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

白髮一雄
無題
約一九七〇至一九八〇年代作
款識
白髮
白髮一雄,Kazuo Shiraga(作品背面)
油畫畫布
27.3 x 22.2 公分 ,10¾ x 8¾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日本,私人收藏
南肯辛頓,佳士得,2015年10月14日,拍品編號5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相關資料

「[不誦經]我不安心,也不想畫畫。只有誦經之後,才覺心安,覺得可以把一切交托神明,我想這就是「他力本願」的意思。」

白髮一雄


得道

白髮一雄作於七十年代的畫作尤其珍貴超卓,它們揭示藝術家與密宗佛教日益緊密的聯繫,這段過渡期的藝術創作影響深遠,但卻鮮為人知。一九七一年,白髮一雄在延曆寺皈依天台宗出家修行;翌年他重新習畫,開始以佛教神明為筆下作品命題。《無題》、《五色三味》與《十界圖 餓鬼·畜生界》三幅瑰麗畫作則是創於此時段的優秀典範。除了見證藝術家通過創作的用色、媒材及題材沉浸佛學並深入探討其奧秘,更展示了藝術家在七十年代間重拾他在五十年代曾嘗試過的不同繪畫方法,例如利用木棒、木板及刮墨刀等繪畫工具。這些嘗試似乎意味著白髮一雄在身體和精神上與藝術的關係逐漸蛻變。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展覽〈具體派:燦爛的樂園〉的聯合策展人蔡宇鳴(Ming Tiampo)評述,白髮一雄於七十年代創作的抽象繪畫「同樣洋溢活力,但情感較為平和」。上述三件作品乃受到佛教教義啟發而成,蘊含藝術家對身體、藝術與精神極限的無止境探索,並見證了藝術家邁入藝術生涯的全盛期。

《無題》畫面色彩斑駁,白髮一雄率性一抹,鮮豔澄亮的嫣紅黃錦既如虹光乍現,亦如泉湧瀑布,生機勃勃,令人注目驚嘆。本作創作之時,畫家已經歷具體派階段,因此呈現出更加凝煉的藝術技巧和風格,尤其足畫的技法更是爐火純青、揮灑自如。儘管白髮一雄憑藉用腳繪畫的革新畫法而著稱,刮墨刀的痕跡在畫作中央的一彎紅黃混色中依稀可辨,筆觸之輕快釋放出歡欣鼓舞的力量。對他而言,藝術代表重生與解放,一種通過自我與自己溝通的方式——回想他於一九五五年進行充滿歷史意義的表演《挑戰泥土》,另一位具體派藝術家金山明寫道,結束時白髮一雄從泥土中站起身來,「彷彿剛剛沐浴過一般,煥然一新」。(Kanayama Akira,<白髮一雄>,《具體》,編號4/第4期,1955年,第9頁)本畫構圖精微熟練,張力集中在中央而得到平衡,儼然宣告藝術家出家後精神上的提升、對喜怒哀樂的自如釋然——他擺脫了焦慮與不安,沉醉於身體、繪畫與精神當中。白髮一雄的動作姿態的中心概念是「個人本質」,即天生的特質和能力,是塑造自我的原動力。對這位藝術大師而言,藝術創作是與自己的「個人本質」連繫的渠道。

作於一九七六年的《五色三味》乃白髮一雄禪修成僧後一創作極致。藝術家通過作品標題、選色及抒發模式展現其修道之悟。作品標題中的五色,可指佛門宗派或佛教旗上的藍、黃、紅、白、橙五色。在南傳佛教裡,五色合一便是釋迦牟尼佛得道時的佛光耀放,有普度眾生向佛之義。而白髮一雄的刮墨刀下五色則宛如日月飛輪,在《五色三味》中形成一圈圈深邃漩渦,彷彿呼應著象徵密宗佛教裡大日如來佛的圓形標誌。秉承藝術家的創作風格,狂艷奔放的大筆揮毫賦予作品旋舞般的張力。然而本作動靜有方,控制得宜,華糜眩目的能量漩渦看似循環不息,讓人聯想起中國五行學說中金(白)、木(藍)、水(黑)、火(紅)、土(黃)相生相剋的大自然結構運作。這與釋迦牟尼佛宣講的〈華嚴經〉教義「一切即一,一即一切」如出一轍,強調世間萬物既不能無故而成,也不能無故消滅;它們只是經歷不斷轉化,以另一形式體現。這也似乎意味著白髮一雄在透過作畫實踐《五色三味》中的「三味」,亦即心無旁騖的佛教術語,讓思緒轉化成一度氣,醞釀後流遍一身經脈,轉化成激烈揮灑,映入眼簾的畫作再次推動思緒,創作過程再予循環,禪修意境甚盛。白髮一雄皈依的天台宗恰巧屬奉〈華嚴經〉為寶典的大乘佛教的日本分支, 可見出家歷練對藝術家影響非淺。

與《五色三味》同年完成的作品《十界圖 餓鬼·畜生界》體現了藝術家揣摩禪學的另一種身體與心理層面。有別於前者,此作用色更為濃稠,突顯藝術家厚重澎湃的筆觸,如欲掙脫畫布束縛,傾瀉突圍。作品乃藝術家對佛學十界(六凡四聖)裡的煉獄——餓鬼界與畜生界——的激昂演繹。陰暗的褐紅和烏黑彷若表現了幽冥中的獄火焚燒,藍調迂迴扭動的動態則暗喻了前世惡多善少者受盡飢饉貧乏的惡報之苦。藝術家婉轉透過本作強調行德以完成人生志願,其實與其個人的修行經歷息息相關。白髮一雄入僧籍的天台宗延曆寺重視以身體實踐靈性鍛煉的悠久傳統,如在深山中苦行冥想和習武。他們深信通過走遍靈山社寺進行刻苦的身心修煉,便能體悟佛學六凡(包括餓鬼道與畜生道),從而昇華四聖,修以真諦成佛。這種鍛煉靈性的方式與白髮一雄利用身體或時而暴力的創作手法完全吻合。而本作中央的那一抹灼亮的黃色彷如藝術家栽植的一線希望,隱喻只要立心向善,也可獲得救贖。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