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66
  • 1066

朴栖甫 | 描法 No. 37-75-76

估價
14,000,000 - 22,000,000 HKD
已售出
16,32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描法 No. 37-75-76
  • 款識
    朴栖甫,《描法No.37-75-76》,1975年作、1976年再製作,Park Seobo,《Ecriture No.37-75-76》,1975+1976(作品背面)
  • 鉛筆及油畫畫布
  • 195 x 300 公分 ,76¾ x 118⅛ 英寸
一九七五至一九七六年作

來源

洛杉磯,Blum & Poe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韓國,首爾,國立現代美術館,德壽宮西館〈第3回Indépendant展〉一九七五年八月二十八日至九月三日
韓國,首爾,國立現代美術館,德壽宮館〈第2回École de Seoul展〉一九七六年六月二十六日至七月一日
韓國,首爾,國立現代美術館〈回顧展:朴栖甫繪畫40年〉一九九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二十四日
韓國,光州,光州雙年展特別展〈韓日現代美術的斷面〉二〇〇〇年三月二十九日至六月七日
韓國,首爾,現代畫廊〈朴栖甫描法:1967-2001展〉二〇〇二年三月二十日至四月七日
韓國,光州,朝鮮官窯美術館〈朝鮮白磁與韓國現代美術〉二〇〇三年三月十二日至六月三十日
韓國,首爾,首爾市立美術館〈韓國的平面繪畫―今昔〉二〇〇四年九月二十四日至十月三十一日
奧地利,維也納,維也納美術館〈有彈性的禁忌―韓國現代美術〉二〇〇七年二月二十三日至六月十日
中國,北京,阿拉里奥畫廊〈朴栖甫個人展〉二〇〇七年九月二十二日至十一月十八日
美國,紐約,阿拉里奥畫廊〈朴栖甫個人展〉二〇〇八年五月一日至三十一日
新加坡,新加波美術館〈超越的美之探索〉二〇〇八年十一月七日至二〇〇九年三月十五日
韓國,首爾,國際畫廊〈朴栖甫展〉二〇一〇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至二〇一一年一月二十日,144至145頁(彩色圖版)
韓國,大邱,大邱美術館〈氣 is full ― Drawing 意〉二〇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至九月二十五日,無頁數(彩色圖版)
美國,洛杉磯,Blum and Poe畫廊〈From All Sides: Tansaekhwa on Abstraction〉二〇一四九月十三日至十一月八日,99頁(彩色圖版)

拍品資料及來源

描法:神聖之筆
朴栖甫

《描法 No. 37-75-75》畫面呈現一片緊密相連、充滿節奏韻律的柔和曲線,是歷來拍賣會上最大幅的朴栖甫作品。此傑作恢宏磅礴,體現朴栖甫的代表作品系列《描法》中的意境及極簡主義風格的壯麗。朴栖甫於一九七五年開始創作本畫,同年東京畫廊舉行的〈五位韓國藝術家,五種白〉意義重大,而本畫不僅呈現朴氏蜚聲國際的藝術特色,更集合了藝評界後來所謂單色畫的美學精華。此畫面看似粗樸,卻又飄逸空遠,下筆如書法般的螺旋紋跳躍捲曲著,沉穩莊嚴、張弛有度;要達到這種效果,必須擁有超乎常人的技巧和全神貫注的心境 。畫者先在畫布塗上白色顏料,在仍濕潤的畫面上繪畫螺旋圖案;之後重新漆上顏料,重複刻劃與塗抹的過程。他以冥想深思、嚴謹有序的節奏不停重複動作,不論是精神概念或是身體動作,皆反映顏料與畫布的緊密連繫。

這種畫法展現出優雅與動勢的崇高之境,使書寫與繪畫、抽象與書法、概念與美學得以達到完美平衡。朴栖甫的畫法體現內省精神,此法源於佛道兩家的冥想坐禪。他曾言:「我想減少作品裡的思想和情感,從自然的角度表達我對空間的興趣。之後我想把它簡約──達至純粹的空。那是東方哲學裡存續至今的古老概念──物我合一的境界」(引述朴栖甫,摘錄自倫敦白立方畫廊展覽圖錄,〈朴栖甫〉二〇一六年,無頁數)。《描法》作品亦多取材自韓國書法傳統。書法作為藝術表現的最高形式,將文字的美感昇華為一種視覺與精神體驗──它在於賞心悅目,更為陶冶性情、修進涵養,並展現輔化萬物之「氣」。朴栖甫用畫筆交織出一片邈遠的茫茫空間,內涵形神俱如文字,人為規律簡化至幾無痕跡,天人合一的境界似可企及。

朴栖甫的單色抽象畫連繫繪畫和語言,令人聯想到塞·托姆布雷的潦草狂圈,及羅伯特·賴曼的極簡主義純白色作品。不過,朴氏的作品構成一個純然自生的美學空間,憑畫者持久的克制、專注、掌控和全然投入,重複動作完成。作家Soon Chun Cho 明言:「他超越了圖像和表達,專注於動態,從而習曉控制自己和四周環境。進一步而言,他學會將自己延伸到畫布上,與作品融合為一。」(Soon Chun Cho,「不定形藝術與朴栖甫的早期藝術」,載於Soon Chun Cho 及芭芭拉·布隆明克,〈掏空自我:朴栖甫的藝術〉,紐約,二〇〇九年,20頁)朴氏的《描法》系列,體現他數十年來嘗試在畫布上呈現「氣」之流動的歷程。朴氏曾寫道:「我感應到畫布躍動的抗力[…]如同靈性修煉 […]我從無形無象、無可表達的地方開始」(Kate Lim,〈朴栖甫:從前衛藝術到描法〉,Books Actually,新加坡,二〇一四年,159頁)。

朴栖甫的《描法》系列亦是東西方藝術碰撞交匯的中心點:他用西方藝術的傳統媒介──油彩,創造出質感如韓紙的作品。他的畫令人想起朝鮮王朝的白瓷,色呈灰白,尤為單色畫家所好。他的極簡抽象藝術是國家歷史與個人經歷結合沉澱的成果。在五十年代南北韓內戰的陰霾下,朴栖甫就讀於弘益大學,時局勢艱難,前路未明。不過在金煥基的指導下,他經常接觸最新的國際藝術資訊,並親歷韓國前衛藝術運動的萌芽階段。到了六十年代末,《描法》系列已經成形,自此成為其創作核心並一路延續下去。朴氏被譽為七十年代單色畫先鋒,曾擔任韓國美術協會國際部的副主席(一九七〇至一九七七年)及主席(一九七七至一九八〇年),為韓國藝術家在海外展覽提供監督指導。他更積極將單色畫推向世界舞台,舉辦無數大型實驗展覽,讓單色畫家參與國際知名的藝術節。

時至今日,單色畫已獲公認為韓國前衛藝術運動中最重要的流派之一,朴栖甫是其中一位最具影響力的先鋒。他的作品獲全球大型公共機構收藏,包括福岡美術館、首爾國立現代美術館、東京都現代美術館等。此外,朴氏參展資歷豐富,當中包括許多頂尖藝術機構的展覽,如法國國立現代藝術館、紐約布魯克林美術館、新加坡美術館、聖保羅雙年展及威尼斯雙年展等,其國際地位可見一斑。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