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8
1088

重要亞洲私人收藏

草間彌生
無限網(POWTY)
前往
1088

重要亞洲私人收藏

草間彌生
無限網(POWTY)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草間彌生
無限網(POWTY)
二〇一四年作
款識
《Infinity-Nets POWTY》,Yayoi Kusama,2014(作品背面)
壓克力畫布
145.5 x 145.5 公分 ,57¼ x 57¼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倫敦,Victoria Miro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此作品附設藝術家工作室所發之藝術品註冊卡

相關資料

「自我毀滅是唯一的出路——不過,自我毀滅過後便是復活,新生命和宇宙其他事物都達到統一、和諧和快樂的狀態。」

草間彌生




《無限網(POWTY)》來自草間彌生藝術生涯中最具代表性的著名《無限網》系列,畫面閃閃生輝,璀璨華麗,深銅色與綠色的獨特結合,組成纖巧細膩的網狀結構,放在如波洛克作品般尺幅宏大的畫布上,畫面攝人心魄。在本作中,或明或暗的深金色與古銅色在畫布上肆意交織流動,綠色圓點與熠熠金屬銅色細緻交錯,映出閃爍光輝,不但莊嚴堂皇,更令人迷失其中。綠色和金色製造出尤為扣人心弦的視覺效應:乍一看來,綠點顯然是畫面最上的塗層。然而細看之下,成千上萬的微小圓點,實乃草間以完全相反的創作方式描繪而成,靈巧纖細的銅金色小弧形如海浪般滿佈在綠色背景上。畫面沉浸於無限重複的筆觸,流動的畫面規律地搏動,似在觀眾面前反覆擴大、退後,這種幻覺如催眠般,導人進入寧靜境界,亦是草間彌生傳奇藝術人生中的最高成就。

草間彌生是五十年代最早進入紐約藝術界的戰後日本藝術家。一九五九年,她的無限網作品首次登場,立即令唐納德·賈德與其他著名藝術家及藝評家刮目相看,草間彌生的旋風隨之席捲國際。網狀圖案與其本人罹患的精神疾病密不可分。她的《無限網》美學不從東西方藝術而來,而是從其心底而發,獨特而別具個性。草間彌生年幼時,日本處於戰爭時期;她受嚴重幻覺困擾多年,被診斷為患有強迫症,自此圓點之幕在其眼前綻放光芒,遮蔽她的視線。畫家自言:「我的房間、我的身體、整個宇宙都被(圖案)充斥,我被消融了,回到且消失在無盡的時間和絕對的空間中。那不是幻覺而是真實」。(引述自《草間彌生》,紐約,2000年,36頁)

草間彌生的幻覺使她狂熱地執迷於繪畫,有時候連續四五十個小時間無休止,嘗試藉此宣洩腦海中排山倒海、無法抑制的幻覺。在無限網中鋪天蓋地的重複筆觸,是草間彌生的自我療愈方式。畫家憶起早年在紐約的經歷,曾言:「日復日地,我在繪畫中忘記了飢寒的感覺」。這些無限網引導她超脫一切,與宇宙、個人安寧和烏托邦連繫起來的紐帶。草間彌生亦言:「消除自我,就能回到無限的宇宙中」。(藝術家引述自G·泰納,〈草間彌生〉,《BOMB 》,第 66號,1999年冬季)

在紐約聲名鵲起後,草間彌生在一九七五年回到日本,自願入住精神病院休養,此後二十年過著半隱居生活,期間默默不斷創作,成果豐富。一九九三年,她參與威尼斯雙年展,在國際藝壇再次冒起,並重新奠定她在當代藝術界的不朽地位。草間彌生在二〇一四年創作本畫,以壓克力彩代替油彩──這是畫家在七十年代晚期的關鍵轉變。她重新以水性顏料創作,回到以傳統水彩顏料創作日本畫的開端。迅速快乾的壓克力彩不但見證草間彌生日漸崇高的藝術抱負,更體現她數十年來不斷創作下練成的技巧、毅力和耐性。每一筆觸捕捉當下的時間流逝,透過密集有力、大膽誇張的動勢,周而復始,循環不息,在如此無窮無盡的過程中,她的繁複技巧使時間與空間不斷擴展。

從遠處觀看,草間彌生的作品如同機械式的製作、極簡主義的單一創作模式。然而,她的作品從不冷漠淡然。她的創作從心而發,與其個人表達密不可分,至今依然保持細膩情感。談到《無限網》的獨有特質,草間彌生說道:「我對慣常邏輯與藝術哲學毫無興趣。我將所有構圖和色彩的理論遺忘。這種風格構成藝評家無法理解的的虛無創作。」關於她一生對網紋的迷戀與堅持,她曾說:「我大概中了魔咒──重複與堆積的魔咒。我的網不斷生長,走出我的身體,溢出我的畫布,蔓延至牆壁、天花板,最後覆蓋整個宇宙。」(草間彌生與戈登·布朗的對談,載於:蘿拉·霍普特曼、建畠晢及伍德·庫特曼編,《草間彌生》,倫敦,2000年,103頁)本作展示嫻熟精湛的世界美學,體現其融合宇宙抽象和飄渺無垠的獨特藝術氣質。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