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58
  • 1058

尚·米榭·巴斯基亞 | Logo

估價
24,000,000 - 38,000,000 HKD
已售出
29,52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尚·米榭·巴斯基亞
  • Logo
  • 款識JMB,《Logo》(作品背面)
  • 壓克力、油棒、絲網印刷畫布
  • 153 x 122 公分 ,60¼ x 48 英寸
一九八四年作

來源

洛杉磯,高古軒畫廊
巴黎,Beaubourg 畫廊
Marciano 珍藏
紐約,佳士得,1992年11月19日,拍品編號445
紐約私人收藏
美國私人收藏
巴黎,蘇富比,2010年12月7日,拍品編號11
紐約私人收藏
香港,Opera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法國,巴黎,Beaubourg 畫廊〈尚·米榭·巴斯基亞繪畫82-87〉一九八八年一月九日至二月十六日
美國,紐約,惠特尼美術館〈尚·米榭·巴斯基亞〉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三日至一九九三年二月十四日,191頁
美國,科勒爾蓋布爾斯,Quintana 畫廊〈尚·米榭·巴斯基亞〉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七日至一九九七年二月二十一日,30至31頁,彩色圖版
奧地利,維也納,維也納博物館〈尚·米榭·巴斯基亞〉一九九九年二月十一日至五月二日,72頁

出版

〈尚·米榭·巴斯基亞〉Michel Enrici 編(法國巴黎,La Différence出版社,一九八九年),109頁,彩色圖版
〈尚·米榭·巴斯基亞第二冊〉Richard D. Marshall及Jean-Louis Prat編(法國巴黎,Enrico Navarra畫廊,一九九六年,第一版),90頁,圖版編號7,彩色圖版
〈尚·米榭·巴斯基亞第二冊〉Richard D. Marshall及Jean-Louis Prat編(法國巴黎,Enrico Navarra畫廊,一九九六年,第二版),122頁,圖版編號7,彩色圖版
〈尚·米榭·巴斯基亞第二冊〉Richard D. Marshall及Jean-Louis Prat編(法國巴黎,Enrico Navarra畫廊,二〇〇〇年,第三版),191頁,圖版編號7,彩色圖版

拍品資料及來源

「他吸收並消化大量圖像和資訊,包括言語和圖片,數量之多令人難以置信。他能夠在畫布、畫紙上將這些東西綜合起來,發揮個人特色和想法,他的視野和想像關係到當代藝術的整體發展,同時與我們身處的時代密切相關。」

引述弗蘭德·伯萊韋(別稱Fab 5 Freddy)




一九八四年的《Logo》包涵許多尚・米榭・巴斯基亞的經典藝術符號,展現他別樹一幟的視覺語言風格,堪稱其藝術生涯的經典代表作。這幅作品用色大膽、構圖緊密、衝勁澎湃,巧妙地交織著藝術史、政治和種族等話題,盡展世人最熟悉的巴斯基亞藝術風格。藝術家的一些著名標誌在本畫中皆可見:三尖皇冠、帶髮辮的骷髏頭、人體構造圖。要解讀這些圖像並不容易,但這些圖案的集合,讓人得以深入剖析巴斯基亞的創作方法;它並非藝術家的自我寫照,而是反映他深切關注的事物和靈感,藉此讓人一瞥他內心的想法,而不是外在的面貌。

《Logo》將五花八門的元素整合為一體,效果強烈而有說服力,可見巴斯基亞擅長游弋於不同藝術風格之間並取其精華,結合成獨一無二的藝術詞彙。「垮掉的一代」的音樂家、藝術家和作家多用對比和即興,巴斯基亞受其影響極深,經常在作品中引用這些代表人物,例如查理·帕克、威廉·柏洛茲、傑克·凱魯亞克、傑克森·波洛克。他們運用的置換、意識流、即興創作,激發巴斯基亞在同一時間裡接受各式令人眼花繚亂的靈感來源。巴斯基亞的思維不斷受到外界刺激,他採納的字眼和圖像來自街頭文化、自傳書信、商業廣告、正編藝術史以至神秘主義,並發展出一套複雜而個人的符號和圖像系統。凡能眼見、閱讀、消化和詮釋的一切,包括字語結構、象形文字、元科學、神學,皆令巴斯基亞大感興趣,滿足了他對西方和東方世界一切事物的飢渴。因此,《Logo》是其標誌風格的範例。巴斯基亞擅於將各式各樣源自看似不相干的概念和背景的符號和隱喻融合為一體,這幅作品充分展現了這種天賦。

《Logo》有許多元素在巴斯基亞的其他作品中皆有重複出現,包括畫中的「標誌/logo」。本畫的中心圖案與1984年的《動員》與《膜拜水者》相同。在本畫中,巴斯基亞挪用一個著名雪茄品牌「Player’s Navy Cut」的商標,並修改它的形象,直接挑起非裔美國人的歷史。商標的原本設計以一位名為「英雄」(Hero)的金髮蓄鬚的水手為主角,他的頭像四周是一個帶紋章的救生圈,左右各有一艏軍艦拱護。在巴斯基亞的版本中,水手被換成黑人,他身穿部落服飾,戴項鏈、穿耳環;這個半身像嵌在一個台座上,外圈刻著「TOBACCO」(「煙草」)。這個非洲人被物化為一件戰利品——他將被人帶到身後的歐洲船艦裡去,成為一件裝飾用的獎品。這明顯是映射煙草種植園裡的奴隸制度和強制勞動;加上該「標誌/logo」和「註冊商標」的聯想,實質上是在控訴長達幾百年的黑奴販賣歷史。

《Logo》的其他形象源自巴斯基亞的不同習作。他經常複印自己的紙本作品,再用其他方法重用這些圖像。他將這些圖像融入繪畫中,因而與自己的作品的內容產生更緊密的關係。他反覆使用的圖案如「SILVER」和硬幣圖像,象徵交易、商貿、貨幣操縱,再結合著名的標誌,強調種族和商業化等中心主題。在一幅一九八三年的作品裡,巴斯基亞仿畫達文西的蒙娜麗莎,將她挪移到一張紙幣的頭像上;本畫中的貨幣圖案亦與此相關。其他顯眼的圖案元素包括巴斯基亞的特色「自畫像」——一個頭或骷髏頭,雙眼圓睜、咧嘴露齒,髮髻如刺般豎起。它們在這幅作品中出現,可見藝術家有意將自己與這個非洲人連結起來,或許是他對自己在一九八零年代以白人為主導的藝術市場上獲取的榮譽和財富的反思。

本畫面每個元素均可被個別解讀;微縮的圖案講述種族主義、藝術史,並為畫面帶來充滿表現力的動態力量,同時代表藝術家個人聲音。巴斯基亞靈巧自如地融合這些元素,將不同的歷史軌跡重疊,使作品成為一團混合大量聯想的大漩渦;每個主題互相碰撞、延長,引發出複雜的思考和情緒。觀乎其規模和創作野心,這幅作品幾乎重新演繹了歷史繪畫;它不依附於單一敘述目的,而是結合自畫像、寓言、豐富的視覺想像,在無限的畫面上創造出令人嘆服、如詩篇般的訊息。這幅作品見證巴斯基亞澎湃熾熱的創造力,反映他對非裔美國人歷史的深刻思考和個人經歷,這一切都通過其獨一無二的風格展現出來。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