夫·塔韋尼耶」,1900年3月6日,拍品編號57)
保羅·羅森伯格,巴黎
杜杭·胡埃畫廊,巴黎(1902年2月26日購自上述藏家)
保羅·卡希爾,柏林(1903年2月5日購自上述畫廊)
恩斯特·施皮格爾貝格博士,紐約
尤斯廷·K·坦豪瑟,柏林及紐約(受上述藏家委託)
維登斯坦畫廊,紐約
蓋爾蘭收藏,巴黎(1950年或之前購入)
拍賣:倫敦佳士得,1974年12月3日,拍品編號48
拍賣:紐約蘇富比,1983年11月16日,拍品編號15
現藏家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倫敦,維登斯坦畫廊,〈大師之作〉,1951年,品號17,圖錄載圖(題為《荷蘭風景》)

愛丁堡,蘇格蘭皇家學院,〈克勞德·莫內〉,1957年,品號26,圖錄載圖(題為《贊丹風景》)

倫敦,勒菲弗畫廊,〈克勞德·莫內:早年作品〉,1969年,品號7,圖錄載圖

倫敦,皇家藝術學院,〈印象主義〉,1974年,品號69

阿姆斯特丹,文森·梵谷國家博物館,〈莫內在荷蘭〉,1986-87年,品號1,圖錄載彩圖

沃斯堡,金貝爾藝術博物館;三藩市,榮譽軍團美術館,〈莫內:早年作品〉,2016-17年,品號45,圖錄載彩圖

出版

西奧多·迪雷,《印象派畫史》,巴黎,1906年,86頁載圖(題為《荷蘭風景》)

維多利奧·皮卡,《法國印象派》,貝加莫,1908年,67 頁載圖(題為《荷蘭海軍》)

弗蘭斯·馬爾斯,《克勞德·莫內:贊丹市150年》,1962年,329-330頁載圖

伊馮·塔揚迪耶,《莫內》,巴黎,1963年,45頁載圖(題為《碼頭,荷蘭》)

雷吉娜·羅西·博多拉托,《克勞德·莫內作品全集》,米蘭,1966年,品號48,91頁載圖(題為《碼頭,荷蘭》)

丹尼爾·維登斯坦,《克勞德·莫內生平與專題目錄》,洛桑及巴黎,1974年,第I冊,品號188,201頁載圖

雷吉娜·羅西·博多拉托、雅尼娜·巴伊·赫茨貝格,《莫內油畫作品全集》,巴黎,1981年,品號56,92頁載圖

丹尼爾·維登斯坦,《克勞德·莫內生平與專題目錄》,洛桑,1991年,第V冊,品號188,列於25頁

保羅·海耶斯·塔克,《克勞德·莫內生平及其藝術》,紐海文及倫敦,1995年,品號60,50頁載彩圖

丹尼爾·維登斯坦,《莫內專題目錄》,科隆,1996年,第II冊,品號188,86頁載圖

相關資料

「這裡簡直是繪畫的絕佳勝地;一切都如此有趣迷人。五彩繽紛的房子、成百上千的風車和引人入勝的船隻……天公亦作美,我已經準備好幾張畫布隨時出發。」
——克勞德·莫內,在一封寫給卡米耶·畢沙羅的信中,一九八一年六月十七日

《贊丹港口》作於一九七一年,是難得一見的莫內早期印象派繪畫鉅作。畫面描繪荷蘭贊丹港口美景,動人心魄,以飽滿的筆觸和純淨的色調傳達出強有力的時空感,代表了藝術家全新的表現繪畫手法。

一八七〇年秋,普法戰爭局勢日益惡化,莫內與家人不得不先到英國避難,隨後輾轉至荷蘭。一八七一年六月二日,莫內在信中對友人卡米耶·畢沙羅吐露道:「經過重重挫折之後,我們終於來到了旅途終點。我們幾乎穿越了整個荷蘭,途中所見景色似乎比傳說中要美好太多。贊丹尤其值得一提,這裡的景色足夠我畫上一輩子。」十七日,莫內又寫道:「這裡簡直是繪畫的絕佳勝地;一切都更加有趣迷人。五彩繽紛的房子、成百上千的風車和引人入勝的船隻……天公亦作美,我已經準備好幾張畫布隨時出發。」(引自《莫內在荷蘭》(展覽圖錄),同上,99頁)

莫內一家於一八七一年夏天在贊丹逗留了四個月。這個小鎮以眾多功能各不相同的磨坊聞名:一切可能的材料在此碾磨、汲送、切割並加工。莫內的妻子卡米耶為富裕的凡·德·斯塔德家庭上法語會話課,莫內則專注於藝術創作。他從已故的父親那裡繼承了一小筆財產,金錢上相對寬裕。藝術家以大膽創新的風格創作了數幅描繪小鎮及周邊風景的作品。

安定下來之後,莫內有條不紊地逐漸完成了一系列二十五幅畫作,分別探索贊丹城內與周邊的不同景色(圖1&2)。大多數作品中,藝術家都專注描繪荷蘭典型景色、運河、磨坊和船隻,探索荷蘭的獨特環境。羅納德·皮克文思在談到莫內於荷蘭的藝術成就時寫道:「莫內捕捉到荷蘭獨有的韻味,不僅是漁船、風車、宅邸、溪流和運河這些外在之美,更繪出與法蘭西隱隱有別的微妙光線與氛圍。他以超凡脫俗的方式畫出遼遠而多變的荷蘭天空,是其荷蘭主題藝術作品的完美見證。」(R·皮克文思,同上,101頁)

莫內共描繪一組四幅贊丹港口畫作,此作便是當中之一,可能是藝術家在自己下榻的比尤斯酒店客房陽台上創作而成,從那裡可以望到港口和周邊景象。論及此類作品時,瑪麗安·阿爾方寫道:「四幅作品由不同角度展現港口——靜悄悄停泊在碼頭水域中的船上,唯一的生命跡象便是風向標和隨風輕輕飄揚的窄旗。奇怪的是,此系列畫作中,畫家感興趣的事物令人想起他在翁弗勒爾與戎金並肩創作時的情景:兩行動態元素中間由靜止的一列房屋隔開。頭頂是不斷變化的天空與雲彩,腳下則是複雜的印象世界。(M·阿爾方,《克勞德·莫內在荷蘭》,巴黎,一九九四年,33-34頁)。在《贊丹港口》一作中,莫內以豐富的粉紅色和黃色描繪映在水中的落日,在構圖上強調這一元素。系泊處的動人輪廓和晚風中飛揚的尖旗尤其意味深長,由此可見這一景象在藝術家心中留下的深刻印象。就像阿爾方寫的那樣:「這裡是水的國度,景色流淌其中,光線反射又升起,看到的景物彷彿全部被吸入自己的映像之中,畫家深受打動;他在這裡度過了三個多月,一直沉醉於美景之中,探索這奇妙的宇宙。」(同上,34頁)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

|
倫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