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7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村上隆
無題
二〇一五年作
款識
Takashi,2015(作品背面)
壓克力畫布裱於鋁畫框
141 x 120 公分 ,55½ x 47¼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貝浩登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澳大利亞,南澳大利亞美術館〈2016 Adelaide Biennial of Australian Art: Magic Object〉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十七日至五月十五日

相關資料

村上隆是最廣受稱頌的戰後亞洲藝術家之一,憑著富時代感的作品而成名,將當代流行文化與美術融為一體。上世紀九十年代,村上隆的作品首次展示革命性的「超扁平」概念,而且取材甚廣,不論是動漫、佛教造像,或是普普藝術和抽象表現藝術,都是他參考的對象。他的創作方式亦有條理,結合藝術與商業模式,將安迪·沃荷的願景帶進新的層次。儘管村上隆曾學習嚴謹守舊的日本畫,但他的美學觀卻全然屬於當代,且獨樹一幟,令他自如穿梭於藝術家、製作人、策展人、設計師、商人和名人的各種身份,成為國際文化界前所未有的奇才。村上隆多次與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等奢侈品牌合作,他多元化的藝術不僅把日本流行文化放在國際當代藝術的視角下,更以其為憑證,體現當今全球不同文化碰撞的現象。

二〇一五年作的《無題》充分體現村上隆多元創作的深度和複雜性。細膩複雜的畫作呈現如夢似幻的精緻骷髏頭,令人不禁浮想聯翩。村上隆對於骷髏的迷戀讓人想起「虛空派」,這是十六至十七世紀於荷蘭興起的一種靜物畫派,描繪生命之無常和死亡之必然。而村上隆以明亮的新普普色彩描繪骷髏,透過自己極具裝飾意味的造型風格,結合同時又顛覆了「虛空派」的藝術精髓。從遠處第一眼望來,觀者可能會以為畫面是一叢野花,與藝術家另一標誌性的微笑花朵作品有類似之處,同時亦暗喻生命的短暫與脆弱。此作亦令人聯想起安迪·沃荷的《骷髏》(一九七六年作);後者同樣以鮮活生動的色彩描繪死亡主題——藉此將美與死亡的概念合二為一。

《無題》作於二〇一五年,村上隆當時正全神貫注創作死亡主題的作品,並由此在視覺語彙中做出突破創新。二〇一一年地震及海嘯過後,藝術家舉辦的展覽如<在死亡之地踏上彩虹的尾巴>(二〇一五年),深入探索色彩斑斕的普普藝術下隱藏的黑暗主題,同時亦思考禪宗佛教、虛空、統一與無限。此時期作品意義非同尋常,流露村上隆的個人頓悟,從持續進行的心靈實踐中萌芽發展。《無題》一作尤其揭示出佛教概念「諸行無常」,暗指生命如曇花一現;村上隆解釋道:「在日本文化中,『諸行無常』是非常重要的概念,但是沒人真正懂得其含義。天災過後,人們終於了解了它的無情與殘酷。」(村上隆,引自馬希米里亞諾·吉奧尼,<村上隆:從超扁平到超自然>,《藝術快報》,45期,284號,二〇一二年五月,52-56頁)

畫中每個骷髏都由人手細心描繪,沒有任何瑕疵的完美細節彷彿電腦屏幕般精準,符合藝術家井然有序的工作室嚴格標準。村上隆紮根於古老東方的藝術傳統,於漆板上創作裝飾繪畫,他亦為日本高端藝術創造出一種全新表達方式,既包羅古代日本的神話、工藝與技巧,亦有二戰後在日本迅速發展的高度商業化流行視覺文化。此作完美無瑕,將複雜的精神意念、傳統主題、社會評論及藝術家特立獨行的詼諧幽默感結合在一起,是村上隆這位超級之星藝術家的巔峰之作,更反映出他對人類深刻的同情。如藝術家本人所言:「在地震和海嘯的天災過後,我意識到人類要想離開這痛苦的現實,就必須要有宗教和故事。帶著這樣的心情,我現在正為作品創作故事和人物。」(引述村上隆,〈專訪:村上隆談最新死亡主題的藝術展覽及《水母看世界》電影三部曲〉,complex.com,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