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21
  • 1021

藤田嗣治

估價
5,500,000 - 7,500,000 HKD
已售出
8,50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
  • 岩間聖母
  • 一九五七年作
  • 油畫畫布
款識
Foujita(右下)Madonne à la Grotte Foujita(畫背)

來源

巴黎,Galerie Romanet畫廊
倫敦,蘇富比,1987年12月1日,拍品編號74
現亞洲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拍品資料及來源

永遠的金傳奇

金箔繪畫是藤田嗣治一個珍稀的創作系列,其始於一、二○年代之交,率先引起評論家對他的注意;隨著藝術家於1925年憑藉「乳白色肌膚的裸女」享譽畫壇,金箔繪畫隨即戛然停止長達二十多年;及至五〇年代,藝術家再度回歸巴黎,展開第二次旅法時期(1950至1968年),斑斕璀璨的金箔才再次出現於其作品之上。儘管橫跨藤田嗣治創作生命之兩端,藝術家的金箔油彩畫布作品卻甚是珍稀,過去二十年來,國際拍賣場上亮相者不超過十幅,足見資深藏家極為惜售。本次晚拍,蘇富比有幸徵得兩幅藤田嗣治金箔油畫《岩間聖母》(拍品編號1021)與《媽媽的禮帽》(拍品編號1022),誠為難得的收藏機遇。

藤田嗣治的金箔油畫,與他的宗教作品密切相關,構成形式與題材的表裡關係。二○年代,著名評論家安德烈.華諾-也就是首個提出「巴黎畫派」的評論家-已經指出:「藤田嗣治的天主教畫作,誰能夠預想的到?最奇特的,是他畫像所表現出的強烈信仰感受」,又特別提及藤田作品「火般的金色背景」,足見其以金箔創作聖經主題,為他在畫壇奠定基礎;五○年代,藝術家重回巴黎,隨著戰火洗禮以及步入耳順之年,宗教主題再度成為他的創作重心,而《岩間聖母》即在此個人與時代背景下誕生。

《岩間聖母》的主題,源自文藝復興大師李奧納多•達文西的名作,其敍述聖經故事中,聖母瑪利亞與聖子耶穌跟施洗者約翰首次見面的典故;藤田嗣治畢生對達文西推崇備至,甚至於受洗成為天主教徒之時,亦取教名為「李奧納多」,此幅《岩間聖母》,可說是他致敬古人之作,在題材相同的情況下,力求在精神與形式上突顯個人風格,以跟經典爭輝。本作對於岩洞的塑造,不取達文西的幽深詭秘,而呈現為具有建築美的拱門結構,門內空間填以金箔疊砌的方塊,觀之有如黃金磚牆,燦然可觀,讓聖人在寫實布局當中煥發光芒,符合二十世紀以來基督教強調的親近的人神關係;與此同時,聖母溫柔地懷抱基督,施洗者約翰則伏於其大腿之上,身體語言甚為親密,三人的表情亦更為自然,富於生活中母子之間的真實氣息。

藤田嗣治對於金箔的應用,首先應源於中世紀繪畫的啟示:為了榮耀上帝,古代教庭委託大師創作,往往不惜工本,藝術家亦得以運用昂貴媒材,彰顯宗教人物的聖靈;另一方面,藤田嗣治對於本國傳統甚為重視,而遠紹中國唐朝大小李將軍的日本狩野派,自十五世紀開始累世作為幕府將軍的御用畫師,四百年來亦以金碧輝煌的畫風著稱,這東、西兩處淵源,正好互相契合;二十世紀初年,適逢奧匈帝國大畫家克利姆特的金箔繪畫風靡一時,讓這種古代藝術形式,獲得走進現代之良機。巧合的是,克利姆特於1918年病故,藤田嗣治的金箔繪畫,則始於約1917年,其藉此效果華麗的媒材,引進自己精擅的書法線條,勾勒人物輪廓與強化衣服紋理皺褶,將一幅從主題到形式都深具西方烙印的作品,渾然天成的融入東方元素,貫徹「和洋合璧」之精粹。

除了宗教主題,藤田嗣治亦喜愛將金色運用於主題純潔正面的作品。五○年代以後,藝術家熱衷以孩子與少女為題材。此一轉變,與藝術家經歷過殘酷的二戰,加上年紀漸長不無關係。《媽媽的禮帽》正是以天倫之樂為主題。驟眼看來,本作乃一幅女孩與母親的雙人肖像,然而仔細分析,即能發現本作具有兩個藝術家簽名,一個在左下方,另一個在正下方,這個正下方的簽名,其實屬於畫裡面的另一幅畫像—畫中的母親,其實是一幅「畫中畫」裡的人像,因此小女孩其實是站在母親的畫像跟前。「畫中畫」內的母親腹部隆起,雙手護腹,暗示她正在懷孕,也就是說,畫中小女孩不止與媽媽同框,還跟在媽媽腹中的自己一同入畫!藝術家含蓄地將黃金色彩施於「畫中畫」的古董雕花邊框之上,既分割出畫面布局,又在平面化背景上創造多一重層次;與此同時,本作的色彩運用,也體現了藝術家此時期用色亮麗的特徵,與二○年代的低限深邃截然不同;藝術家1930年離開法國以後,一度遠赴南美洲發展,而以里維拉為代表的墨西哥藝術,讓他找到奔放色彩的力量,開啟他對於文藝復興繪畫及東洋浮世繪的色彩探索,寖成《媽媽的禮帽》中溫馨悅目、洋溢幸福感的粉系色調,讓觀眾沉醉於解讀其「畫中畫」布局之際,不經不覺投入到純真可愛的氣氛之中。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