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

鍾泗濱
1917 - 1983年
無題(雙聯作)
一九七二年作
綜合媒材畫布
61 x 46 公分 ,24 x 18⅛ 英寸(每張)
款識
Soopieng,1972(每張作品背面)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新加坡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抽象二元性

《無題》畫面看似複雜卻不失和諧,在鍾泗濱的芸芸傑作之中一枝獨秀。此作創作之時正值鍾泗濱大膽實驗創新的時期,這幅一九七二年的複合媒材作品是藝術家涉獵抽象派的鐵證,可見他對風行草偃的先鋒派藝術心馳神往。《無題》構圖剛勁有力,處處流露出藝術家大膽探索的精神,可追溯至風靡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的極簡主義、立體主義和歐普藝術運動。雖然作品參考眾多藝術門派,但它並不因襲舊例;此作集這位南洋畫派藝術家的代表性特色於一身,展現出畫家對東方哲理中「平衡」的追求。《無題》極為珍罕,為鍾泗濱此類創作的少數已知作品之一。

本作的特色在於畫面上的精細幾何圖形以及使用雙聯作形式,是戰後抽象藝術家為觀者創造出超凡視覺與精神體驗的矚目典例。透過在黑色背景上仔細地黏貼剪碎的帆布塊,鍾泗濱成功在畫面上拼出一個精巧絕倫又神祕莫測的世界。

眼前作品由兩張畫幅構成,畫面呈兩個巨型長方體,置於黑色背景之上。兩個矩形中均見較小的幾何圖案,包括正方形、圓形及不規則矩形等,它們在畫中彼此結合、互為一體,衍生出一種跨越對稱與不對稱之間的微妙張力。《無題》裡的圖形組合有條不紊、精準細緻,畫幅更洋溢著一種有機抒情的意念,後者於畫家自一九七零年代起所創的罕見多媒體作品中深具代表性。憑藉對媒材的驚人敏感度,鍾泗濱以拼貼方式在畫幅裡創造出強烈的幻視錯覺與三維效果,他將帆布材剪成大小不同的正方形,然後把它們一絲不苟地貼在畫布的黑色空間上,排列出一個個方形圖案。這些小巧的帆布片從象牙到淺棕,色彩不一,在畫幅上營造出一種馬賽克般的和諧感,叫人想起藝術家一些浮雕作品裡出現的金屬元素。鍾泗濱在畫面上精確地運用了變化多端的色調,為這些矩形圖案增添了深度與韻律,畫中某些區域看似從畫面突起,侵入了觀者身處的空間,另外一些則彷彿後退到畫面深處。這些蒙太奇圖案的邊框都以一根細線勾勒,為圖形增加了一圈凸起的紋理,宛如把這些移動形體全部包圍其中。

鍾泗濱於一九六一年在倫敦的雷德芬畫廊以及翌年於 Frost & Reed 畫廊舉辦展覽後開始鑽研抽象藝術,躋身國際一眾前衛藝術家之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及後殖民主義時期後致力開闢嶄新的視覺語言及文化身份。當時西方世界忙於在冷戰的硝煙中重建,東南亞等地卻因其獨立國的新身份迎來了轉型,在高速工業化和城市化的猛攻下掙扎挺身。因此,抽象藝術成為了藝術家解放自我的途徑,讓他們得以在急速變化的世界中,找到應對種種混亂、空虛或富足的方法──一個革新自身藝術傳統和發展全新視覺身份的機會。作為南洋畫派的先鋒人物,鍾泗濱開創出一種全新的創作方式,經過不斷的實驗與嘗試,藉抽象藝術表達無限可能。相較於他創於六十年代初仍然保留筆觸較為寫意的抽象作品,《無題》顯示出藝術家的成熟抽象風格,是鍾泗濱藝術邁向幾何形象及形式的典型示例。

此作震撼人心、氣勢磅礡,畫面中圓形和正方形和諧交錯,平靜悠然之中可見創新精神,刺激觀眾反思形體與生命的本相。為了探求戰後及後殖民時代的生活意義,鍾泗濱把物體性及物質性的核心原則巧妙地玩弄於筆下。他不僅突破了純粹的表達形式以及物體真實性的囹圄,更探詢了作畫過程本身的意義。藝術家藉由挖掘媒材的無限可能性解構長期以來的繪畫標準,不囿於畫筆畫布及顏料的創作方式、亦不把畫布視作一個基底,反而運用畫布創造出不同紋理、主題和形態,令畫面構圖充滿空間與深度。他以獨一無二的藝術創作,將典型的東南亞工藝史與西方的抽象藝術話語融為一體,為自己的作品制定核心原則。由此,他的成品可見虛空留白、用筆上色以及東西方氣韻的盛大交融,為超然一切的崇高生命力量高唱讚曲。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