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0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劉煒
革命家庭系列:雲遊時光(雙聯作)
一九九三年作
款識
劉煒,1993.12
油畫畫布 畫框
150 x 100 公分 ,59 x 39⅜ 英寸(每張)
150 x 200 公分 ,59 x 78¾ 英寸(整張)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羅馬,私人收藏
羅馬,Babuino Casa d'Aste拍賣,2005年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出版

〈第45回威尼斯雙年展〉展覽圖錄(意大利,威尼斯,Marsilio,一九九三年),541頁,標號3

相關資料

穿梭歷史:劉煒的革命傳奇
劉煒

「變異的現實時間是對永恆時間的挑釁與作怪。」- 王嘉驥

《革命家庭系列:雲遊時光(雙聯作)》創作於一九九三年,尺幅恢宏壯觀,色彩鮮豔飽和,別具挑釁意味,為劉煒著名《革命家庭》系列的第二大巨作,尺幅僅次於現時保持拍賣紀錄的一九九四年三聯作。本幅重要傑作以騎馬的劉煒父母為主角,其創作靈感源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任總理周恩來的歷史照片,其與國家主席毛澤東共同建國,對中國共產黨的崛起影響深遠。劉煒挪用周恩來著名的騎馬姿勢圖像,轉移至他的父母身上。憑著個人的記憶,藝術家在《革命家庭》系列中僅有四幅作品以父母為題,可見本作別具自傳風格,尤為獨一無二。意大利藝評家、策展人、第四十五屆威尼斯雙年展總策劃人奧利瓦曾到訪劉煒畫室,對這幅非凡巨作留下深刻印象。因此他特別挑選此作,作為劉煒參展一九九三年威尼斯雙年展的三幅作品之一。此作充滿尖銳的政治諷刺、潑皮的挑釁意味,同時蘊含藝術家的個人元素,代表劉煒一個藝術階段的巔峰,糅合玩世不恭的態度,亦反映他對歷史和社會變化的諷刺和深刻思考。

劉煒於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畢業不久後,自一九九一年開始創作《革命家庭》系列。面對當時國內陷入矛盾的的風口浪尖,九十年代初的中國當代藝壇冒起全新世代,栗憲庭以「潑皮群」形容一批文革後(一九七九年後)成年的新生代藝術家,他們「都出生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八十年代末大學畢業,作品透露了一種令人矚目的『無聊感』或『潑皮式的幽默』」,而劉煒正是屬於這個世代。「八五美術新潮」藝術家以熱切抱負與理想主義矢志「重建新文化的雄心」, 把「『毛模式』及其價值體系作為反叛對象」,劉煒一代的藝術家卻信奉另一套截然不同的思維模式,以虛無、諷刺及玩世不恭作為核心。栗憲庭於一九九二年提出「玩世現實主義」,並以「潑皮群」形容這群藝術家。更把劉煒的玩世現實主義藝術稱之爲「潑皮現實主義」;他指出:「『潑皮群』與前兩代藝術家發生了根本差異,他們既不相信居於統治地位的意義體系,也不相信以對抗的形式建構新意義虛幻般的努力,而是更實際和更真實地面對自身的無可奈何。拯救只能是自我拯救,而無聊感,即是『潑皮群』用以消解所有意義枷鎖最有力的辦法」(栗憲庭,「「後八九」藝術中的無聊感和消解意義:「玩世現實主義」與「政治波普」潮流分析」,〈藝見的鳴放:從國家意識形態中出走〉,二〇一〇年)。

劉煒於九十年代創作的《革命家庭》系列令他嶄露頭角,旋即與方力鈞被廣認為「玩世現實主義」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一九九二年四月,年輕的意大利藝術史學研究者岪蘭為劉煒及方力鈞於北京藝術博物館舉辦展覽,從而令他們的創作迅速在國際藝術界備受稱譽。透過岪蘭的引介,意大利藝評家奧利瓦了解到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當奧利瓦受邀成為第四十五屆威尼斯雙年展的總策劃人後,他特別安排中國之行,並到訪劉煒的工作室,親自挑選連同本作在內的三幅作品,運回威尼斯參展一九九三年的雙年展。

