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

上前智祐
無題
一九六四至一九六六年作
款識
64.5,上前智祐,1966(作品背面)
油畫木板
162 x 91.4 公分 ,63¾ x 36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私人收藏
東京,SBI拍賣公司,2012年12月8日,拍品編號105
私人收藏
香港,蘇富比S|2畫廊〈亞洲前衛藝術:具體派傳奇〉2015年3月,編號24
現藏者購自上述展售會

展覽

香港,蘇富比S|2畫廊〈亞洲前衛藝術:具體派傳奇〉二〇一五年三月十三日至二十七日,編號24,83頁,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這些場景包含不可思議、如雕塑觸感之美…它們與煉鐵高爐擁有相同特質,其形態對我產生了深深的情感影響。縱然我與它們朝夕相對,我仍對如此嶄新的美學視野著迷不已。」

上前智祐


從勞動到光明

《無題》畫面猶如一團炙熱的熊熊焰火,乃上前智祐具體派先鋒時期的重要作品之一,創作於上前一九六六年具體美術館舉行的藝術家個展的童年。此作展現上前氏獨創的「蝟集」或「稠密」美學,施展濃豔生動的起伏紅彩,包羅色彩繽紛的細密塗層。此畫法繁重費力、畫者務須一絲不苟地在畫布上逐點耕耘,用短促而密集的筆觸堆疊顏料,見證時間痕跡,過程專心致志,成果熾熱如流焰,令人聯想到點描派、或梵谷晚年的作品。在一九五八年「新世代國際藝術:不定形藝術與具體派」展覽上,上前智祐一幅類似的紅彩單色畫作與伊夫·克萊因和尚·保羅·利奥佩爾的作品比肩而掛,後來被著名英國收藏家安東尼·鄧尼購藏。在藝術界極具影響力的法國藝評家米榭·塔皮耶亦非常欣賞上前智祐的點描派風格作品,足證上前氏的前衛創新力和藝術貢獻。

作為具體派的始創成員,相比草間彌生、馬克·托比、佐爾坦·克梅尼、艾豪等國際知名當代藝術家,他早已默默發展積累過程的獨特美學。他的「稠密」畫作呈現獨特的感性氣質,其創作是一段沉浸於內省、繁複耗時,猶如苦行清修的過程,現今更重新獲得國際關注。同為第一代具體派藝術家,其他人偏向運用爆炸性和表現主義風格的方法,或作表演性質的行動繪畫,上前智祐則與眾不同,他沉默地埋首於繪畫,耐心、縝密地一筆一畫完成作品。他的創作過程建基於艱苦忍耐的精神;他形容自己在這個精疲力竭的過程中「投入了一部分靈魂、縮短了壽命,為的是賦予作品生命」。藝評家加藤義夫說:「與其他(具體派)藝術家的即興行為相比,(上前的)千百次縝密繁複地逐點堆疊,帶著節制的感性…它的核心精神可謂是他對個人自由的演繹」(加藤義夫,「迴響著時代噪音的靈魂:上前智祐的生平和作品」,〈上前智祐的世界〉東京,二〇一三年)。

一如藝術家其他作品,本畫充滿躍動能量,這與他早年在鑄鋼廠的工作經歷有關。上前曾寫道:「我永遠無法忘記那滾熱沸騰的熔鐵,還有它流入鑄模前,在吊機上散發的熾熱亮光…整座工廠像是一個精緻的魔法城市」(〈上前智祐:孤獨之路 〉(香港,二〇一五年)76頁)。他憶起當時如何痴迷地看著鋼鐵掉進冷卻槽裡,「噴射出瀑布般的火花」,再變成「發光的長條」,最後消失於黑沉沉的水中。他說:「我在工廠裡見到的環境和設施,還有那些材料,成為我的創作基礎」。(〈上前智祐的世界〉東京,二〇一三年)工業生產環境裡待發的能量,在他的畫中化身為重疊交匯的迅疾筆觸,再次被呈現出來。

上前的作品展現對媒材的深刻理解和投入,或許比其他具體派藝術家更甚,真正體現具體派欲將生命和靈魂注入物質的理念。藝術史學者本江邦夫如此評論上前智祐的藝術:「這是一場頭腦(心智)和手藝(感覺)的精彩融匯。我們為何會忽略這樣一位擁有獨特才華、無可比擬的人物,直到今日才將他想起?」(同上)上前智祐是少數一直留在具體派的成員,直至它在一九七二年解散。在他的藝術生涯中,上前氏一直探尋媒材與物質的界限。他的早期作品用油彩,筆觸有時變長。他的實驗媒材包括鋸屑、火柴、雕塑;到了八十年代,他開始用布料和線創作。他熱衷試用各種非傳統媒材,一直孜孜不倦地嘗試為物質注入生命。在九十年代,他開始運用可複印的媒材如絲網和木板印刷。

此時,上前依然對媒材保持心無旁騖、幾乎虔誠的態度,誠如〈具體藝術宣言〉所說,「在具體藝術的世界,人類精神和物質互面交碰,同時保持距離…物質完好保存,表露自身特性時,便會開始訴說故事,甚至會吶喊發聲。要充分利用物質,便要善用精神。透過提升精神,物質便會隨之昇華,達至精神的巔峰」。本作展現純粹的視覺力量,見證具體派以及上前早年始創實驗的關鍵變革,為當代藝術未來發展開創先河。加藤指出:「(上前)在五十年代從抽象表現主義,到猶如極簡主義的旅程,說明了他對於自己所處時代的深刻認知。上前的創作與全球文化變化息息相關,他的作品不僅充滿時代意義,更預示了將來的藝術潮流。」(同上)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