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80
  • 1080

瓊·米切爾 | 賽耳底

估價
50,000,000 - 70,000,000 HKD
已售出
招標截止

描述

  • Joan Mitchell
  • 賽耳底
  • 款識《Syrtis》,Mitchell(作品背面)
  • 油畫畫布
  • 130 x 162 公分 ,51⅛ x 63¾ 英寸
一九六一年作

來源

斯德哥爾摩,Svensk-Franska Konstgalleriet
瑞典私人收藏
倫敦私人收藏
Levy Gorvy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瑞典,斯德哥爾摩,Svensk-Franska Konstgalleriet〈Tendenser〉一九六二年,圖版編號36

拍品資料及來源

「不多幾時,狂風從島上撲下來,那風名叫友拉革羅。船被風抓住,敵不住風,我們就任風颳去。貼著一個小島的背風岸奔行,那島名叫高大,在那裡僅僅收住了小船。既然把小船拉上來,就用纜索捆綁船底。又恐怕在賽耳底沙灘上擱了淺,就落下篷來,任船飄去。」

《使徒行傳》第27章:14-17節


瓊·米切爾的《賽耳底》絢麗奪目,激烈狂暴,卻帶著書法般的優美底蘊;畫布上迸發出一團別具異域風情的色彩,交織成一渦令人陶醉的湍流,色澤之豐沃穠豔,在見諸拍場的米切爾作品中當數一二。《賽耳底》作於一九六一年,是畫家移居法國後的兩年,作品命名自大名鼎鼎的瑟提斯沙灘──這是兩片變幻莫測的地中海海灣,位處利比亞,對出海域因為水淺而凶險異常。很多古代文獻均有記載,當時的水手形容,船隻會在危險的沙洲或沙灘上擱淺,本作體現的正是潛藏在自然、沙地和海洋的冷酷無情之美,恢弘壯闊,卻令人生畏。深廣的畫布上揮灑著米切爾飽含情感的筆觸,激發顏色與線條、理性與感性之間的交流,大開大闔,又細膩微妙,凝聚成一股不可阻擋之勢,呈現一系列不斷超越自我的內心活動,從不安到接納,然後重整旗鼓,獲得勝利。《賽耳底》展示了米切爾的嫻熟造詣,情感直白熾熱,其中洶湧而至的即席揮毫和不容置疑的經典風格,幾乎一如六十年 前,那時米切爾才剛奠定她作為抽象表現主義成功女性藝術家的名氣。

瓊·米切爾一九二五年生於芝加哥,年少時已對視覺藝術和運動尤感興趣。她曾就讀於史密斯學院和芝加哥藝術學院,隨後在一九五〇年搬到紐約。米切爾很快就被紐約畫派接納,畫派地位尊崇,成員多為地位顯赫的男性藝術家,包括傑克森·波拉克、馬克·羅斯科和巴奈特·紐曼。米切爾與一眾抽象表現主義的男性藝術家旗鼓相當,她憑著獨一無二的繪畫語彙,糅合熱情奔放的筆觸和深思熟慮的構圖,將肆意張狂的熱情和冷靜自持的優雅融為一體,為自己在藝術圈爭取到一席之位。一如波拉克直接將罐裡的顏料潑灑至畫布表面、把熱烈的思緒轉化成滴畫的手法,米切爾以不可思議的氣勢揮動畫筆,或偶爾用手向畫布上猛力撇甩或塗抹顏料,展示內心的焦慮。不過有別於波拉克鋪天蓋地的構圖,米切爾感情豐沛的筆觸通常聚在一處,彷彿畫面中央隱藏著一股向心力,所有顏色纏繞層疊,透過精心安排,營造出看似漫不經心的優美構圖。借用克勞斯·柯鐵斯(Klaus Kertess)的話,米切爾的創作「比前人多了幾分籌謀,並更在意尋找美之所在」(克勞斯·柯鐵斯,《瓊·米切爾》,紐約,一九九七年,22頁)。

