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33
  • 133

趙無極 | 10.1.68

估價
估價待詢
已售出
招標截止

描述

  • 趙無極
  • 10.1.68
  • 款識無極ZaoZao Wou-Ki,10.1.68(作品背面)
  • 油畫畫布
  • 82 x 117 公分 ,32¼ x 46 英寸
一九六八年作

來源

里昂,Art Themes 畫廊
私人收藏
香港,蘇富比,2011年10月3日,拍品編號781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舊金山,舊金山美術館〈趙無極繪畫展〉一九六八年五月八日至六月十六日

出版

〈趙無極〉尚·雷媽利著(巴塞隆納,Hier ed Demain出版社,一九七八年),圖版378,295頁
〈趙無極〉尚·雷媽利著(紐約,Rizzoli出版社,一九七九年),圖版378,295頁
〈趙無極〉尚·雷媽利著(巴塞隆納,Cercle d'Art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圖版40,335頁
〈趙無極〉趙芷姮著(台北,大未來畫廊,二〇〇五年),83頁,彩色圖版

拍品資料及來源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與來每獨往,盛世空自知;行道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王維《終南別業》


火焰宇宙
《10.1.68》閃耀明亮強烈的光輝,流光溢彩,輝煌燦爛,乃趙無極用色最為瑰麗醒目的卓越鉅作之一。灼熱的珠光藍色透過峽谷中燃燒的熊熊巨火,色彩與光線在此追逐纏繞,交織出一幅恢弘磅礴的壯麗畫卷。亮麗迷人的橙色調令人想起刷新藝術家世界拍賣紀錄的《1985年6月至10月》中如烈焰般的色彩,而藍色則是趙無極不同藝術階段均鍾愛使用的顏色。藝術家曾經解釋道,他對藍色的深刻理解來自早期於巴黎的生活經歷,他在那裡欣賞過一幅喬托畫作,描繪身著一襲藍袍的聖母瑪利亞。趙無極於《10.1.68》中選用純潔無瑕而崇高靜謐的藍色, 溫柔安詳而激情澎湃,籠罩著超然無上的氛圍,在富有精美結構感和層次感的橙黃色和焦茶色烘托下尤為如此。在這幅宏大燦爛的畫卷上,趙無極的姿態藝術語彙浸潤飽滿情感,在線條與形狀、色彩與輪廓間巧妙譜出一曲動人心魄的交響樂章,以其全神貫注的直覺和一絲不苟的畫工,為畫作營造出令人沉醉而極具動感的氣氛。《10.1.68》洋溢自信筆觸和燦爛色彩,五十年後依然令人無法抗拒,其散發出的熠熠風采仍不減當年。


趙無極的藝術在六〇年代再創巔峰,於五〇年代末期,他毅然決然地放下已建立起的藝術成就,拋開具體的形象,取法北宋名家范寬在創作上提出的心得:「師古人不如師造化、師造化不如老心源」,朝內心深探,將自我的內在世界化為靈感源頭,通過色彩的開展與融合,在畫中追求一無極的抽象世界探索。他藉此思考對於宇宙的種種問題,畫那些寫視覺上看不見的東西,那生命之氣、風、動力、形體的生命,與他內心煥發的情感,創作了六〇年代著名的「抽象風景系列」作品。

許多知名畫家與藝評家對他該時期的創作均大為讚賞。如六〇年代初期,曾獲威尼斯雙年展繪畫大獎的藝術家馬內榭(Alfred Manessier)在寫給趙無極的一封信中即提到「我靜靜的傾聽,把心打開,來接納你經由繪畫想對我說的最緊要的話 … 你的畫很美,朝娛樂技巧的純屬,你現在的畫更真實,我想我可以這麼說,你已超越了以前所畫的一切。」(《趙無極自畫像》趙無極、梵絲娃、馬凱著,藝術家出版社出版,台北,1992年,120頁)畫家如文人自古相輕,然而,來自東方的趙無極,卻與許多享譽國際的藝術家建立起終身輕易,作品並為其衷心欣賞,足見他的過人之處,與其超脫國際、身份、語言藩籬的動人藝術之美。

