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66
  • 1066

KAWS | 無題 MBFJ8

估價
3,600,000 - 5,500,000 HKD
已售出
5,04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Kaws
  • 無題 MBFJ8
  • 款識KAWS,14(作品背面)
  • 壓克力畫布裱於木板
  • 91.4 x 134.6 公分 ,36 x 53 英寸
二〇一四年作

來源

美國私人收藏(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拍品資料及來源

「作為藝術家、企業代表與潮流指標,我對舒爾茨深深著迷。我之所以對他的創作深感興趣,全因我喜愛他筆下的輕柔線條,若將之帶進我的畫作,想必是一件樂事。」

KAWS




《無題(MBFJ8)》描繪兩位廣受追捧與愛戴的人物,取材自《花生漫畫》,分別是為人熟悉的史諾比,以及在史諾比頭上紅色餐碗中的胡士托,兩者均改配藝術家標誌性的 X 形眼睛。KAWS 於一九九五年仍為塗鴉藝術家時,他曾在大都會人壽的史諾比與胡士托廣告牌上塗鴉留名。自此以後,他與《花生漫畫》的授權品牌多次合作,廣受大眾歡迎。KAWS 曾談及他對查爾斯·M·舒爾茨卡通創作的興趣:「作為藝術家、企業代表與潮流指標,我對舒爾茨深深著迷。我之所以對他的創作深感興趣,全因我喜愛他筆下的輕柔線條,若將之帶進我的畫作,想必是一件樂事。」(KAWS,載於史德菲·尤卡,「與藝術家走進 KAWS 的工作室──以及他為 Uniqlo 創作的史諾比玩具」,《Vogue》,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網上文章)

六十年代中至後期,《花生漫畫》正值巔峰時期,讀者多達三億五千五百萬人,遍及七十五個國家,翻譯成二十一種語言。史諾比與一眾朋友的形象深入民心,超越語言和文化的界限,由此吸引 KAWS 的關注。藝術家曾釋述「一部卡通能令人如痴如醉,對人們生活帶來影響之深,令我深感不可思議」(默里·希利,「從塗鴉藝術家轉為畫廊藝術家再轉為藝術玩具製作人」,《Pop》,二〇〇七年二月,260-265頁)。在 KAWS 的創作中,他巧妙運用流行文化中的標誌形象,並融入其充滿顛覆玩味、一望而知的獨有象徵及標記,建構出全然獨特、自成一格的視覺語彙。他的創作語彙跨越高雅藝術與通俗藝術、卡通與設計、當代藝術與流行文化;KAWS 開創先河,面對藝術與商業之間經常對立的二元世界,帶動並創造當中的交錯互動。如藝術家所說:「九十年代,人們總說作為藝術家,商業與美術只能二擇其一。為了成為其中一類藝術家,[他們]所選的路向、所走的軌道迥然不同。然而到了現在,我認為兩者之間的壁壘已被一一打破。」(引述藝術家,「KAWS:尋找抽象中的話語」,《COBO SOCIAL》,二〇一八年四月九日)

如《無題(MBFJ8)》所示,KAWS 的創作展現日益普及的感染力,來自至今依然被排除於美術領域以外的美學根源──卡通的美學。如 KAWS 觀察,卡通的「創作形式別無他例能及,放諸四海皆準」(同上)。邁克爾·奧平亦指出「卡通是最接近抽象的具象表達」,「觀看 KAWS 的畫作,就如看到一位對卡通與抽象揮灑自如的創作者,以此作為視覺比喻的共生語彙」(邁克爾·奧平,「美國卡通思維」,展覽圖錄,《KAWS:始於終點》,沃思堡現代藝術博物館,沃思堡,71頁)。KAWS現今無疑備受國際稱譽,近期更於二〇一八年愛滋病研究基金會第四屆香港週年晚會上榮獲嘉許。他近期的重要個展包括上海余德耀美術館(二〇一七年)以及沃思堡現代藝術博物館(二〇一六年)舉行之〈KAWS:始於終點〉;英國西約克郡,約克郡雕塑公園(二〇一六年)之〈KAWS〉;紐約布魯克林博物館(二〇一五年)之〈一路走來〉,以及西班牙馬拉加當代藝術中心(二〇一四年)之〈最後的日子〉。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