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1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明末十六至十七世紀 黃花梨羅漢床
78.5 x 199 x 95.3 公分,30 7/8 x 78 3/8 x 37 1/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展覽

《風華再現:明清家具特展》,歷史博物館,台北,1999年,頁107

出版

伍嘉恩,《中國古典家具》,香港,1995年,圖版21

相關資料

黃花梨高束腰羅漢床
柯惕思

廿五載前,得藏家之託,余赴香港鑑評一幢黃花梨羅漢床,沿荷里活道邊窄巷蜿蜒來到一小型倉庫,見到羅漢床時,其已拆解於地。細觀之,覺其為高束腰、三彎腿,圍子形制特殊,下飾階級式臺座。當時未帶工具組裝,僅能約略排置各部元素,以窺大概(圖一)。其工藝細緻妙絕,獨一無二,保存完整,竟無一處佚失!如此稀珍,遂得藏家保藏。1999年,吾等擇其借展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風華再現:明清家具收藏展》。今日,欣能為此珍罕黃花梨高束腰羅漢床再撰專文,詳探其獨特之處。

傳統家具中,高束腰多搭配三彎腿,如香几一類,然高束腰羅漢床極為罕見。傳統上高束腰多見於架子床,例如北京故宮博物院藏黃花梨月洞式門罩架子床,束腰作竹節間隔浮雕花卉紋飾(圖二)。縧環板或光素、或有紋,間段以短柱相隔,下有托腮,乃仿古式風格,取材須彌座。羅漢床多作流線束腰,然類同現例之高束腰者,愈顯尊貴,宛若寶座。

高束腰搭配窄縧環板,間以竹節狀短柱相隔,源自明前,宋元二朝建築遺跡可見石柱底部作類同紋飾。大同九龍壁建於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為明太祖第十三子帶王朱桂之居處所造,其紋飾、設計採宮廷建築典制,整體以釉燒陶片組成,九龍壁下部飾二長列祥龍、瑞獸,間以短竹節相隔(圖三)。此類建築裝飾,亦衍用於家具製作,多用作高束腰式家具,一如本品,高束腰縧環板雕綴螭龍,祥瑞非凡。

此羅漢床圍子,風格獨特,異於其他硬木作例。圍子底端接方形台座,側面圍子末端作鏤雕紋飾,前者多見於明代漆製家具,參考北京故宮博物院藏二例,其一明崇禎填漆戧金龍紋羅漢床(圖四),銘文紀年1631年,另一為黑漆嵌螺鈿花鳥紋羅漢床。此外,私人收藏明代漆製羅漢床,亦可見類同圍子形式。圍子底接方形台座不僅加固結構,亦提供造形線條上自細至廣的過渡,更顯端雅。本次蘇富比拍賣之黃花梨羅漢床與前者相似,側圍二端接鏤雕螭龍飾板(見頁130)。由此可知,此床造形取材漆作傳統,融合明末清初臻熟雕刻技術,成就此早期硬木家具傑作。

黃花梨羅漢床紋以螭龍、芝草紋為主紋飾,前、二側縧環板綴帶翼螭龍翔游(見頁132-133局部),圍子二端鏤作環形螭紋。螭龍紋盛行於戰國時期至漢朝,元明時期出版之高古玉圖考,時可見之(圖五),應或影響晚明木雕風格。螭乃龍生九子傳說中之幼龍,螭龍有翼或為應龍雛形。此黃花梨羅漢床飾有翼螭龍紋,寓意平步高陞,加官進爵。

羅漢床背面鮮為示人,多呈光素無紋,然此例背面之束腰亦見雕琢,綴海棠式浮雕,線條洋溢動感,靈活有力(見頁138-139局部)。

正面牙條雕綴芝草紋,三彎腿卷足亦飾嫩芽紋,紋飾線條靈動自然,生機蓬勃,整體風格和諧一致,應出自同一能匠巧手。

綜觀黃花梨羅漢床特徵,應造於十七世紀,螭龍、香草、靈芝紋飾風格屬明末清初,其特殊形制得早期漆作家具影響,屬硬木家具發展初期之珍例。

黃花梨高束腰羅漢床,簡雅有力,三彎腿造形予其健碩精煉之感,卷足反映其與古建築傳統密切關聯,圍子二端巧作流線更添柔和舒適。週身紋飾自然生動,巧妙融入整體造形,虛實之間達到絕佳平衡,即如儒家所倡,楊雄《法言:修身》曰:「實無華則野,華無實則賈,華實副則禮」,謂中庸之道,明確體現於此獨一無二之黃花梨羅漢床。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