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8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盧齊歐‧封塔納
1899 - 1968年
空間概念,等待
一九六五年作
款識
l. Fontana,《Concetto Spaziale, Attese》,È venuta a trovarmi,la Clara(作品背面)
水漆畫布 畫框
72 x 60 公分 ,28⅜ x 23⅝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布魯塞爾,Carrefour畫廊
巴黎私人收藏
日本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出版

〈Lucio Fontana, Catalogue raisonné des peintures, sculptures et environnements spatiaux rédigé par Enrico Crispolti〉E. Crispolti著第二卷(布魯塞爾,一九七四年),166頁,編號65T128
〈Fontana, Catalogo Generale〉E. Crispolti著第二卷(米蘭,一九八六年),583頁,編號65T128
〈Lucio Fontana, Catalogo ragionato, di sculture, dipinti e ambientazioni第二卷〉E. Crispolti著(米蘭, 二〇〇六年),768頁,編號65T128

相關資料

空間概念,等待
盧齊歐‧封塔納

「封塔納的行為有一種儀式的隨興效果,它與破壞完全無關,但卻與所有儀式的本意息息相關:解釋那不可見的事物…… 實質的東西失去了作為現實的意義;非實體的,卻比五感能捕捉的一切更迫切真實…… 畫布以外非實體、只能憑直覺感知的空間,它的存在感變得非常強烈,遠比畫布更實在。」——弗烈·李希

一九六五年創作的《空間概念,等待》華麗動人,扣人心弦,明亮的紅色畫布同時兼具熱情和冷酷、靜謐和隨興、崇高感與空洞感。本畫是藝術家創作生涯高峰時期的作品,是其傳世經典——〈割破〉系列的模範之作,以最受世人追捧的色彩完成——兩幅紅色作品佔據了系列中前兩位世界拍賣紀錄。生機勃勃的猩紅色畫布貫注了藝術家動作深處的革命性力量;每一劃穿透塗抹均勻的畫面,陷落的黑暗深處是藝術家對「無限、超乎想像的混沌、具象的終結、空無一物」的探問(摘錄自藝術家,載於〈盧西奧·封塔納〉展覽圖錄,倫敦,Hayward Gallery,1999年,198頁)。本畫從未見於拍賣市場,封塔納藉此將他創立的空間主義哲學實體化,見證了這個藝術史上前所未有的破格概念。

封塔納的〈割破〉系列作品首見於一九五八年末,重新定義了空間概念。但其革命性的「切割」和後繼的「穿洞」概念,早在一九四六年的藝術論文〈白色宣言〉裡初露苗頭。在該文中,封塔納提出「空間概念」——嘗試表達第四維度,方法是促進繪畫方式/技術和繪畫本身「維度」的關係。因此,封塔納認為藝術家是創造力量的源頭,他能預示將來事件,參與科技進步過程;他主張藝術家的作品應啟發普通人發現四周環境和社會所提供的可能性。封塔納的創新概念闡述了一些更早期的意大利未來學家的理論,例如翁伯托·博奇安尼的宣言:「讓我們像開窗一樣打開形體,在裡面關上它身處的環境」。封塔納的〈白色宣言〉呼應這個想法,他滿意地指出:「未來主義將動態視為唯一的開始和唯一的終結」(盧西奧·封塔納,〈白色宣言〉,引述恩利可·克里斯珀蒂,〈盧西奧·封塔納作品集〉,第II冊,米蘭,2006年,19頁)。

封塔納在《空間概念,等待》中將這些激進的宣言化為行動;他的刀順勢撕破平靜的畫面,探求繪畫過程的新前沿。封塔納因此而聲名大噪,造就了近代藝術史上最激烈、超前的藝術行為。每一道痕跡都是用鋒利的刀刃一次劃下,然後在畫布背面襯上黑色輕紗,為畫作賦予一種遠方的空虛。自信的刀鋒劃過平滑的猩紅色畫布,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平面割裂開來——封塔納的畫刀每次穿破畫布,都散射出優雅、簡潔和活力。封塔納割破畫布的大膽嘗試,與一九五七至五八年間意大利開始流行的行為和表現藝術不無關係。當中尤數一九五七年在米蘭首次舉行的伊夫·克萊因單色畫展,以及一九五八年羅馬的傑克森·波洛克回顧展——一幅幅畫布佈滿狂亂無序的點滴潑濺顏料。

此系列作品由一九五八年持續至一九六八年;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一九六〇年代時,封塔納割破畫布並衝進一個未知領域,其藝術創作方式與當時科技在太空航行方面取得的進展建立了新關聯。「太空競賽」將月球定為人類探索的下一個前端,並主導了其時的全球政治熱潮。於是封塔納的創新概念和藝術探索與這一科學突破並行不悖:如同尤里·加加林穿過大氣,探索遠方的空虛,封塔納也穿過畫布平面,無可避免地改變了藝術發展史。為此,在詮釋〈割破〉系列作品時,「telleta」(即每道割痕背後所襯的黑色輕紗)與那些狹窄的割痕同樣重要。它們代表著空間中的黑色和宇宙中不可逾越的虛無。封塔納對自己作品與那時宇宙探索間的關係直言不諱,並相信自己的創作對藝術史意義深遠:「發現宇宙就是發現一個全新維度,那裡無窮無限:因此我劃破畫布這一記錄所有藝術的載體,創造出一個無限的維度,一個對我來說是所有當代藝術奠基石的x維度。」(引自藝術家,展覽圖錄,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盧齊歐·封塔納:威尼斯/紐約〉,2006年,19頁)

封塔納的創作推翻了自文藝復興以來關於空間的主導美學教義,以激進的方式在標準藝術史上自成一派,而《空間概念,等待》中,存在於統一與割裂、美麗與殘酷、靜謐安詳與無言暴力之間無可爭議的張力,同時喚起了西方藝術中最傳統的元素:天主教堂中的犧牲概念。此作中的五道割痕彷彿傷口一般,無疑出自人手;畫面上的飽和紅色顏料也證實這一點,紅色瀰漫於黑色紗布之上,以當代方式呼應十字架上的基督。封塔納以暴力加諸純潔畫布表面的創作方式,與基督教宣傳犧牲以得救的信條互相呼應,因此進入到一個全新的未知空間中。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