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

雪裡花
綠色的紋理
二〇一八年作
壓克力畫布
100 x 120 公分 ,39⅜ x 47¼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綠色的紋理》和《老人床底下的庭院》是馬來西亞頂尖藝術家雪裡花及拉菲伊·加尼的傑出作品,滿載能量而發自肺腑,展示藝術家對抽象風格的掌控自如。雪裡花可說是馬來西亞最重要的資深女性藝術家,以抽象藝術來捕捉身邊事物的形態以及內在精神,而拉菲伊則透過抽象語言,令人憶起過去,並產生怪誕的想像。兩件作品都滿載直觀的力量,將私密的本源透過一套放諸四海皆能產生共鳴的語言表現出來。

對學裡花來說,抽象形式無處不在,亦無所不知,存在於每個個體之中。她解釋道:「你看見一個圓筒或是其他任何形狀…當你把它打開之後,(你會發現)它就在你身邊,鋪天蓋地...並沒有物件存在的痕跡…也許觀者會在抽象畫內看到形像,但那不是重點,因為,你如何看自然之內的動作、自然之內的形式及形狀,其實更多是發自內在的。感覺就在你之內...」

在其作品《綠色的紋理》裡面,菱形色斑爆發於畫面之中,生動活潑,每塊色斑顏色外滲,與其他色塊溶合,超自然地懸於半空,背面則是一片空洞的漆黑。雖然色塊隨意斑駁,然而並不超越畫面邊緣,反而在長方形的空間構建限制內小心地浮動。各種形狀的排列一絲不茍,營造出似是圖案的印象。這位藝術大師引用了其母親蠟染布料上華美而又樸實如牧師服般的圖案來完成本作構圖,這一直都是她個人美學理念的精髓所在。

雪裡花雖然以馬來西亞藝術家的身份為人所識,但是她亦全心擁抱自己印尼巨港的根源,並將自己的身份認同與先祖淵源聯系起來。她作畫時會聽馬來西亞的古典音樂,也會聽印尼的古典音樂,如巽他的齊特琴及竹笛音樂等。活潑的原色帶有韻律地脈動,捕捉了如同超然的、視覺的旋律的輕盈動感。

在《老人床底下的庭院》裡面,拉菲伊回憶在馬來西亞吉蘭丹度過的童年。他在這個偏遠的小鎮接觸不到書籍、互聯網或小鎮以外的生活。他的父親曾經遊歷亞洲各處,為了激發兒子的想像力,為他講述遠方各地的故事。藝術家解釋道:

「 他總是有些東西要讓我看,令人有滿足感的東西,不管那一天有多糟糕、生意有多壞、心情有多差…我想讓我的孩子明白,如果要找到美麗的東西,應該往床底看看。所以整件東西都在這裡…它是感情的依賴。你有矛盾。你一定要抓住希望。」

這「花園」對拉菲伊來說意義深重,他用之作為生命現實的比喻。他昂然堅守宗旨,認為栽種任何東西(例如花園)所付出的努力、汗水和艱辛都會在看到它開花、成長的一刻得到回報。

兩件作品都深具個人意義,視覺效果強烈、色彩繽紛璀璨。在創作這兩件獨特作品的過程當中,藝術家同時簡化並強化形式,以喚醒物質世界的基本活力。他們透過個人風格強烈的抽象作品表達自我,重燃記憶,再敘早已流逝的故事,重新喚起對未來的希望,並喚起過往。他們誠實表現自己脆弱之處及自身靈魂,利用抽象藝術超越現實的可能性,成為馬來西亞藝術界兩個響亮的聲音。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