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淳古渾樸-宋代雅器精萃

|
香港

相關資料

淳古渾樸
康蕊君

宋人重視精英階層之文化素養,更甚於官職階位,這種崇文尚藝之風冠絕中國歷朝。仕途高升雖一向為士人所嚮往尋求,同時卻被視為俗流;敢於批評朝政者,往往被奉為賢人智者。登廟堂之高,當輔弼之臣,士大夫身居至此,可謂功德圓滿,然而宋代社會亦崇尚隱逸,遠離世俗、幽居自然山水之間,乃人生另一種至境。

中國歷代田園詩畫,多描繪鄉野生活,諸如農人牽牛、漁者坐舟、樵夫欹松等。蘇軾《前赤壁賦》詠曰:
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麋鹿,
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以相屬。
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
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
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
知不可乎驟得,託遺響於悲風。

有此感懷者,或因被貶謫而躬耕田園,蘇東坡寫《前赤壁賦》時正是謫居於黃州。然而即使身居朝廷要職的士大夫,亦藉詩詞逸遊於田園世外。南宋朝臣范成大,雖身居朝廷要職,其詩詞亦流露對鄉野之樂的嚮往,如《晚春田園雜興》十二絕之一:
烏鳥投林過客稀,前山煙暝到柴扉。
小童一棹舟如葉,獨自編闌鴨陣歸。

為人臣者,或總有一日離開朝廷,真正歸隱田園,而帝王則絕無可能。但縱然深居宮中,棹歌之詠依然裊裊不絕。南宋高宗傳世畫卷《蓬窗睡起》,描繪晨間湖畔一葉蓬舟,舟上唯見一漁人睡起作欠伸狀,湖畔有石磯、矮叢與柳樹,湖面霧氣氤氳,遠處有青山延綿(《千禧年宋代文物大展》,台北,2000年,圖版IV-8;圖一)。

在田野之中,與天地自然為一,古今中外皆為人心之所往,西方自古典時代亦已有之。羅馬詩人維吉爾(公元前70-19年)的田園詩集《牧歌》,受希臘詩人忒奥克里托斯的田園詩啟發,描繪古希臘一處遙遠的高地山區、位於伯羅奔尼撤半島中央的阿卡迪亞,那裡的鄉村美景猶如世外天堂。詩人擬想人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簡樸生活,如 E.V. Rieu 綜述(見所編《Virgil. The Pastoral Poems》,Harmandsworth,密德薩斯,1967 [1949] 年,頁14):
在阿卡迪亞,他記憶和幻想中的田園天地,維吉爾找到了窺探真理的窗口,他感覺到在萬物中搏動的靈魂,是它使人類、樹木、野獸和石頭和諧共處,但城鎮、政治和戰爭使他被逼與她和真理分離。牧人和他的羊群是她的乳嬰,是她的密友。是他們能領會到「樹木……奏樂,松樹能言」 。

維吉爾心中的阿卡迪亞,在文藝復興時期被詩人賈科普.桑納扎洛(1458-1530年) 改編為同名的田園詩歌故事。此詩一出,隨即廣受推崇,廣傳各地,時人紛紛以詩歌、散文、戲劇與繪畫,頌讚淳樸的鄉間生活,羨牧人與大自然同生同息。然而,西方與中國不同,人對歸田園的渴望僅止於幻想,未及至日常生活。

在中國,簡約、儉樸、順應自然的生活更受到推崇,並體現在各類藝術和工藝之中。在視覺藝術領域,其表達方式千變萬化,例如隨身便攜的冊頁畫、扇,描繪山水風景、鳥獸寫生,讓人隨時隨地遁入另一個天地。其後甚至出現一種極簡樸拙的藝術形態,如南宋畫僧牧溪所畫的柿子,其形粗括,僅以墨色深淺作區別;曾任畫院待詔的梁楷,用寥寥數筆,寫意地勾畫出李白吟詩的神采。

宋人崇尚素樸,並非純粹偶發的靈感或審美趣味,更反映一種包羅天地萬物的世界觀。因此,平淡清雅的意趣融入日常生活各方面,工藝創作亦如是。一件普通樸實的陶罐、漆盤、卵石,皆可成為賞玩的工藝品。陶瓷器具深入社會各階層,從僧侶所用茶盞、以至宮廷宴會,皆可見其踪影。即使大量生產的器具,其製作仍一絲不苟。名匠手藝對造瓷水平的提升固然功不可沒,然而其中無法預料之處,往往受人珍視:例如釉色在窰中的變化,與其說是人力成果,毋寧說是拜自然所賜。世間只有少數藝術品類,凡匠佳作與巧匠逸品的區別非常細微,普通人難以識別,唯善鑑明辨者可窺見其奧妙,宋瓷乃其中一種。時至今日,人們仍樂於比較兩件基本相類瓷器的價值,甚至比宋朝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如建窰黑釉盞,一件精品的價格可比普通品貴逾十萬倍)。

宋代器具看似樸素,若要分辨其品質,觀者須具一定學識素養,並從瓷器的各方面觀察,諸如塑形比例、觸感、色澤、偶現的釉彩斑紋、意外形成的釉裂紋路,等等。官窰、鈞窰及龍泉窰瓷,皆以色澤紋理細潤如玉為上。磁州窰則追求粗獷樸拙,紋飾時如書法般豪邁寫意。

此類簡約造型亦見於玉器及其他石器雕刻。把件置手中摩挲撫弄,歷千年後細滑如卵石;大石雕塑造型樸拙,線條精簡,兩者皆求似自然天成,大巧不工。

宋代工藝品風格簡約淡雅,而工藝一絲不苟,其美感雋永,逾千年而不變,饒具「當代」氣質,凡欣賞古典美者,莫不為其所傾倒。宋代器物,無論概念或工藝,雖素淨而殊不簡單,其反映對象正是世人理想中大自然的純樸形態。

淳古渾樸-宋代雅器精萃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