一九五九年,那時離《賽耳底》的誕生尚有兩年,米切爾從紐約移居巴黎,並搬進位於菲彌古路十號的狹小工作室。對此,約翰·阿什伯里(John Ashbery)評論道:「這樣一位藝術家在巴黎的環境中似乎成熟得更緩慢、更自然」(約翰·阿什伯里,〈一位表現主義者在巴黎〉,《藝術新聞》,第64期,一九六五年九月,63頁)。儘管在競爭激烈且以男性為主導的紐約藝術圈裡,米切爾經常感到自己的鋒芒被掩蓋,或被排擠到邊緣,在巴黎,她卻能找到自己的聲音,培養出自我風格和視野。身處新環境的米切爾也深受歐洲後印象派薰陶,當中尤以梵谷的斑斕用色、塞尚的重疊幾何平面及克勞德·莫奈的光線掌控為重。她以多年練就的功底和來自紐約的藝術體統,融合各方的影響,冶煉出屬於自己的視覺語彙,與波拉克的滴淌、紐曼的細線、羅斯科的層疊平分秋色。

一九六〇年,即移居巴黎後一年,也是創作《賽耳底》之前,米切爾在納維爾畫廊舉辦首次個展。而同一時期,即六〇年代初恰逢米切爾人生的低潮,她的母親在一九六〇年確診患癌,父親則在一九六三年因心臟病離世。因此她在巴黎的創作,尤其是一九六〇至六二年之間的畫,不止反映擔憂、暴力和揪心之感,更重要的是表達畫家希望衝出低潮的決心。米切爾將這段時期的畫形容為「非常暴力和憤怒……[我當時]嘗試走出暴烈的風格,進入另一番境界」(琳達·諾奇林,〈瓊·米切爾:化悲憤為圖畫〉,摘自展覽圖錄,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瓊·米切爾的畫作》,二〇〇二年,50頁)。

《賽耳底》成畫於一九六一年,證明畫家希望從紛亂中理出頭緒,這股決心催生出這幅暴風疾雨般的作品,當中蘊藏著巨大的感官和視覺深度。米切爾把作品分成圖像和背景,摒棄第一代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主張的無焦點構圖,在畫面巧妙暗示一個存在或一處焦點區域作為構圖重心,留待觀眾細細揣摩。血 紅、翠綠和鮮橘交織碰撞,層層堆疊在畫面正中,再漸漸向邊沿舒張,伸展出單獨的線條。這個漸變的結構拿捏得恰到好處,中央「主體」的周圍環繞著捉摸不定的氣息,使其形態愈顯犀利;畫布承載著米切爾激昂卻克制的筆觸,掀起充滿活力的起伏波濤。正如琳達·諾奇林闡釋道:「涵義和強烈的情緒來自結構,組成部分姑且可以稱為一系列相反的元素:濃厚或輕透的筆觸,嚴謹有序或混亂率性的構圖,集中在畫面上方或下方的重心,明亮或陰暗,斷續或連續的線條,協調或對比的色調──這一切都是涵義和情感的有力表現」(琳達·諾奇林,〈瓊·米切爾:化悲憤為圖畫〉,摘自展覽圖錄,簡·利文斯通,《瓊·米切爾的畫作》,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紐約,55頁)。

一九六一年,米切爾在昂蒂布海岬度過夏天,《賽耳底》的用色令人不禁想起法國蔚藍海岸的明豔色彩,那裡有燦爛的金色陽光,赤陶方磚,還有地中海波光粼粼的蔚藍海水。本作狂野激越,同時優美典麗,既出自畫家不假思索的即興發揮,亦以一絲不苟的構圖為依歸,儘管全然抽象,卻能引發關於風景的聯想,無疑彰顯了米切爾身為抽象表現主義頂尖女畫家的崇高地位。其大型回顧展將於二〇二〇年在巴爾的摩藝術博物館揭幕,隨後移師至三藩市現代藝術博物館和古根海姆美術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