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4
1064

重要美國私人收藏

阿尼什·卡普爾
無題
前往
1064

重要美國私人收藏

阿尼什·卡普爾
無題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阿尼什·卡普爾
生於1954年
無題
二〇一三年作
款識
Kapoor,2013(作品背面)
不銹鋼及金
158 公分 ,63 英寸(直徑)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Gladstone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對我來說,拋光面的有趣之處在於,若表面完美無瑕,有趣的事隨之發生──它本質上不再是物質;它飄浮空中,產生其他作用。而凹面的運用,在我看來,會令人完全著迷。它們不再是物質,而我追求的正是它們變成非物質的過程。

阿尼什·卡普爾


光芒四射、引人注目的完美傑作《無題》,來自於阿尼什·卡普爾一系列標誌性的掛牆鏡面雕塑作品。這一系列裝置藝術品光彩耀目,將這位當代最具影響力的著名雕塑家的蓋世才華表露無遺。《無題》懸浮空中,金光閃閃的弧形表面面向觀者,微妙地向內屈曲,映照整個環境空間。毫無瑕疵的反光物料喚起一種視覺和物理上的無重感;在這橢圓形態之中,除了被扭曲和支離破碎的倒影之外,不存在任何東西,藉此本作化身為一道神秘入口或舷窗,進入一個虛實相生的平行宇宙。對於空間的掌握,作品內在和外在、物質和非物質之間的抗衡與調和,以及空虛蘊藏的潛能,都是卡普爾畢生創作的中心思想。這些意念一一體現於本作之中:透過弧形凹鏡,負空間的存在被認定為作品的一個主要部分,而且具有實體。同時,完美拋光的閃爍表面吸引觀者走進超脫塵世的虛無深淵。

在千禧年之交,卡普爾開始創作令人驚艷的弧形雕塑,以各種不同顏色的金屬,測試此藝術形式的潛力,其中金色雕塑的拋光表面完美致極,效果尤其顯著,過程近乎煉金術,成功將原料變成熠熠生輝的黃金。作品中的金色調層次豐富,化作一面獨特的稜鏡,彷彿將其捕捉到的影像變成流動形態,同時發出莊嚴優雅的旭光,在視覺和象徵意義上讓人聯想到位於軌道頂點的太陽;而隨著觀者改變視角,一層又一層的幻變影像驟然變形,直至完全分裂,創造了前所未有的視覺體驗,不斷變化出抽象和無形的形態。這種曇花一現的視覺體驗,由康斯坦丁·布朗庫西運用高度拋光面的創新手法衍生而成,遂成為作品中的固有元素。

在最近一次訪問中,卡普爾憶述一段影響其藝術創作的經歷,啟發他以雕塑形式探究空無所有的無限空間,從而創作出鏡面雕塑:「我偶然想到創作凹面形體的意念。剎那間,它不僅是一件用作掩飾的物件,還像是一個佈滿鏡子的空間,以往的作品彷彿就是一個黑暗空間。這讓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它不僅是反映實體的一面鏡子──我們自布朗庫西之後已有過這種體驗。這一次似乎是截然不同的體驗,不同於鏡外事物的秩序或物體……」(引述卡普爾,編:侯賽因·阿米爾薩台吉、瑪麗亞姆·胡瑪雲·艾斯勒,《藝殿:英國藝術家及其工作室》,倫敦,二〇一一年,436頁)上下顛倒的影像製造出一種強烈的空間感,展示存在於圓邊以外的平行或相反空間。作品的反光表面產生閃爍光圈,反映著四周環境,同時好像從被反轉的球體中間向外散發光芒。《無題》恰如一尊受人供奉的偶像,一直吸引我們的注意,而觀者透過環繞作品而行,便會被融入作品的空間之中。

《無題》能夠引發這種神秘奧妙的視覺和物理體驗,藉此吸引觀者深入了解卡普爾醉心「壯美」精神概念的研究。「壯美」這一理論通過埃德蒙·伯克的著作在十八世紀廣為流傳,內容主張透過欣賞自然奇觀及引起敬畏之心的奇妙現象,對此進行沉思冥想,以作為創作靈感的泉源。卡普爾曾言:「就好像它並非鏡中物,而是一個充滿鏡子影像的物體。它似乎在提出有關空間的問題,但問題並非關於幽深遼闊的空間,而是眼前的空間,我開始視之為新的『壯美』。如果傳統的『壯美』存在於遠景之中,那麼這就提出當代的『壯美』存在於畫面前方,而不是畫面以外。我會繼續創作這些作品,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探索空間的全新歷程。」(引述卡普爾,《阿尼什·卡普爾》展覽圖錄,波士頓,當代藝術館,二〇〇八年,52頁)

卡普爾的碟形雕塑圓渾無疵,無止境地反射影像,使人目眩神迷。《無題》以金色映襯我們的世界所產生的扭曲倒影;本作閃閃發光,形似球體,洋溢著微微的暖光,猶如日落時分的太陽;同時懸浮於牆上,並喚起無數典故的聯想,涵蓋探討生命與光明的多個文化和神話。從古埃及太陽神到基督教聖像上的光環,卡普爾的旋轉金屬球演繹了當代社會對太陽的多重聯想。《無題》是結合永恆美感及懾人魅力於一身的藝術品,亦是卡普爾筆下反光鏡面雕塑的典範作品,此手法在其獨一無二的雕塑創作中佔據核心地位。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