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6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上前智祐
作品
一九六四年作
款識
上前智祐,1964.8(作品背面)
油畫畫布
156 x 82.8 公分 ,61⅜ x 32½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私人收藏
意大利,Artesegno拍賣,2010年3月20日,拍品編號119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日本,東京,具體美術館〈上前智祐個人展〉一九六六年
日本,宮崎,Gendaikko Center美術館〈上前智祐展〉一九九九年

相關資料

「上前智祐在具體畫派中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他對其抽象作品一絲不苟、煞費苦心的創作態度,與日本的文化互相呼應……畫家超越「具體」一詞所帶來的束縛,是日本最優秀的抽象大師之一。」

宮廽正明




《作品》畫面猶如一團熊熊焰火,色彩斑斕,大氣恢宏,體現上前智祐別具新思的點描派美學,足見其在國際抽象藝術界的崇高地位。此幅具體派時期畫作創於一九六四年,畫法繁重費力,畫者務須一絲不苟地在畫布上逐點耕耘,點畫式的濃艷紅彩起伏生動,包羅色彩繽紛的細密筆觸。同為第一代具體派藝術家,其他人偏向運用爆炸性和表現主義風格的方法,或作表演性質的行動繪畫;上前氏的創作手法雖然同樣激進,但相對沉穩,他關注的焦點並非行動,而是自己獨創的「蝟集」或「稠密」美學,以厚重密集的筆觸堆疊顏料。更重要的是,相比草間彌生、馬克·托比、佐爾坦·克梅尼、艾豪等國際知名當代藝術家,上前氏早於一九五〇年代已默默發展積累過程的獨特美學。在一九五八年「新世代國際藝術:不定形藝術與具體派」展覽上,上前智祐一幅類似的紅彩點描派畫作與弗朗茨·克萊因和尚·保羅·利奥佩爾的作品比肩而掛,後來被著名英國收藏家安東尼·鄧尼購藏。在藝術界極具影響力的法國藝評家米榭·塔皮耶亦非常欣賞上前氏的點描派風格作品,足證畫家的前衛創新力和藝術貢獻。

作為具體派的始創成員,畫家不曾接受過正統藝術訓練,而是以勞動工人的身份自學成才。本江邦夫如此評論其藝術:「上前氏作品最獨特之處就是,它與畫家真實生活中的苦難是如此緊密地融匯在一起,密不可分。」(本江邦夫,《上前智祐的世界》東京,二〇一三年)畫家一筆一畫、極其耐心地在畫布上堆疊顏料,這種獨樹一格的創作美學與他早年在鑄鋼廠的工作經歷息息相關。上前曾寫道:「我永遠無法忘記那滾熱沸騰的熔鐵,還有它流入鑄模前,在吊機上散發的熾熱亮光…整座工廠像是一個精緻的魔法城市」(《上前智祐:孤獨之路 》,香港,二〇一五年,76頁)。他憶起當時如何入迷地看著鋼鐵掉進冷卻槽裡,「噴射出瀑布般的火花」,再變成「發光的長條」,最後消失於黑沉沉的水中。畫家深受當時的工作經歷啟發,在畫布上重塑所見的景象。由於創作過程艱苦,畫家形容自己在畫作裡「投入了一部分靈魂、縮短了壽命,為的是賦予作品生命」。最終成果熾熱如流焰,見證時間痕跡,令人聯想到點描派、或梵谷晚年的作品。

上前智祐的作品現今重新獲得國際關注,他對媒材的深刻理解和投入,或許比其他具體派藝術家更甚,真正體現具體派欲將生命和靈魂注入物質的理念。本江曾寫道:「這是一場頭腦(心智)和手藝(感覺)的精彩融匯。我們為何會忽略這樣一位擁有獨特才華、無可比擬的人物,直到今日才將他想起?」(同上)上前智祐是少數一直留在具體派的成員,直至它在一九七二年解散。在他的藝術生涯中,上前氏一直探尋媒材與物質的界限。本作展現的純粹視覺力量,見證具體派以及上前早年始創實驗的關鍵變革,為當代藝術未來發展開創先河。藝評人加藤義夫指出:「(上前)在五十年代從抽象表現主義,到猶如極簡主義的旅程,說明了他對於自己所處時代的深刻認知。上前的創作與全球文化變化息息相關,他的作品不僅充滿時代意義,更預示了將來的藝術潮流。」(同上)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