趙無極的知名度在60 年代達前所未有的佳境。其法國經紀人—法蘭西畫廊(Galerie de France)的米雅安(Myriam Prévot)為他在當地與其他國家的畫廊、博物館舉辦許多展覽,打開了他的國際知名度。讓他與許多西方抽象表現主義健將,如哈同(Hans Hartung)、蘇拉吉(Pierre Soulages)一同展出,如趙無極所言,「此使他在已成名的一代中,佔了一席之地」。除法蘭西畫廊外,國際知名畫商如紐約的庫茲(Samuel Kootz)、馬蒂斯(Pierre Matisse)也爭相與其建立長期的合作關係。趙無極的作品一方面承襲了宋元中國山水畫、書法藝術的東方美學精粹,一方面融合西方繪畫技法、對於色彩與光線的重視,並將其重新演繹,創作出融合中西之長的嶄新抽象語言,除帶領中國藝術的復興,更於國際藝術潮流中卓絕而立,此讓他深獲重量級畫商的青睞與追捧。

在此期間,海外邀展亦接踵而至,如一九六七年他受邀參加法國麥格基金會(Maeght Foundation)的「十年活著的藝術1955-1965」(Ten years of living art 1955-1965)大展,與沃荷(Andy Warhol)、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等246位知名藝術家一同展出;一九六八年於美國各大美術館,如華盛頓國立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Washington)、紐約大都會美術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巡迴展出的『法國繪畫1900-1967』(Painting in France 1900-1967)展覽中,其創作也在此之列(《趙無極1935-2008》弗朗索瓦.馬凱、揚.亨德根編,季風美術出版社出版,香港,2010年,351頁), 足見他已深獲國際藝術世界的肯定。同年,舊金山美術館亦為其舉辦了一盛大的「趙無極個展」,當中收錄了不少珍品,而最引人矚目的展品之一,即為是次作品《10.1.68》。

趙無極於此創作中一反該時期在單色畫面上典型相近色系的運用,大膽地選擇了具高度對比的青藍與橘紅色彩,讓他們在畫布上相互碰撞、衝擊,製造出若電光石火、生機灼灼的光華。南朝文學家劉勰在其《文心雕龍》「聲律篇」裡曾談到「異音相從謂之和,同音相應謂之韻」(《筆紙中國畫》趙廣超著,三聯書店有限公司出版,香港,2003年,73頁) 高反差的色彩如同音樂裡互異的音頻,趙無極在此如一嫻熟的音樂家展現高妙的駕馭手法,讓他們互相配合又彼此呼應,透過衝突與差異,在畫布上產生動能與力量的激盪共鳴。而透過他揮灑自若的大筆刷,一宛如天地複興的意向空間,在我們眼前展現。我們可在其筆勢的運動與節奏上體會那種隱而不言的生動氣韻,與那流動雄健的生命力,當中纖維般的黑線條若不同頻率的脈搏震撼其中,不但書寫著藝術家對於生之熱情,並引領觀者在其中徜徉。整體洋溢著一種向上揚升的精神,強烈的震撼觀者。

然而若回顧趙無極創作此作品的一九六八年,實為動盪的一年,該年正逢中國文化大革命,趙無極遠在中國的銀行家父親被列為批鬥的對象,逢此家國劇變,無疑帶給他巨大的心理與情感上的衝擊,但他將此化為創作的動力,訴諸筆華;然而奇妙的是,在此畫境之中,觀者或感受不到那沉滯的痛苦與鬱悶,反而有種昂首向前的勃發生機。此令人憶起王維的《終南別業》一詩,詩是這麼寫的:「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與來每獨往,盛世空自知;行道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人生的旅途上,或許有些事情只能自我經歷,趙無極如同詩中的主角孤身入南山,山中自有凶險與美景,其中的酸甜苦辣只能自己體會。倘若能隨遇而安,也能境隨念轉,漫天遍野無境不得心。生命無限,如水窮、雲起,一切都在生減之中,雖孤獨處困卻悠然自得。《10.1.68》無疑深刻地記錄和反映這個時期趙無極的人生歷程和情感動盪。在此作之中,我們看到一個寬大而深刻的藝術生命。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