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8
3128
明十五世紀中葉 鎏金銅大威德金剛像
前往
3128
明十五世紀中葉 鎏金銅大威德金剛像
前往

拍品詳情

密慧禪心-菩薩道珍藏及其他佛教藝術精品

|
香港

明十五世紀中葉 鎏金銅大威德金剛像

來源

新田集團收藏,日本

展覽

《金銅佛造像特展》,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1987年,編號30

出版

《藏傳佛教金銅佛像圖典》,北京,1996年,圖版285

相關資料

此尊鎏金銅大威德金剛像,近類於三尊十五世紀大型鎏金銅大威德金剛像,其中二尊出自 Gumpel 舊藏,曾於1904年售於巴黎德魯奧大樓,近年其一於2016年11月30日售於香港佳士得,編號3234,另一尊1999年3月25日售於紐約蘇富比,編號122。還有一尊曾為紐約古董商 Rare Art Inc. 所藏,刊載於《Arts of Asia》,1975年11月-12月,封底廣告。此像雖尺寸略小,法相造形威嚴有力,大威德金剛牛舌長伸直入明妃口唇,極為罕見。

大威德金剛,源自金剛乘體系,深植藏人宗教,然此造像風格可見明代早期,中國與西藏的政教交流之下衍生的藝術特徵。早明時期,宮廷已對藏傳佛教甚為重視,尤以明成祖永樂帝在位期間最盛,當時,西藏宗教領袖德銀協巴,第五世大寶黑帽法王噶瑪巴,特別受到皇帝青睞。如此建立了皇室贊助者與宗教領袖間的「供施關係」(藏語 cho-yon),接近於元代忽必烈與西藏薩迦派領袖八思巴(1235-1280年)之間的關係。

永樂一朝,宮廷訂造相當數量的鎏金銅佛,主用於賞賜西藏政要,及贈施西藏寺院,造像多數體積較小,適合隨身攜帶,用於個人禪定修行之用。宣德時期,造予西藏寺院之佛像數量減少,但宮廷持續詔造藏傳形式的佛像,形體較大,施予中國境內的喇嘛廟。此一傳統延續至正統、景泰、成化朝,許多已知的大型金剛乘鎏金銅佛,可推測原為供奉於中國境內之寺院。

Rare Art Inc. 舊藏大威德金剛像,明顯見有許多永樂佛像特徵,但台座銘紀為明成化十年(1474年)。相類之永樂例子可參見 Speelman 舊藏大威德金剛像,2006年10月7日售於香港蘇富比,編號812。

藏傳佛教體系中,大威德金剛是薩迦派與噶舉派中最主要的神祇,此二教派對於元代宮廷與明初皇帝都有深遠影響。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藏一件元御製薩迦緙絲壇城,主尊即是大威德金剛,載錄於屈志仁與 Ann E. Wardwell,《When Silk was Gold》,紐約,1997年,編號25。並參考一件永樂時期鎏金銅蓮花壇城,刊於烏爾裡希.馮.施羅德,《西藏佛教雕塑t》,香港,2001年,卷2,圖版350B。

大威德金剛之於宗喀巴大師(1357-1419年)創立的格魯派,甚是重要。宗喀巴大師被視為文殊菩薩轉世,大威德金剛是文殊菩薩的忿怒像,格外彰顯其重要性。永樂帝曾多次邀宗喀巴大師入朝,大師最後派遣弟子釋迦也失(1355-1435年)赴漢地,深得帝王垂青,宣德封其法王,為朝廷中格魯派代表。格魯傳承為西藏十五世紀新興教派,基於大威德金剛乃其重要神祇,此像或為奉朝廷之命為中國境內格魯寺院所造,鑄造工藝精湛成熟,應造於北京。

文殊菩薩乃宇宙智慧之象徵,不僅宗喀巴大師,中國帝王也自認為文殊菩薩化身。大威德金剛為全能文殊菩薩的顯身,也成為皇帝無上權威的表徵。其威武的造形強化皇室統治大權,並開啓通往佛教覺知的最高境界。

密慧禪心-菩薩道珍藏及其他佛教藝術精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