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

山口長男

一九八一年作
款識
《就》,一九八一年七月,山口長男(作品背面標籤上)
油畫木板
27.2 x 34.8 公分 ,10¾ x 13¾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名古屋,Oise 畫廊
私人收藏
東京, SBI拍賣公司,2017年2月18日,拍品編號112
日本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我的圖像永遠是宇宙的。換句話說,人類、野獸、植物、樹木、泥土、岩石和其他存在的事物,都包含並概括在宇宙的生命中。」

山口長男


土地的靈魂

山口長男的經典抽象作品在戰後日本及韓國前衛藝術史上產生了重要影響,《就》與《流》便是當中典例,畫工精美又發人深省。山口獨特的藝術作品以其厚塗肌理顏料,及由黑色、赭黃與紅褐組成的標誌性獨特色調而獨樹一幟。藝術家早在一九五〇年代中期便開始於全球知名機構內展出,包括聖保羅及威尼斯雙年展。一九五九年,古根海姆博物館的大型揭幕展上,一件山口作品置於一樓圓形大廳的醒目位置,旁邊便是康斯坦丁·布朗庫西的代表作《王中之王》,見證藝術家的重要國際地位。

山口於一九〇二年出生於日本統治下的漢城,十九歲時回到東京學習西方繪畫。一九二七年畢業後,山口成為了第一代遠赴巴黎求學的日本藝術家。他一九三一年學成歸國,回到東京,加入了「二科會」(Nika-kai),即日本戰前最重要的前衛藝術團體之一。一九三〇年代後期,山口與斎藤義重共同創建了更為進取的「九室會」(Kyūshitsu-kai)團體,在齋藤影響下,幾位學生創立了「物派」(Mono-ha),戰後成立了知名「具體派」(Gutai)團體的吉原治良也曾受到齋藤熏染。

戰前時期,山口的藝術創作屬於半抽象式,人物與風景隱入厚重的黑色線條和大塊色彩中,令人想起野獸派風格。一九五〇年代日本前衛藝術運動再次興起時,山口的藝術風格已經轉化為純抽象式。他摒棄畫筆,直接用調色刀創作,在精簡構圖上厚塗顏料,於深黑背景中以紅褐色或赭黃色畫出集合形狀。一九六〇及七〇年代後,這些形狀逐漸演化成巨大的單色矩形,在周圍的黑色虛空中不斷膨脹。儘管每個單色區域顏色一致,但各自具有獨一無二的個性與魅力,均散發出如宇宙般的厚重靜謐感。

山口的色彩理念乃藝術家向自己的出生地朝鮮半島致以敬意。其理念在兩方面與紐約色域繪畫藝術家的方式不同。首先,他的顏料塗層如雕塑般具有形觸感,與平面色域繪畫迥然不同。其次,對色域繪畫藝術家而言,色彩從形態及客觀條件釋放而出,獨立成為主題。而山口的色彩自始至終仍與主題、物象、媒介及形態密不可分。他的單色創作深植於世界之中,以大地的土壤作畫,塑造現實的基本元素,給予自然精髓的滋養,由此不難發現,縱然他的抽象藝術色彩及形態嚴謹,卻又異常豐沛,靜穆安寧,與皮耶·蒙德里安的素淨造型及馬克·羅斯科的悲情格調對比強烈。

從國際戰後藝壇的角度審視山口的藝術作品,會更令人稱奇。一九五〇及六〇年代期間風靡的前衛藝術由歐洲不定形藝術和美國抽象表現主義主導,以表現主義和姿態繪畫蓬勃發展。山口將手勢與單色、藝術衝動與重複過程結合,同時探索無邊無際的表達方式,亦追尋精神與真相,是當年最著名的成功藝術家之一。儘管他已在國際藝壇功成名就,卻從不忘記提攜亞洲前衛藝術的年輕一輩藝術家,常常親身指導乃至出資相助。山口曾於武藏野大學任教二十載,廣受日本學生尊敬愛戴,其影響亦遠至韓國:金煥基曾在困難時期受山口慷慨照顧,贈予畫筆、顏料及畫布供其創作。李禹煥亦曾公開表示山口長男對其藝術與思想均有重要影響。後世見證山口的默默耕耘與開拓視野定義了遠東戰後前衛藝術發展,一九七〇年代強調自然與物質的「物派」,以及秉持極簡主義重複過程美學的「單色畫」,均與山口的藝術風格產生共鳴。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