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140
明永樂 青花花卉紋菱口折沿盤
前往
140
明永樂 青花花卉紋菱口折沿盤
前往

拍品詳情

利國偉爵士藏重要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明永樂 青花花卉紋菱口折沿盤

來源

Eugene Bernat 伉儷收藏

展覽

《Later 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Mr & Mrs Eugene Bernat》,Bluett & Sons,倫敦,1974年,圖版III,編號2

出版

Robert Dart,〈A Blue-and-White Persian Dish and a Ming Prototype〉,《Far Eastern Ceramics Bulletin》,卷6,編號3,1954年,圖版I

相關資料

此永樂青花盤雅致流麗,乃明初瓷匠技術發展成就之佳證。十四世紀,花繁枝盛之牡丹或蓮紋甚風行,但至十五世紀初,較細緻且富變化的折枝花卉代替纏枝花卉作為內壁圖案,化繁為簡,乃瓷藝紋飾發展史上的一大創新。盤內壁紋飾,一般以六折枝花卉為一組,重複一回共繪兩組,是以相同的花卉一般落在對角兩端。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一相類作例,曾展於《明代初年瓷器特展》,故宮博物院,台北,1982年,編號37。另一例存於中國國家博物館,載於《中國國家博物館館藏文物研究叢書:瓷器卷(明代)》,上海,2007年,圖版20。倫敦大英博物館亦有一例,刊錄於霍吉淑,《Ming Ceramics》,倫敦,2001年,圖版3:35。第四例則見於康蕊君,《玫茵堂中國瓷器》,卷2,倫敦,1994年,圖版663,2013年4月8日於香港蘇富比售出,編號20。另有三例出自阿德比爾寺,現存德黑蘭伊朗國家博物館,刊錄於 John Alexander Pope,《Chinese Porcelains from the Ardebil Shrine》,華盛頓,1956年,圖版35。大英博物館藏例,與一土耳其伊茲尼克仿造之陶盤,同錄於羅森,《Chinese Ornament. The Lotus and the Dragon》,倫敦,1984年,圖版163。也可參考故宮舊藏,如台北故宮博物院藏例,圖見於《適於心—明代永樂皇帝的瓷器》,台北,2017年,頁70-71。

明官窰遺址雖尚未出土相同紋飾之瓷盤,但永樂朝地層有出土同類大盤,上繪圖案與此亦近,如《景德鎮珠山出土永樂官窰瓷器》,首都博物館,北京,2007年,編號68。

利國偉爵士藏重要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