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5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明永樂 銀合金時輪金剛像

相關資料

此尊時輪金剛像,獨一無二,題材盛行於西藏,此則造於早明中原,作時輪金剛與明妃一切母,象徵藏傳佛教金剛乘無上瑜珈最為複雜的密法之一,時輪傳承著重時間、循環,修習之法專注於體內最細微之能量,將之引導至證悟之道。

時輪金剛四面二十四臂,主面及上身象徵大智慧,法相大悲,金剛與明妃象徵智慧與慈悲之結合,時輪金剛密法參考, Martin Brauen,《The Mandala: Sacred Circle in Tibetan Buddhism》,倫敦,1997年。

著錄中年代最早之時輪金剛像為十四世紀鎏金銅作例,藏於夏魯寺,錄於烏爾裡希.馮.施羅德,《西藏佛教雕塑》,香港,2001年,卷2,頁965,圖版232C。John 和 Berthe Ford 收藏一尊十五世紀鎏金銅時輪金剛像,刊於 Marylin M. Rhie 及 Robert A. F. Thurman,《Wisdom and Compassion: The Sacred Art of Tibet》,紐約,1996年,頁480,圖版236,並載於 Pratapaditya Pal,《Desire and Devotion: Art from India, Nepal, and Tibet in the John and Berthe Ford Collection》,巴爾的摩,2001年,圖版177,作者論此應出自東藏,得漢風,猶以蓮紋、底座、佛像身形修長等特徵最為明顯。

此尊時輪金剛像,法相、法器均精細入裏,屬明初南京或北京造像工藝之至高表現,永樂皇帝曾數度得藏僧開示,包括永樂十二年(1414年)於南京宣詔喇嘛釋迦也失,授時輪密法,見 Amy Heller,〈Homage by an Emperor: a Yung-lo Embroidery Thangka〉,《Apollo Magazine》,2008年11月。

銀製造像雖偶見於藏傳佛教造像,如白度母像,卻罕有漢例。銀像多配綴鎏金銅,二色相互輝映,耀眼奪目。參考菩薩道珍藏一尊十五世紀銀製密勒日巴像,配鎏金銅座,錄於 David Weldon 及 Casey Singer,《The Sculptural Heritage of Tibet: Buddhist Art in the Nyingjei Lam Collection》,倫敦,1999年,頁179,圖版43,銀製佛像搭配鎏金銅座源自東印度帕拉造像傳統,比較同書一件帕拉造像,頁22,圖15。

時輪金剛多見於繪畫之中,如一幅十五世紀時輪金剛唐卡,展出於《Footsteps of the Buddha: Masterworks from Across the Buddhist World》,紐約蘇富比,2013年,編號16(圖一)。相類造像,比較一尊十六世紀鎏金銅時輪金剛,載於烏爾裡希.馮.施羅德,《Indo Tibetan Bronzes》,香港,1981年,頁115-6,圖版116E、116F。

時輪金剛盛行於清宮,乾隆年款時輪金剛造像時可見之,參考清宮舊藏一尊銅製時輪金剛像,銘乾隆七字年款,現貯北京故宮博物院,錄於《清宮藏傳佛教文物》,北京,1992年,頁221,圖版69;另一例,1945年10月6日售於紐約 Parke-Bernet Galleries,編號279,現藏紐約雅克馬歇西藏藝術博物館,刊載於 Barbara Lipton 及 Nima Dorjee Ragnubs,《Treasures of Tibetan Art: Collections of the Jacques Marchais Museum of Tibetan Art》,紐約,1996年,編號35;還有一件類例售於倫敦蘇富比2009年11月4日,編號215。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