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65
  • 1065

蔡國強 | 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五張一組)

估價
15,000,000 - 25,00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Cai Guo-Qiang
  • 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五張一組)
  • 款識
    《延長萬里長城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 Project for Extraterrestrials No. 10,Project to Extend the Great Wall of China》,1993年計劃實現於萬里長城的西段嘉峪關,龍之子 2000.1.17製作該草圖於國立歷史博物館,台灣,蔡國強,Cai Guo-Qiang,Taiwan
  • 火藥及水墨紙本
  • 303 x 401 公分 ,119¼ x 157⅞ 英寸(每張)
    303 x 2005 公分 ,119¼ x 789 ⅜ 英寸(整張)
二〇〇〇年作

來源

台灣,誠品畫廊
私人收藏
香港,蘇富比,2007年10月2日,拍品編號628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牆〉二〇〇〇年五月十七日至七月十六日,258至267頁

出版

〈蔡國強〉(西班牙,瓦倫西亞, Institut Valencia d'Art Modern,二〇〇五年),161至162頁

拍品資料及來源

橫貫宇宙,超越時空:火藥術士蔡國強
蔡國強

「那堵長達一萬米的光牆將形成一股氣,喚醒沉睡千年的長城。古老長城的力量將與這轉瞬即逝的氣勢融為一體,無限將與有限結合。據說長城是在月球上唯一能用肉眼看到的人工建築。把長城延長一萬米後,遙遠行星上的外星智慧生物就可以看見它了。」-蔡國強

「我自幼便受道教哲學及煉金術概念熏陶,而我的藝術則將兩者與現代宇宙觀及物理學融合為一。我認為宇宙及空間等題材能創造出涵蓋觀者全方位感官的作品,時間也將成為主要的創作元素之一,好讓作品隨時間的流逝演變昇華。」-蔡國強

一九九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傍晚七時三十五分,中國萬里長城位於甘肅省嘉峪關的終點處,吸引了逾四萬名觀眾駐足圍觀。他們無懼凜冽寒風,一同見證藝術家蔡國強燃點了由六十萬克火藥舖設出兩根長達一萬米的引線。那燃起的火焰宛如一條溫和的龍,徐徐往長城以西的荒蠻沙漠蜿蜒進發,猶如長眠千年的萬里長城被瞬間喚醒,緩緩在呼吸。

堪稱中國當代藝術極具前瞻視野及影響力的藝術家蔡國強,在榮獲一九九九年第四十八屆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後,於二〇〇〇年創作了這幅五張一組、合共二十米長的巨型畫作——《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這幅宏大壯觀的「火藥畫」乃藝術家應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之邀,為其時策劃的展覽〈牆〉,針對區隔與無疆界等主題而特別進行的創作。藝術家以火藥畫的形式,呈現了自己於一九九三年在中國萬里長城西面終端的嘉峪關實踐的大型戶外爆破。當時的爆破項目利用燃燒的火藥瞬間形成的一堵火與光的牆,在剎那間延長長城一萬米。那場野心勃勃的戶外爆破計劃屬於蔡國強遐邇聞名的《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系列作品之一,既是該系列唯一一件實踐於中國國土上的作品,亦是蔡國強藝術生涯中規模最大的藝術實踐。藝術家有意識地挑選了象徵着區隔與界線的長城,並使用隱喻毀滅的火藥,進行推崇無疆的創造,賦予持破壞性質的火藥創造的潛能。本作除了在選材及表現方式上體現了藝術家獨特的創作風格外,亦結合了蔡國強別樹一格的東方哲學與其探討當代全球性議題的宏觀概念。畫作千迴百轉、若隱若現的煙熏肌理彷彿重現了戶外爆破的絢麗景觀,捕捉了煙火曇花一現的壯麗,其規模及精細度更媲美大型博物館館藏,實是讓人嘆為觀止。

蔡國強一九五七年生於福建泉州,一九八五年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舞台美術系。從蔡國強藝術生涯初期起,自然力量便一直是他的創作靈感、題材及媒材。在蔡國強的創作早期,藝術家曾用電風扇吹畫布,利用風向引導顏料在畫面上流動。蔡國強於八〇年代初開始探索火藥在繪畫中的運用,利用導火線在油畫作品上點燃火藥。蔡國強的成長道路並不典型,和他同一代的藝術家,如徐冰、黃永砅及谷文達,都是九〇年代在海外闖出了些名堂。有別於他們的蔡國強,既不是主要美術學院的畢業生,也沒怎麼參加八五年的國內美術新潮運動。一九八六年,他決定東渡日本開展藝術生涯。蔡國強為了鑽研火藥的運用,選擇去了一個在技術發展上遠遠超出中國,但語言和文化又發源於中國的國家。

蔡國強在日本生活了九年,直至一九九五年才遠赴紐約,開拓另一片新天地。那段居日歲月不但見證了藝術家續漸揚名海外、邁向國際藝壇的創作歷程,亦是蔡國強家喻戶曉、廣受讚譽的經典系列《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的緣起。《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亦即本作企圖於紙上重現的原爆破項目,至今仍是蔡國強最大型、最有名的《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系列戶外爆破作品。作品涉及藝術家在萬里長城最西端的終點嘉峪關點燃了往戈壁沙漠方向鋪設,合共一萬米長的火藥引線。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就該作品評論道:「蔡國強在這個雄心勃勃的煙火藝術實踐中,通過發掘長城潛藏的宇宙感知力量,把中國最持久聞名的文化歷史象徵昇華成一件地景藝術作品[…]爆破歷時十五分鐘,並吸引了逾四萬名當地人士及遠道而來的旅客一起見證。對蔡國強而言,這個爆破計劃的群眾聚集性質顛覆了長城本以區隔及界限而存在的功能及意識象徵」。(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官方網頁)

