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61
  • 1061

達米恩·赫斯特 愛、錢、墨西哥(三張一組)

估價
3,800,000 - 4,500,000 HKD
已售出
4,32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達米恩·赫斯特
  • 愛、錢、墨西哥(三張一組)
  • 款識
    Damien Hirst,《Love, Money, Mexico》,1/3、2/3、3/3,2008(每張作品背面)
  • 蝴蝶、光澤塗料畫布 鏡框
  • 91.4 x 91.4 公分 ,36 x 36 英寸(每張)
    91.4 x 274.3 公分 ,36 x 108 英寸(整張)
二〇〇八年作

來源

倫敦,白立方畫廊
私人收藏
倫敦,蘇富比,2008年9月16日,拍品編號251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拍品資料及來源

愛、錢、墨西哥
達米恩·赫斯特

「藝術關乎生活,也無法關乎其他任何東西……壓根沒有其他東西。」-達米恩·赫斯特

《愛、錢、墨西哥》以嫻熟高超的技藝將生命、死亡和再生的意象融為一體,乃達米恩·赫斯特經典的蝴蝶系列中一幅精美的三聯畫作。藝術家在作品中使用阿茲台克骷髏頭中的鮮豔色彩,他於二〇〇七年所作的經典鑽石作品《獻給上帝的愛》便是以阿茲台克骷髏為靈感,一年之後的二〇〇八年完成此作。在墨西哥文化中,骷髏頭是一個重要意象,此作名稱可見墨西哥文化對藝術家的重要影響。在那裡,蝴蝶被認為是靈魂的象徵;每年十月末,成百上千萬隻王蝶飛往安甘格奧村莊附近的馬德雷山脈。由於蝴蝶被看作是亡者回歸的靈魂,這一難得一見的景象被命名為「亡者之日」(Dia de los Muertos),每年此時,家人親友會共聚一堂,悼念深愛的逝者。二〇〇八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這一墨西哥傳統錄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此作作於同年,乃藝術家一生傑作中具有重要象徵意義的作品。

赫斯特在一九八九年畢業於倫敦大學金匠學院後,便開始利用蝴蝶創作藝術。一九九一年,其聞名遐邇的首場個展〈愛與不愛〉於一家倫敦畫廊的兩層空間內舉行,他在其中一個房間放滿數百隻活昆蟲和蛹,在裡面孵化、生長和死亡,而另一房間則展出佈滿死蝴蝶的光澤塗料畫作。透過同時展出活著和死去的昆蟲,藝術家創造出一個讓所有人見證和體會生死週期的環境。生命不斷往復循環,而死去的蝴蝶被製成標本獲得永生,二者的並置中可見藝術家早期不但對生死的二元化產生興趣,更著迷於死亡之後的生命軌道可能性。「我喜歡悲劇,悲傷的希望,」赫斯特曾說。(克里斯蒂娜·卡里略·德·阿爾沃諾斯「達米恩·赫斯特征服墨西哥」,〈藝術新聞報〉,二零零六年四月,38-9頁)面對生命無可避免的結束,赫斯特將自己的蝴蝶作品稱為「穿過黑暗的小徑」,將觀者帶入另外一個世界,在那裡,死亡成為了生命的慶典。(引自阿米·科里,「黑暗中的光芒」,〈達米恩·赫斯特:聖詩畫作全集〉,倫敦,二〇一五年,11頁)

蝴蝶是一種完全變態昆蟲,一生經歷毛蟲、蛹和破繭成蝶的階段,以優雅詩意的方式,代表生命、死亡、輪迴和復活。蝴蝶長期以來存在於東西方民間傳說和藝術傳統中:希臘神話中,靈魂女神賽姬(Psykhe)便在古代馬賽克藝術中擁有一對蝴蝶翅膀,立於其夫愛洛斯身旁。希臘神話另一個故事中,普羅米修斯以泥土塑像創造了人類,雅典娜女神則將一隻蝴蝶放在塑像頭上,賜予其靈魂與生命。在基督教藝術中,基督有時手持蝴蝶,象徵其為世人做出的犧牲與奇蹟般的復活。另外,中國四大民間傳說〈梁山伯與祝英台〉中,則講述了一對苦命的戀人生時無法相守,死後化蝶相依的愛情絕唱。如同赫斯特的知名代表作品,死去的蝴蝶依然淒美動人,因此模糊了死亡與生存間的界線。

用赫斯特自己的話說:「我著迷於死亡,但我認為那並不可怕恐怖,而是對生命的禮讚,二者共存,缺一不可。」(引自戈登·伯恩,〈通往作品途中〉倫敦,二〇〇一年,180頁)在赫斯特的作品中,觀者可以從中中感受到搖擺於希望與恐懼之間的人類心理。輕若鴻毛的蝴蝶身軀彷彿死亡雕像一般,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觀者生命之脆弱和死亡之必然,然而其光芒四射的翅膀又好似在空中翩翩起舞,在燦爛淒美的背景下飄散出一種奇妙感。畫作本身莊嚴的雙重意義為觀者提供了一種舒緩的渠道,在赫斯特式的流暢風格中見證死亡與奇蹟,哪怕片刻短暫亦足矣。

赫斯特還將金錢的重要性等同於「愛與死亡」,堅稱金錢「和愛,或死亡同樣重要……你一定要尊重它。」(引自「達米恩·赫斯特說,沒有錢就無法創作藝術」〈藝術新聞〉,二〇一六年五月十八日,頁碼不詳)金錢在赫斯特作品中無法忽視的重要性毋需多言,他作於二〇〇七年的鑽石骷髏作品《獻給上帝的愛》據稱以一億美元的價格易手。赫斯特一向被稱為「把賺錢變成一種藝術形式」的藝術家。(〈商業內幕〉,二〇一二年四月,頁碼不詳)此作擁有一個半開玩笑的題目《愛、錢、墨西哥》,觀者於其中能夠深入探索收集蝴蝶標本的文化傳承,進而推斷出更深層次的內涵。維多利亞式的好奇心與對大自然的興趣激發人們的蝴蝶收藏狂熱,蝴蝶標本因而成為炙手可熱的商品。人們訂購標本並依自己的審美將蝴蝶排列安放於盒中或是櫃內,赫斯特認為這映射出人類潛意識中希望主導自然界的願望。因此其蝴蝶畫作既反映出亦嘗試扭轉這樣的力量關係,同時邀請觀者反思擁有的本質,並集成所有創意元素,因而獲得國際讚譽。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