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125
明宣德 青花石榴花盤
《大明宣德年製》款
前往
125
明宣德 青花石榴花盤
《大明宣德年製》款
前往

拍品詳情

利國偉爵士藏重要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明宣德 青花石榴花盤
《大明宣德年製》款

來源

倫敦蘇富比1979年12月11日,編號288

相關資料

器心妙畫石榴花一株,或含苞、或怒綻,纖瓣細密,葉尖微捲,所繪自然之美,雅致婉約,出神入化,屬宣德御窰所創花果圖紋新樣,其清麗脱俗,或頓獲垂青,御窰續燒,至嘉靖方竭,風靡逾千年,幾乎見證整個朝代的興衰起落。然一如所料,宣德雛例極罕,據知僅五器傳世。

典籍有記,明初宮廷監管景德鎮御窰燒造,指「凡燒造供用器皿等物,須要定奪樣制」,飾紋須依宮廷畫師所備官樣或畫本而作。宣宗擅繪,又致力藝文發展,有載明厰原本三十二窰,「至宣德中,將龍缸窰之半改作青窰,廠官窰遂增至五十八座」,以興窰務。然永樂年間御瓷上用外來青料,色雖濃豔,暈散難控,必須改良配方,遂至宣德一朝,摻用本土高錳青料,讓畫師不徐不疾、得手應心,將細筆描繪顯呈瓷上。此盤圖案勾勒揮灑有力、渲染濃淡得宜,盡展朵兒韶華,雖是園中常見,不減清麗,與古人寫生卷軸異曲同工。內壁加綴桃實、荔枝、林檎、柿子四果折枝紋,外壁並繪折枝蓮花,卻毫不擁擠,妙留空白,整體疏朗秀逸。

宣德青花石榴花盤極為罕見,已知全球博物館藏例僅四,其一為台北故宮博物院所藏,見《明代宣德官窰菁華特展圖錄》,台北,1998年,編號197。三藩市亞洲藝術博物館 Roy Leventritt(1897-1898年)舊藏一盤,曾展於《Ming Blue-and-white: An Exhibition of Blue-decorated Porcelain of the Ming dynasty》,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芝加哥,1949-1950年,編號54,又收錄於 Clarence F. Shangraw,〈Fifteenth Century Blue-and-White Porcelain in the Asia Art Museum of San Francisco〉,《Chinese Ceramics. Selected Articles from Orientations 1982-1998》,香港,1999年,頁107下。蘇州博物館另藏一例,收錄於《中國美術全集.工藝美術編.陶瓷》,上海,1988-1991年,卷3,圖版77。出光美術館藏還有一盤,收入《中国陶磁:出光美術館藏品圖錄》,東京,1987年,圖版638,及《皇帝を魅了したうつわ:中国景徳鎮窯の名宝》,東京,2003年,編號24。私人收藏中,除此僅知一例,售於香港佳士得1997年4月27日,編號72。

盤心所見宣德石榴花圖,一如其他梔子、蓮花或萱草等相類花卉主題,乃明代瓷盤圖案樣本,見有各式色彩搭配者,至十六世紀更是盛行。台北故宮藏有宣德藍地白花及紫金釉盤,皆於外口沿下署橫款,圖見《明代宣德官窰菁華特展圖錄》,前述出處,編號198及199,並載各式宣德梔子花盤共四例,色彩配合各異,均落雙圈底款,編號193-196。大維德爵士舊藏宣德黃地青花石榴花紋盤,也可資比對,現為倫敦大英博物館所蓄,見康蕊君及霍吉淑,《Chinese Ceramics. Highlights from the Sir Percival David Collection》,倫敦,2009年,圖版35。出光美術館也有宣德黃地青花例可考,見《皇帝を魅了したうつわ》,前述出處,編號25。

此類花卉圖案,獲明廷垂青,風尚卻不止於宣德,成後朝模範,爾來延用,佈局、款式雖略見變化,但朵妍大同小異。例見上海博物館藏成化青花石榴花紋盤,圖載於汪慶正,《青花釉裏紅》,上海,1987年,彩圖版80。松岡美術館也有成化青花例,見《松岡美術館收藏中国陶磁名品展》,東京,1983年,編號58。出光美術館也藏三件年代略晚的黃地石榴花盤,見《皇帝を魅了したうつわ》,前述出處,編號30乃成化年製,橫款落於口沿之下;編號41為正德之例,底畫六字雙圈款;編號51則屬嘉靖年製,外口沿下署橫款。此專場中也有一正德黃地青花石榴花盤,拍品編號127

石榴圖案,常繪果實豐碩、籽粒多盈,以示多子喜兆,是以易於辨識。十五世紀初石榴紋,例可參考伊斯坦堡托普卡比宮殿博物館藏青花盌,圖見康蕊君《Chinese Ceramics in the Topkapi Saray Museum, Istanbul》,John Ayers 編,倫敦,1986年,卷2,編號608(15/1421)。此盤上石榴紋,卻不畫果實,改以花萼表示石榴花之獨特,重點描繪花瓣濃密豐腴,芳姿盡綻。

利國偉爵士藏重要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