《革命家庭系列:雲遊時光》描繪的兩位人物騎著兩匹巨馬,名副其實地長驅直進,踏上革命之路,尤見離奇怪誕,不可思議,充分展示劉煒《革命家庭》系列的關鍵精髓。此雙聯巨作在不同方面均別出心裁,盡顯優秀不凡。據文獻記載,在一系列以人類為核心主題的作品中,本作是唯一一幅繪有動物、並以此與人類題材同佔重要份量的作品,更是藝術家創作歷程中唯一描繪馬匹的畫作,展示此東、西藝術史上的重要象徵。此外,本系列大部分作品均在構圖中糅合不同的人像攝影元素,而本作則重新演繹周恩來總理騎馬的歷史照片。是幅博物館級畫作創於一九九三年,乃《革命家庭》系列的第二大巨構,尺幅僅次於另一幅三聯作,作為此短期系列的最後作品之一,更是罕有描繪劉煒雙親的優秀傑作。

在本作的訪談中,劉煒憶起他偶然發現周恩來的肖像,覺得其姿勢十分「好玩」。他隨後想到挪用他的姿勢動作,將父親繪於馬背上,並以母親重複騎馬構圖,看來便會更加「好玩」。如同系列中的其他作品,劉父軍容整齊,佩戴軍銜領章和勳章,表面看來是個威風凜凜的掌權人物。然而,仔細觀看畫中人的面貌表情,不難發現違和之處:他的目光一片茫然,滿面鬍渣,身上的三枚徽章幾乎像是隨意地掛上,軍服亦皺成一團。劉父指間夾著煙(此處另指劉煒本人,表現其煙不離手的形象),其翠綠軍服尤顯荒誕古怪,顯得空洞迷失、無所適從,滑稽可笑,與周恩來凜然的英雄形象大相徑庭。觀察畫中的劉母,可見藝術家描繪女性的典型形象,表現他對傳統美學的果敢反抗。劉母與其丈夫一樣,表現得無所適從,神情恍惚。她的皮膚黝黑,一頭短髮,配以中性姿勢,與傳統理想的女性氣質與形象相去甚遠。

畫中巨馬與兩位人物的滑稽形象的對比鮮明,牠們看來端莊高貴,古往今來忠貞不移,一直是人類的指定坐騎。畫作其餘的部分洋溢浮誇豔麗的色調,令人想起文革時期政治宣傳海報的俗豔色彩,而兩匹巨馬以中性的深棕色描繪而成,不具誇張手法,亦無荒誕扭曲,如同展現藝術家有意識或無意識的偏好,比起身邊的人類同伴,他更喜愛如此謙卑沉穩的動物。馬匹在世紀以來的軍事藝術及狩獵畫作中經常可見,當中包括法國浪漫主義時期法國大師西奧多·謝里柯(Theodore Gericault)以及歐仁·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的作品。然而,劉煒在本作中以馬匹作為構圖重軸以及表達藝術訊息的手法,在歷史上卻是非常罕見。他筆下的馬匹並不用以彰顯騎者的英雄形象,而是展現牠們自身的英雄本色。

劉煒曾表示本作原為《無題》,直至岪蘭觀看作品後,隨即取下別具詩意的畫題──《雲遊時光》(意大利語:Tempo di viaggi),表現出駿馬的輝煌氣派,彰顯藝術家獨特技法與筆觸的生動美學,更在經歷關鍵轉變及起伏的國度,展示當中悸動不斷的社會及精神力量。本作充滿諷刺和反叛拒從的意味,體現九十年代中國社會的新思潮,亦展現果敢無畏與反叛的雋永本質。如王氏所說,劉煒的畫作表現「變異的現實時間是對永恆時間的挑釁與作怪。」(同上,17頁)。《革命家庭系列:雲遊時光》充斥狂放不屑的態度,帶領觀者投進離奇古怪的變異現實,即使是片刻之間,觀者便會不禁自嘲,不會顧慮思量,也不尋求解脫。此作充分展現劉煒的英雄本色,見證歷久彌新的《革命家庭》系列,表達當中的頹靡鬱結與澎湃節奏。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