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55
  • 1055

森田子龍 | 寒山(屏風)

估價
1,000,000 - 2,000,000 HKD
已售出
1,75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Morita Shiryu
  • 寒山(屏風)
  • 款識
    《寒山》,1969,森田子龍及藝術家鈐印一方(於標籤上簽署並貼於作品背面)
  • 鋁粉膠水及漆木板 畫框
  • 157.5 x 78.7 公分 ,62 x 31 英寸(每張)
    157.5 x 303 公分 ,62 x 119¼ 英寸(整張)
一九六九年作

來源

京都,山田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拍品資料及來源

線條的藝術
森田子龍

「把文字視為展示場所,讓書道作為外在形體,把生命的躍動表露無遺。」- 森田子龍

《寒山》氣派雄渾,筆勢猶勁,充分體現森田子龍獨創的書法美學精華:融合文學、文化和藝術傳統的表現形式;為書法注入新生命,成為當代藝術;通過強烈的意志、禪修、專注自控,展現絕對自由的藝術精神。《寒山》一名源自唐代詩僧寒山,其詩言淺意深,對後世影響頗深遠,亞洲各地禪宗和佛教學者尤愛誦讀其詩,甚至連一些西方作家如蓋利·辛達、傑克·克偌亞也讀過寒山詩作。寒山的詩與自由無羈的藝術人生是森田子龍的靈感泉源,他重塑詩人名字的形態,為東亞諸國共同而神聖的文化載體——漢字注入新鮮活力。

一九一二年,森田子龍生於日本兵庫縣豐岡市。一九三七年,他移居東京,在比田井天来的弟子、前衛書法家上田桑鳩的門下學習。一九四三年,森田前往京都,修煉和塑造個人的當代書法美學概念。在美據時期的一九四八年,森田寫了一篇題為《虹の様に一》(像彩虹一樣)的文章,講述一個在日的無名美國人,雖然不諳日語或中文,卻能欣賞毛筆書法之美;他指出那位美國人能「看見線條本身的美」(Bert Winther-Tamaki,《兩國碰撞下的藝術》,二〇〇一年,76頁)。森田在文中寫道,蒙德里安能超越文化本有的語境、馬蒂斯將所有形態極端簡化至純粹、簡單的線條,兩者都教他感動。森田主張書法是線條的原始藝術形態,他構想有一天,兩種藝術形式會高度合一,「猶如兩邊各立於東西方的一道彩虹」(同上)。

這些宏願在不久後成為現實。一九五二年,森田與井上有一和其他京都書法家共創「墨人會」,比其好友吉原治良成立的具體藝術協會早兩年。「墨人會」對藝術發展影響深遠,及至全球。一個字本身美或不美並不是兩位藝術家關注的重點,他們更在意如何把自己內心最純粹的感性毫無阻礙地引導出來,在心靈深處的帶動下,隨性舞動身軀和畫筆。森田是這個團體的領袖,他筆下破格的巨大抽象單字引人矚目,同時強調外在動態、內在力量和視覺美學的重要性。森田的作品紮根於現代禪學理念,以書法的形式揭示生命的動感韻律,超越智慧、情感或自我意識。一方面,森田激發出漢字本身所具有的獨特繪畫潛質,將書法從傳統規限中解放出來;另一方面,其作品中嚴謹的禪意和精神保存了抽象藝術精髓,同時為畫面注入「氣」與「生命」,而這正是西方抽象表現主義藝術作品有所欠缺之處。

自一九五〇/六〇年代起,森田子龍已在海外獲得廣泛讚譽,更獲得不少知名機構邀請舉辦展覽,包括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聖保羅雙年展、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以及悉尼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森田還是一位高產的作家兼編輯,自一九五一年起每月出版《墨美》月刊,孜孜不倦三十載。這本月刊成為跨文化的藝術創作交流渠道和論壇,促進了日本和西方藝術家之間的友誼和合作。一九五一年,《墨美》創刊號以法蘭茲·克萊恩的作品圖片為封面,並刊登了這位藝術家的一封感人信件,森田和克萊恩的畢生友誼便是從此開始。此後每一期《墨美》旨在探討書法、抽象藝術、設計、雕塑、建築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亦介紹許多著名藝術家的作品,例如野口勇、馬克·羅斯科、馬克·托比等。此外,森田周遊世界各地,在歐美多間大型機構舉辦講座,包括芝加哥藝術博物館、德國國家藝術館,在日本書法和西方抽象藝術之間搭起一座生機勃勃的互動橋樑。

日本書道的歷史始於古代日本旅者從中國引入漢字系統。自此以後,漢字被內化吸收為日文的一部份,經歷種種變化,過程令人驚嘆:那是與書寫動作一種直覺性的拉鋸與妥協,用者逐漸掌握發揮日本文字原有的細膩內涵。或許正因如此,日本戰後重建時期,一眾前衛日本書法家回歸漢字根源,解構書寫與文字、形式與涵義之間難以捉摸而又歷久常新的關係,而森田子龍則重新定義了「書寫」與「形態」的意義。《禪與美術》(一九五七年)作者久松真一的文章經常刊登於《墨美》,誠如他所言:「所寫者亦乃書寫者;形式,非由造形而成,而乃自無形而生」(引述自《一九四五年後的日本藝術:仰天長嘯》,一九九四年,131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