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3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清乾隆 白玉蝴蝶活環耳蓋奩

來源

米莉森.羅傑斯(1902-1953年)收藏
香港佳士得1996年4月28日,編號1

展覽

香港藝術館,2005年(標籤)

相關資料

福來疊至
和闐白玉蓋
薛好佩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高宗賦〈詠和闐白玉盌〉一首,引《禮記》曰其「瑕不掩瑜,瑜不掩瑕」1,可見即使玉材略有瑕疵,在皇帝眼中其美依然不減。乾隆好賞和闐玉,曾製逾七十首詩賦,品鑑玉質、褒揚工藝。乾隆偏好精巧秀雅、栩栩如生的製品,尤其是柔光潤澤的白玉,更讚嘆質感細滑。乾隆二十一年,高宗初獲和闐白玉器一件,作瓣式盆,即賦詩一首大加稱頌,並盛讚和闐所出之玉皆為「仙工」。2

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清軍平定西域全境,準噶爾部滅亡,其領地盡入滿清版圖,稱為新疆。翌年,莫臥兒汗國之精美玉雕及和闐、葉爾羌地區所產良玉大量進入紫禁城。新疆四部按例每年進貢兩次,故自十八世紀中至末期,清宮造辦處共獲玉料四千斤。3 估計在歲貢全盛時期,運送入宮的玉料達三十萬斤。4

據《清宮內務府檔案》載,乾隆六十年(1795年)兩淮鹽政蘇楞額進貢白玉器數件,包括一對白玉蓋盌。清宮檔案又載,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如意館玉匠製成一件白玉蓋盌。乾隆曾命內務府增設多個作坊,挑選全國畫師、玉匠、鑲工等匠役,如意館為其一。5 按內務府檔案所載,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至六十年間,如意館所製白玉器數量甚豐。高宗在位年間,全國各省官員曾向皇帝進獻白玉蓋盌。

本品製作精美,玉質上乘,質感溫潤細膩 ,乃和闐美玉獨有。器身雕工細膩,圓腹、口沿飾四鏤雕蝴蝶活環耳;蓋呈拱形,鈕作三層寶塔狀。本品紋飾素淨,更見器形與良玉之美,尤顯玉匠琢磨功夫精純。口沿四面飾鏤空蝴蝶,套環圈,可見玉匠技藝精深。蝴蝶乃中國工藝吉祥圖案,象徵美滿長壽。昔日莊子在夢中化為蝶,陶然飛舞於花間,故蝴蝶亦意味自適喜悅。另外,「蝴」與「福」諧音,寓意吉祥或富貴;「蝶」與「疊」同音,兩字相加是為「福疊」,積福多福。此盌飾四隻蝴蝶,或有積聚福氣之意。此外,年至七、八十歲稱「耋」,與蝶同音。

如上文所述,清宮檔案記載乾隆二十五年至六十年間的白玉器,期間逢乾隆七十(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及八十(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萬壽慶典。本盌或是為乾隆萬壽節而製。

每件玉器皆不同,成對例外(一般為造型樸素的盌或小器具),故此器為孤品,至今無近例可尋。然而,本品玉質上乘,寶塔形蓋鈕飾多瓣瓜紋,造工巧究,可能與一件御製白玉瓜棱式羊首掐絲琺瑯提樑茶壺出自同一匠人之手,該壺售於香港蘇富比2017年10月3日,編號3613(圖一及二)。此寶塔形多瓣瓜紋蓋鈕之款式,與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一件青玉香爐相近。

本品曾屬美國名媛米莉森.羅傑斯(Millicent Rogers,1902-1953年)收藏。米莉森為慈善家兼時尚名人,而且熱衷收藏藝術品,其祖父亨利.羅傑斯(Henry H. Rogers)是美國標準石油公司合夥創建人。米莉森的府邸遍及紐約、維吉尼亞州、加州、奧地利、牙買加、意大利和新墨西哥,經常賓客滿堂,包括美國工業界巨亨、以至歐洲王室貴冑。除了活躍於社交圈,米莉森亦好習勤修,自學拉丁語和古希臘文,亦熱衷設計自己的服裝,又為孩子畫繪本,甚至設計珠寶;其收藏種類極廣,各地府宅藏品包括比德邁爾(Biedermeier)風格家具以至垃圾箱畫派作品。米莉森對於裝飾審美眼光獨到,從其衣裝及珠寶首飾便可知。她對遠東深感興趣,收藏不少日本藝術品。在中國藝術方面,她似乎偏好白色器物,包括玉雕及色釉瓷。上述的白玉掐絲琺瑯提樑茶壺即屬米莉森舊藏;她的其他收藏曾售於香港佳士得2012年11月28日,包括一對白玉五倫圖盌,編號2126;一件白玉八吉祥缽,編號2127,及一件乾隆年款白釉浮雕瓶,編號2129。

米莉森離世前,曾寫信向兒子回顧自己的一生:「那是一段無論痛苦辛酸皆值得的旅程。我發現了許多事物。我的人生如此精彩,各種經歷和體驗,好壞皆然。」6 此盌可謂米莉森.羅傑斯一生中美好珍貴事物的代表。

1 載於《清高宗御製詩文全集 · 御製詩三集》,卷53,頁2
2 見《來自天方的仙工-南亞美玉特展》,台北,2017年
3 一斤約等於0.5公斤
4 見徐琳撰圖錄專文〈一片冰心在玉壺-白玉羊首瓜棱式銅鑲琺瑯提梁壺賞析〉,清乾隆御製白玉瓜棱式羊首掐絲琺瑯提樑茶壺,售於香港蘇富比2017年10月3日,編號3613。
5 Susan Naquin,《Peking: Temples and City Life, 1400-1900》,柏克萊,2000年,頁321。另見聶崇正,載於 Evelyn Rawsky 與羅森編,《盛世華章》,倫敦,2005年,頁79;以及蘇立文,《The Arts of China》,柏克萊,1999年,頁250。
6 Mitchell Owens,〈Desert Flower〉,《紐約時報雜誌》,2001年8月19日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