雖然人們常常把蔡國強的戶外爆破和羅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與邁克爾·海澤(Michael Heizer)等藝術家的作品相提並論,但蔡國強並非希望純粹創作地景藝術;對他而言,光才是其所關注的創作主題。從這個角度出發思考,火與爆破都是以光為主體,表現形式最激烈也最短暫,因此觀者不但能理解到兩者與蔡國強的藝術作品息息相關的因由,更能體會藝術家如何以地景藝術為實踐概念,並以讓遙遠星系的外星生物看到為目的,創造出其別樹一幟的「太空藝術」。但單是做給太空生物看這麼一個奇特逗趣的聲明還不算他真正的創作動機,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讓「氣」在事物與視覺效果間流動,就像宇宙的呼吸一樣。』(〈敢於無法完成〉,刊載於〈蔡國強〉(卡地亞基金會及泰晤士與赫德遜出版社,二〇〇〇年)117至135頁)蔡國強獨特的思路和美學,源於東方天人合一的宇宙論。他於一九八八年美國藝術雜誌〈萊昂納多〉上發表的一篇英文論文裡解釋道:「我的基本理念是人類是地球或者自然或者宇宙(或任何你覺得有宇宙意義的東西)母親的孩子,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和自然,和宇宙都是合為一體的。現代人往往容易忘記這個簡單而又明顯的道理。」

蔡國強在完成本作時已在紐約生活五年之長,他在日本、中國甚至國際藝術界亦有了十分鞏固的地位。本作是他對七年前的項目所進行的重新思考,並通過在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前方廣場進行的即場「火藥」繪畫,在五張合共三米高二十米長的紙張上呈現從外太空俯瞰九三年《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項目的爆破視覺。藝術家在爆破結束後謹慎檢視作品結構及效果,並再度於局部製作十個煙火台,以題款作結尾,完成了本作。蔡國強形容爆破創造了剎那的混沌,當中所凝聚的「氣」短暫連接了兩個不同的時間及空間,讓瞬間即逝的艷麗光華於紙上留痕,把有限與永恆結合為一。

本作作為《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項目的後製草圖,擬造出爆炸所引發的時空交錯概念,讓一九九三年震撼視聽的《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項目突破時間、空間、地理和歷史界限,華麗重現於觀者眼前。根據康恩(Cohn)觀察,本作秉承了貫穿蔡國強整個職業生涯一系列爆炸作品的理論依據之餘,亦再次引證藝術家在過去數十年實踐的爆炸項目如何每每與「橫跨二十及二十一世紀具有里程碑意義或政治鬥爭的歷史事件同步進行。」單就《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而論,康恩便指出該爆破項目「參考並引出了像柏林牆倒塌及冷戰時期象徵東西歐分裂的鐵幕瓦解等重大的歷史事件。」(〈戰爭的藝術:蔡國強〉,出處如上)蔡國強的作品促使觀者反思人類與地球及宇宙錯綜複雜,密不可分的互動共存關係。「在地球上引爆火藥主要的成因來自戰爭及環境摧毀[…]遙遠的外星文明是如何理解人類的種種行為呢?」藝術家希望通過爆破藝術向廣大宇宙發出訊息,證明火藥不光只能製造破壞,並呈現人類沒有戰火或殺戮的另一面目(出處如上)。藝術家表示:「我在作品中尋求的是自我和自然的合二為一,以及人性、歷史和自然的相互融合。」(〈火藥繪畫〉,刊載於〈萊昂納多〉,一九八八年三月二十一日,251至254頁)

既沒有鮮豔顏料,更無動用畫筆;火藥,就是蔡國強的筆墨。他時而隨性隨機,時而細密周廷,各式的火藥粉末,猶如浩瀚宇宙裡漫天飄灑的星河光塵,在藝術家的揮灑下紛飛墜落。它們無序中有序,零落又縝密,接著熾熱地燃燒,使破壞與建設同步,中華龍骨頓時盡顯。它既是族徵,也是朝代興衰留下的烙印。但凌駕於形之上,它更是歷史的延伸和蛻變,乃「過去時代的終點,跨出新時代的第一步」,呈現出超脫人類種族及疆界局限的理想國度。(〈牆〉陳永源編(國立歷史博物館,二〇〇〇年)260頁)作為一個「不用繪畫」而作畫的藝術家,蔡國強的火藥畫開創了抽象藝術的另一個嶄新秩序,其匠心獨妙與創新思維,足以媲美任何揮筆著色的現當代藝術大師同儕。本作不僅綜合了蔡國強獨特的宇宙美學、媒材運用及創作風格,亦包含藝術家對自我靈魂內觀的摸索及反思。其抽象的構圖雖乍看簡約,但交織的紋理間滲透著多重深層意義,引人再三反省,仔細玩味,實為蔡國強火藥草圖之極致。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