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6
1056

重要亞洲私人收藏

草間彌生
衣架
前往
1056

重要亞洲私人收藏

草間彌生
衣架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草間彌生
衣架
一九八一年作
款識
Yayoi Kusama,《衣架》,1981(作品背面)
壓克力及布料拼貼畫布
130.3 x 162 公分 ,51¼ x 63¾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悉尼,Roslyn Oxley9 畫廊
東京,Ota Fine Arts
香港,蘇富比S|2畫廊〈草間彌生――花兒在我心中為香港綻放〉展售會
現藏者購自上述展售會

此作品附設藝術家工作室所發之藝術品註冊卡

展覽

香港,蘇富比S|2畫廊〈草間彌生――花兒在我心中為香港綻放〉二〇一二年五月十九日至三十一日,31頁,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時間終於善待於我。然而這已無關重要,因我正奔向未來。」

草間彌生




草間彌生的兩幅獨特作品《衣架》(一九八一年作)及《綴滿南瓜的心象風景》(二〇〇九年作)超乎現實、異想天開,透過無止境的重複筆觸,強而有力地展現藝術家對消除自我的執迷,見證她多年來持續不斷的美學演變。兩幅傑作展現深刻個人情感,別具象徵意義,作為其經典「無限網」傑構的獨特延伸:在《衣架》中,藝術家糅合其獨有圓點、不規則形狀與網紋,在具象與抽象的交匯下描繪罕有的衣架圖案;《綴滿南瓜的心象風景》中,抽象與具象元素變成自然隨性的結構,讓觀者沉醉於充滿南瓜的奇幻世界。草間在兩作展示狂熱沉迷的獨特視覺語彙,融入近乎魔幻的筆觸,作為其豐富傳奇創作中的非凡典例,見證她七十多年來對藝術與創作的專注。

草間於八十年代初創作《衣架》,當時正值其藝術創作關鍵時期。她於六十年代在紐約一躍登上藝壇巨星殿堂,一九七三年返回東京定居,經歷創意新生,並嘗試重新融入日本社會。她其後於一九七七年到精神病院療養,開始潛心於工作室創作,當中不僅限於繪畫,更包括各式各樣的創作模式,她更於一九七八年出版首本小說《曼克頓自殺未遂常習犯》。草間在這段時期的筆耕不輟,當中包括小說以及詩詞。一九八二年,草間的個展於東京富士電視台畫廊舉行,展出其三十件創於五、六十年代的畫作及雕塑,乃首個於日本舉行的同類型展覽。一年後,她的個展〈草間彌生:一九五〇至一九七〇年〉於海牙奧尼斯畫廊,其作品亦於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的開幕展覽展出;而她的第二本小說《克里斯多夫男娼窟》於同年榮獲日本野性時代新人文學獎。

《衣架》正在草間如此獨特的人生與事業背景下誕生。八十年代之初,她於一九八一年創下本作,勾勒衣架的輪廓,看來亦與南瓜異常相似。衣架圖案可追溯至六十年代的「草間彌生時裝公司」,當時她擔任主席一職,為其廣受歡迎的時裝設計注入活力。草間對其時裝公司的成就尤感驕傲,她解釋道:「大眾傳媒對我們廣泛報導。我們舉辦時裝表演,在百貨公司設有草間彌生專櫃。大型百貨公司的採購員爭相前來,這款產品買下一百件,那款又買下二百件……」(引述藝術家,載於《草間彌生》,倫敦,二〇〇〇年,23頁)如此非凡傑作《衣架》充分發揮草間多個經典圖案的視覺及象徵力量:畫中衣架主體及邊框以幻覺圓點描繪;背景佈滿常見於其南瓜畫作的方格網紋;從畫中亦可見南瓜,藝術家果敢刻劃衣架輪廓,與南瓜形態相似。此精湛傑作更可視為草間的自畫像。她常站在其《無限網》或南瓜畫作的前方,以一身服飾模仿畫中顏色或複雜圖案。她以描繪衣架代表自我的化身,充分表現藝術家自身與其藝術創作之間不可分割的聯繫。

二〇〇九年,草間開展名為《我永遠的靈魂》的全新壓克力彩畫布作品系列。她從其經典的網紋及圓點創作演變發展,以全新系列表現嶄新圖象標誌──如細胞、阿米巴變形蟲的生物形態,在色彩與形態中重複、聚合、悸動、迸發。凱瑟琳·塔夫特觀察道:「畫作超現實、半具象,色彩與線條無拘無束地迸發,以互補色調與生物形狀跳躍律動。一些形態構成錯綜複雜、如象形文字的圖案,猶如眼睛、側面、花卉、陰莖或阿米巴變形蟲。」(凱瑟琳·塔夫特,「奔向未來:草間的廿一世紀」,《草間彌生》,費頓出版社,175頁)藝術家對早期的「傳統」無限網圖案改良發展,無疑帶來更具敘述性的元素,可追溯一些較鮮為人知的草間作品,來自至今依舊膾炙人口的七、八十年代創作階段,亦聯結其五十年代赴紐約前的時期。草間紐約時期的《無限網》畫作隨極簡主義創作而來,展示簡潔單色與嚴謹克制的極簡圖案;而她在紐約前、後時期的作品則更具故事性,並以豐富敘述見稱,如此特質在其最新系列重新出現。

《綴滿南瓜的心象風景》正來自這個特別畫作系列,更是在此豐富系列中的罕有作品。在草間開始創作時,她運用不同尺寸的畫布,當中包括本作的尺幅。不久後,她便開始時運用194 x 194 公分的統一尺寸畫布,令本作在100F 尺寸畫作系列中尤見罕有獨特。本作構圖更凸顯此系列的精髓:畫作邊緣飾以齒狀尖刺,清晰區分畫幅的內外部分。色彩鮮豔的抽象生物形態在畫作中心飄浮;其後觀者目光漸漸移至畫作的紛亂圖案,細意觀察左下方,可見歡欣愉悅的南瓜與動物,當中更有一對眼鏡以及一本打開的書,印證草間對文學與寫作的熱忱和才能,作為其多方面靈感來源,鞏固她的創作基礎。《衣架》以及《綴滿南瓜的心象風景》清晰展現歡樂喜悅之情,如塔夫特觀察道:「草間對她的各種媒材掌控自如,在看似歡樂的主旋律與內省個人的主題之間巧妙轉變。」(同上,187頁)對於草間的後期作品,塔夫特特別提及:「這些後期畫作體現藝術家的自信,透過創作獨有標記,注重創作中的整體結構佈局,使畫作栩栩如生。」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