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62
  • 1062

周春芽 | 桃花又見一年春(雙聯作)

估價
10,000,000 - 15,000,000 HKD
已售出
12,12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Zhou Chunya
  • 桃花又見一年春(雙聯作)
  • 款識
    2013,周春芽,Zhou Chunya
  • 油畫畫布
  • 100 x 500 公分 ,39⅜ x 196⅞ 英寸
二〇一三年作

來源

現藏者委約藝術家創作本作

展覽

香港,佳士得畫廊〈美術菁華〉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至三月二十三日,66至67頁
台北,山藝術文教基金會與中正藝廊˂收藏有藝事˃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至五月二十五日,304至305頁

拍品資料及來源

桃花又見一年春
周春芽

「我的畫都是關於激情和浪漫的,欲望是人類的一個組成部分,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東西。更重要的是,我們對性的感情和欲望都是活力的體現,象征著全盛時期的生命。」
——周春芽

華麗恢弘的雙聯作《桃花又見一年春》光彩奪目,充滿視覺張力和情感魅力,長達五米,是周春芽藝術生涯的創意巔峰鉅作。此件光芒四射的博物館級傑作乃一位知名私人藏家委託創下,是藝術家知名的《桃花》系列中尺幅最龐大的作品,也是市場所見最大的周氏畫作。畫幅大膽奔放又高雅莊嚴,令人想起中國傳統水墨捲軸,事實上也確實啟發自此;而藝術家熱情奔放的筆觸和迷惑人心的圖像深度也令人想起德國新表現主義的淒美感傷。畫面描繪金色田野、藍寶石琥珀和萬里晴空中澎湃芬芳的桃花,可謂一場慷慨豐富的感官盛宴。作品散發象徵魅力、精湛畫技,以及畫家充分融合西方表現主義和東方文人藝術的高超能力,實乃周氏一生傑作中最為優秀的頂尖作品之一。

在創作自述中,周春芽寫道:「當我離開體驗生活的草地以後,很多具體的事情很快就淡忘了,留下來的只有草地上強烈、濃厚的色彩,藏民純樸而粗獷的形象,以及貫穿這些色彩和形象的線條。」(<周春芽:「我用油彩繪畫」,《藝術》,一九八二年,第4冊)從西藏回來後不久,周氏便遠赴德國卡塞爾藝術學院學習,他在那裡接觸到德國新表現主義,並自此發展出自己獨一無二的當代文人畫風,同時從西方新表現主義和傳統中國繪畫中汲取靈感。藝術家獨獨專注於色彩與形狀的濃度與純度,這一風格來自其西藏歲月,後來在德國學習時不斷鞏固深化,並延伸至其各個廣受讚譽的系列藝術作品中:剛毅遒勁的「山石」,充斥原始生命力的「綠狗」,情欲赤裸的「紅人」,以及激情浪漫的「桃花」。

桃花意象首次在周春芽作品中出現可以追溯到一九九七年,於二〇〇四年成為藝術家的主要系列之一。此幅特別委託創作的雙聯作來自二〇一五年,其時藝術家已經經過十載孜孜不倦創作,在此畫中完整展現出其業已成熟的細膩筆觸、構圖技巧和高超用色。所有周氏代表色彩都可見於畫中,包括艷麗的粉紅色、《綠狗》系列中的經典綠色,以及其早期以西藏為靈感作品中的代表性棕色;而此作中的湛湛晴空則令人不由得想起文森·梵谷類似作品《盛開的杏花》中那迷人的色調。然而與梵谷安寧祥和的作品相比,周氏的桃花畫作既富田園風光,又華麗慷慨,桃花主題和諧單純,而畫面又瀰漫一種挑逗性感基調。在中國繪畫傳統中,桃花是女人味、柔弱、生育和欲望的象征。周春芽也曾表示過,畫桃花的靈感源自於他的第三任妻子霜霜。他承認桃花綻放圖案具有很直接的性內涵。周春芽曾經說過,「我的畫都是關於激情和浪漫的,欲望是人類的一個組成部分,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東西。更重要的是,我們對性的感情和欲望都是活力的體現,象征著全盛時期的生命。」

著名藝術評論家栗憲庭在與周春芽對話時注意道:「我覺得你到了『桃花』系列,達到了一個高度,你通過油畫把中國文人畫的傳統轉換出來了。一是我剛才說的比興的意象性造型觀念,中國文人畫中的竹菊梅蘭,是中國文人用以自我品格的比擬的意象物……文人追求精神品格與竹菊梅蘭有關,而與桃花無關。你是現代人,你艷遇不斷,更重要的是,你不把這種艷遇看作壞事,而是熱情洋溢地接受它,愛在你心裡是如此的美好,才使你能創造出桃花這個艷情的繪畫意象來,這是你最大的成功。如果說周氏的桃花系列是其至今為止最為成功的作品,那麼《桃花又見一年春》這幅畫風成熟的細膩鉅作,則應該躋身周春芽一生最優秀的作品之列。此幅恢弘鉅作充滿戲劇張力,散發熾烈情懷與勃勃生機,是藝術家融貫東西的巔峰之作——從某種程度上說,也呼應了文森·梵谷這位從日本版畫中汲取靈感的偉大藝術家作品。栗憲庭總結道:「(文人畫和德國表現主義)兩者都是強調感情性表現直接介入畫面的語言模式,但你更個人情感,就像文人畫強調獨抒個人性靈一樣……你是東西方文化、藝術交流、以及傳統與現代碰撞的幸運之星。」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