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7.11.66
一九六六年作
款識
無極ZAO,66
Zao Wou-Ki,7.11.66(作品背面)
油畫畫布
55 公分 ,21⅝ 英寸(直徑)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巴黎,法蘭西畫廊
歐洲私人收藏
亞洲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12年5月26日,拍品編號2003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此作品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展覽

法國,巴黎,法蘭西畫廊〈趙無極個展〉一九六七年

出版

〈趙無極〉尚.雷瑪利著(西班牙,巴塞隆納,Ediciones Polígrafa,一九七八年),圖版351,292頁
〈過去、現在、未來:新時代20年回顧〉(中國,北京,新時代畫廊,二〇一〇年),82至83頁

相關資料

「無往不復,天地際也」

《易經》


無往不復,天地際也

有文獻記載的趙無極圓形畫作僅有四幅,《7.11.66》便是當中之一,扣人心弦而難得一見。圓形畫布上的卓越鉅作既親密無間,亦恢弘無盡,令人回味沉思又暗自喜悅——藝術家於一九六〇年代攀上藝術高峰,獲得世界矚目,此作見證趙氏當年的輝煌藝術旅程。畫作獨特的圓形外觀令人想起船上的舷窗,旅人可透過窗口欣賞變幻無窮的海天景色。在藝術史上,圓形畫作常見於文藝復興時代的「圓形浮雕」畫,而在東方,圓形則是充滿象徵含義的概念:它無始無終,代表無界、無盡、單一與合一,亦標誌著不斷重生和宇宙自給自足的本性。圓形之「氣」向四面均勻散發,彷彿暗指趙無極於一九五〇及六〇年代遠遊世界各地,尋找全新創作靈感,以開拓並加深自己的精神與藝術追求。《7.11.66》以空洞之形狀洋溢完滿與活力,是趙無極浩大傳奇藝術生涯中一個栩栩如生的片段。

趙無極的創作經歷,是亞洲藝術現代化的最佳典型,也是戰後亞洲藝術家之中成熟最早、最快獲得國際推崇的第一人:如果說藝術家一九四八年年出國前後的「藝專時期」象徵他對於西方藝術的好奇與吸納、赴法初期的「克利時期」(一九五一至一九五四年)代表他對現代主義精粹的理解和更清晰的身份體認,到「甲骨文時期」(一九五四至一九五九年)他則找到承古創新、融通東西的堅定自信;一九五九年,趙無極完成從巴黎出發,經歷美洲、亞洲再回到歐洲的寰宇行迹,不僅全球視野豁然開朗,對於現代及戰後藝術的理解,亦臻世界一流,促使他創作上進入「狂草時期」的黃金歲月-從一九五九至一九七二年,他的繪畫展現一種前所未有的非凡氣勢,如開天闢地、如雲捲浪奔,處處體現沸騰的創作激情。

趙無極的紐約和日本之旅以其狂草時期(一九五九至一九七二年)達到頂點,那是藝術家的黃金年代,此作便是當時所作,趙無極作品便是由那時起開始顯露出嶄新非凡的宏大氣勢,天空被割裂,海面被分隔,火熱的創作激情在畫布上翻滾躍動。趙無極在紐約時結識了抽象表現主義畫家如弗朗茲·克萊恩、菲利普·加斯頓、馬克·羅斯科等藝術家,從行動繪畫中汲取靈感,發展出自己更加不羈的創作方式,將美式行動繪畫與東方書法線條的詩意美感合二為一。隨後趙氏來到日本,接觸到京都書法家森田子龍和井上有一創立的「墨人會」;三人見面時,「墨人會」已經透過其藝術及文學雜誌〈墨美〉與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開啟生動對話。此後,約一九五九至一九六三年間,趙無極畫作中的甲骨文標誌融入背景當中;同時藝術家亦在保持線條精髓的基礎上逐漸淨化形狀;換而言之即摒棄符號,而將多元的書法形狀發展成完全的抽象藝術。

筆道 III: 抽象先鋒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