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56
  • 1056

今井俊滿 | 昇之太陽(五聯作)

估價
1,800,000 - 2,800,000 HKD
已售出
3,24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Toshimitsu Imai
  • 昇之太陽(五聯作)
  • 款識
    Imai, 61, Paris
    Toshimitsu Imai,1961,今井俊滿(每張作品背面)
  • 油畫、合成樹脂漆及礫石畫布 畫框
  • 162 x 130 公分 ,63¾ x 51⅛ 英寸 (每張)
    162 x 650 公分 ,63¾ x 256 英寸 (整張)
一九六一年作

來源

巴黎,Stadler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日本,大阪,國立國際美術館;東京,目黑區美術館;磐城,磐城市立美術館〈今井俊滿展1950-1989:東方之光〉一九八九年四月八日至五月二十三日、六月三日至八月三日、九月二日至十月一日,58至59頁(彩色圖版)

出版

〈今井俊滿畫集〉(日本東京,株式會社求龍堂,一九七五年),54頁(彩色圖版)
〈IMAÏ〉(義大利米蘭,Electa出版社,一九九八年),124至125頁(彩色圖版)

拍品資料及來源

旭日之色
今井俊滿

「他的色彩澎湃綻放,有如極致震撼的鳴響效果;其畫作質感醇厚濃密,像要煥發豐富情感…色彩在空間中潑濺四散,猶如史詩神話中的火山爆發,岩漿噴湧而出…紋理隨自然、永恆定律的節奏而來,他開始匯萃各種東方自然之秘,重複描繪月亮、海洋、雀鳥與火山的圖象符號。」—朱利奧·卡羅·阿根,意大利藝術史學家

《昇之太陽(五聯作)》創自今井俊滿重要的巴黎時期,彰顯其不定型藝術創作的巔峰。此優秀巨作逾六米寬,有如天地合一,壯麗宏偉,燦爛絢麗。本作於一九六一年創作,相信是最後一幅展示今井獨特革新不定形藝術風格的重要傑作,其創作風格以《當代時光》系列尤為著稱,旋即使他於五十年代中後期蜚聲國際。藝術家代表日本參加第三十屆威尼斯雙年展,一年後創下本作,當年更於巴黎施泰德畫廊舉行第三個個展,見證其創作高峰。作品以細緻銳利的色彩描繪而成,如法國藝評家米榭·塔皮耶(Michel Tapié)所說,呈現「極致豐富的繪畫魔法」。畫作有如夢幻仙境,令人聯想起太陽系,又如深海,金光璀璨,翠綠迷人,配土褐與神秘的青綠色調,色彩亮麗奔放。作品尺幅恢宏,壯麗非凡,一觸待發,乃今井姿態表現主義的代表鉅作,優雅而莊嚴,更是其關鍵時期的最後作品,實乃今井創作事業中最重要的傑構之一。

今井在日本名氣漸響亮之際,毅然於一九五二年遠赴巴黎,成為首位參與歐洲不定形藝術運動的日本藝術家。在塔皮耶的推動下,這些藝術家致力在戰後時期掙脫過去一切規則、形式與結構,摒除現代主義概念,不單著重非具象創作,更強調非幾何形式。他以日本年輕藝術家的身份投入不定形藝術運動中,其作於巴黎的早期作品展現出風格及題材上的巨大的轉變:前所未見的單色黑調背景中,綻放出濃豔色彩,純粹率性的情感將具體線條輪廓轉化為抽象姿態,畫面質感更見生動強烈。今井認識塔皮耶後,他積極實踐不定形藝術的奔放隨性,以及大膽率性的本能表達:摒棄所有線條與筆觸,開始在畫布潑濺厚塗顏料,並以刀堆疊塗層,或直接滴上顏料,塑造豐富圖像語彙。畫中起伏皺褶、遒勁筋紋與粗獷裂痕交錯其中,顏料塗層上的扭曲與割痕,以散亂沙礫增添自然生動的質感,漆面上更閃爍著夢幻的微光,令人聯想到傳統日本陶器。

今井嶄新的不定形藝術創作一鳴驚人,引起巴黎傳媒的關注。今井於一九五七年在巴黎施泰德畫廊舉行個展,詩人及藝術評論家瀧口修造在展覽圖錄中特別以「純粹魔法」形容今井畫作中原始率性的活力。而法國作家尚·雅克·萊韋克塔(Jean-Jacques Lévêque)亦以「純粹姿態」評論此展。這個關鍵性的著名展覽讓今井建立了國際地位,不但在其時的日本藝壇獨樹一幟,更在國際上帶動革新獨特的創作力量。相比起同期的不定形藝術家,以及傑克森·波拉克(Jackson Pollock)相類的行動繪畫,今井的日本情懷使他與眾不同,透過其清新生動的嶄新美學以及東亞文化視角,勘探人類存在的深層意義。早於五十年代中期,今井的作品已被不少知名藏家收入囊中,當中包括安東尼·丹尼(Anthony Denney),他早已賞識今井突破革新的視覺語彙。藝術家如盧齊歐·封塔納亦於一九五九年購藏數幅今井作品。一九五七年的展覽過後,佩吉·古根海姆與菲利普·多特蒙角逐購藏一幅名為《渾沌》、2 x 6米的今井巨作,最終作品納入多特蒙收藏。

今井於一九六一年創下本作,〈法國世界報雜誌〉亦於同年刊出有關其個展的評論:「畫作再次成為心靈的歷程」,當中「再次」是指從今井作品的燦爛光輝,令人回想起莫內的睡蓮。(〈今井俊滿:回顧1950-1989〉國立美術館,東京,一九八九年,9頁)如此精妙複雜的傑作看來粗獷起伏,同時絢麗輝煌,展現超然無邊的力量。相比今井五十年代的較早期作品,本作綻放閃爍金光,璀璨耀目,為藝術家其後在八十年代糅合「花鳥風月」傳統美學的作品帶來啟示。對於創作事業的自我評價,他只能避免自己步入姿態形式主義的絕路,並透過禪宗哲學中著重人與四季規律的和諧協調,致力保存不定形藝術的精神活力。他以自然作為發揮情感的動力,令人想到伊夫·克萊因(Yves Klein)的藍、金與粉紅主色畫作,吸收自然精髓。皮耶·雷斯塔尼(Pierre Restany)曾說:「克萊因與今井都是空中的創作者,前者探究真空中神秘奇幻的冶煉之火,以東看西;後者乘風創作,以西鑒東。」(同上,171頁)

雷斯塔尼亦說:「今井俊滿乘風創作:為畫作賦予明亮色彩,流露無形勝有形的神髓。他的畫作重新展現『瞬間當下之美』的傳統。」(同上,172頁)瀧口修造曾寫道,今井的藝術「趨向本源,回溯日本藝術中的原初元素。他的藝術傑作完全實現了符號與物質的統一…他的創作流露對古代日本陶藝中土與火的惻隱之心…面對歐洲畫作中的傳統技法,今井將要施展一種純粹魔法。」他一生對推動不定形藝術不遺餘力,積極推廣實踐創作,早於一九五六年即策劃日本首個不定形藝術展覽,並在日本推廣塔皮耶的著作及理論。他更在一九五七年帶領塔皮耶及喬治·馬修(George Mathieu)訪日,兩人其後更成為具體派的重要橋樑,在歐洲等地提倡具體派運動。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