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

山崎鶴子
作品
二〇〇九年作
款識
TSURU
TSURU YAMAZAKI,山崎鶴子,2009(作品背面)
著色染料、漆料及稀釋劑於錫板
86 x 100.5 公分 ,33⅞ x 39½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巴黎,Almine Rech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點石成金

此作有如天馬行空,縹緲輕逸,卻又自相矛盾般地帶著一股粗獷質樸;畫面上的粉紅色、藍色與黃色熾熱奔放,卻又在金屬表面化成一朵朵悶悶不樂的愁雲,延續山崎鶴子對金屬媒材特質一貫的情有獨鍾。山崎是吉原治良早期的學生,亦是唯一經歷了「具體美術協會」從成立到解散的女性藝術家。不久以前,山崎仍是其中一位最鮮為人知的具體派成員,直至最近才開始重新獲得關注和賞識。剛踏上藝術之路的頭幾年,山崎喜歡使用諸如錫、鋅等具有反射表面及延展性強的金屬,並偏愛染料、彩漆和稀釋劑,以製造液體的漫淌痕跡和熒彩的漸變效果。她的創作自成獨特美學,帶出金屬之所以為「物」的本質,以及《具體美術宣言》中強調的「時間的破壞」和物質的「消亡」,可見山崎在物質化學和物理轉變方面的前衛探索早已超越同輩。

山崎鶴子一九二五年生於兵庫縣蘆屋市。她在一九四六年出席了吉原治良在同市舉辦的一場講座,一年後就開始跟隨這位具體派鼻祖學藝。一九五四年,山崎成為「具體美術協會」的始創成員,直至一九七二年協會解散為止;期間,她曾於一九六三年在具體藝廊舉辦個人展覽。五〇年代,法國藝評家米榭·塔皮耶在看過山崎的作品後,建議她改用畫布作畫,原因是金屬不夠持久。山崎改用畫布一段時間後,終究還是回歸金屬的懷抱,並在接下來的數十載持之以恆,繼續鑽研金屬、顏料、色彩和反射表面各自的特性,以及它們之間的相互作用,這一切都較後現代關於視覺、認知、現實和虛擬的探索來得更加超前。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