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12
  • 1012

朱德群

估價
3,500,000 - 5,500,000 HKD
已售出
7,78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Chu Teh-Chun (Zhu Dequn)
  •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 一九七七年作
  • 油畫畫布
  • 146 by 114 cm; 57 1/2  by 44 7/8  in.
款識
朱德群 CHU TEH-CHUN 77(右下)CHU TEH-CHUN 朱德群 le 28 decembre 1978(畫背)

來源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拍品資料及來源

阿爾卑斯山的悸動與詩情

二戰之後,亞洲藝術家展開新一輪西行浪潮,幅員遍及法、意、英、美等國,除了在彼邦各自尋找嶄新靈感,他們亦彼此團結,成為活躍於西方藝壇的一個重要群落。作為旅法代表,朱德群與「龐圖運動」有著鮮為人知的微妙關係:早在旅法之前,朱德群曾經東渡台灣,並執教於台灣師範大學,啟迪了年輕的蕭勤、劉國松、莊喆等「東方畫會」和「五月畫會」創始人。此番淵源,讓旅法與旅意華人關係更為緊密,不僅日後蕭勤和霍剛都曾到巴黎拜訪朱德群,朱德群亦活躍於蕭勤諸君所籌劃的項目;1964年,蕭勤在西德萊凡庫森舉辦「中國現代藝術家」展覽,及1982年於香港藝術館舉辦的「海外華裔名家繪畫」展,朱德群均共襄盛舉,至今仍然留有其作品於現場陳列的珍貴照片。同時,朱德群征服了橫亙法國、意大利、瑞士諸國的阿爾卑斯山,其壯麗風光亦滋養他開展「雪景系列」,成為膾炙人口的珍稀傑作,《1978.12.28》(拍品編號 1012)與《雪景II》(拍品編號 1014)兩幅作品風格承先啟後,即紀錄了這段悠長里程。

朱德群的「抽象山水」來自其記憶中的風景,朱德群長年累月的關注著美麗山川及大自然的變化,到處遊歷記下美麗時刻,最後回到畫室再將其觀測結果加以沉思,描繪出一個只存在藝術家內心的風景,每幅畫都像是在呈現某個時刻的風景,既是個想像又是真實的風景。各地的自然山水帶給朱德群不同的啟發,均表露無遺的呈現在其藝術創作上。朱德群出生於安徽蕭縣白土鎮,四面環山,山似乎對朱德群有著強烈的吸引,離開中國亦是如此,朱德群遊歷世界各地的名山大川。例如1950年到台灣,去了阿里山後就畫了一系列作品。一九五六年到了巴黎的隔一年,朱德群繪畫進入改變,捨棄了具象景物,進而將其累積觀察自然景物所得之領悟,以詩性的方式呈現在油畫畫布上。

朱德群最為人熟知的「雪景系列」,是藝術家1985年去了瑞士,在回程的途中,搭火車經過阿爾卑斯山,看到暴風雪壯觀景象帶給他的啟發,朱德群回國後接續創造一系列的雪景油畫,《雪景II》即是當年完成的雪景系列作品。追溯其源頭,觸動其雪景創作靈感早在1965年,朱德群到法國參加藝術節,順道遊歷至有屋脊之稱的勃朗峰,阿爾卑斯山的雪終年不化,首次面對氣勢磅礡的阿爾卑斯山,雲霧與白雪的交錯相接,喚醒朱德群內心最根源的悸動。自此白雪成為朱德群藝術生涯中重要的題材,亦開始思索如何將白色融入其畫面裡,《1978.12.28》,已隱約可以看出「雪景系列」的雛型,朱德群將山巒白雪抽離具體形象,不同色階的白及依稀可見的線條筆觸交織出寫意山水意境。白茫茫的雪,佔據了整個畫面,好似呈現出阿爾卑斯山終年不化雪的景象。

朱德群的油畫東西融合,其轉向從具象到抽象是受俄國藝術家尼古拉•德•斯塔耶爾所啟發,不是直接從繪畫風格影響,而是從他的作品感受到自由及情感思想上的解放,所以朱德群放棄具象畫的約束,完全釋放自己,朱德群說:「在抽象畫得到自由感‧‧‧抽象畫的自由,就像把你扔到大海,任何約束你的藩籬都沒有了‧‧‧」朱德群開始從西方的形式、色彩及光線做研究。在巴黎,保羅•塞尚和斯塔耶爾讓朱德群找到自己,使其重新理解中國傳統繪畫。中國書畫的傳統經驗很早就奠定朱德群抽象創作的基礎,在法國藝壇,朱德群有「二十世紀的唐宋畫家」之稱。早期中國繪畫多是文人畫,也沒有用抽象來形容中國畫,但早在唐宋時就有所體現抽象的元素。中國講究詩、書、畫三位一體,尤其是書法,書法是非常抽象的,中國繪畫即是以書法的用筆入畫,恢弘的筆觸亦是朱德群的油畫創作特色。

《1978.12.28》的構圖形式亦令人聯想到中國繪畫傳統形式的直式(立軸)形式,立軸傳達出高遠及深遠的山水境界。此作層層堆疊的感覺亦與北宋范寬的《雪景寒林圖》有著有趣的對應。中國繪畫與詩亦是密不可分的,如北宋郭熙所說:「詩是無形畫,畫是有形詩。」1953年朱德群在台灣八仙山,看著雲想著詩,看著高山雲霧的變化,內心瞬時浮現唐朝「詩佛」王維所寫的詩句「山萬重兮一雲,混天地兮不分。樹晻暖兮氛氳,猿不見兮空聞」。在烏雲瀰漫之時,體會到張彥遠所論的「運墨而五色具。」中國繪畫完美的呈現雲霧千變化的美,朱德群擷取水墨畫的優點,應用在其油畫創作中。《1978.12.28》已熟練的將白色融入畫中,精確地運用簡約白色油彩,不同白的渲染變化,使其在視覺結構上表現出豐富而細微的層次,前景、中景與遠景的架構,形成了畫面的遠近與縱深,創造出積雪深厚,終年不化的雪山景象。綠色及紅色的色塊,精巧的點綴在白雪中,使畫面更加生動。朱德群所創造出來的詩意景致好似演繹出《沁園春.雪》中「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中國雄偉壯麗山河意境。

醞釀了將近二十年,朱德群前所未有的將大雪紛飛的動感呈現於其雪景系列創作,1985年完成的《雪景II》,為藝術家的雪景系列展開序幕。朱德群巧妙的將白雪世界的層次及雪花紛飛的動感表現出來。其動感可以分層三個層次,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雪花紛飛的律動感,朱德群將沾滿白色顏料的畫筆甩出白點,雪白的點向整幅畫不同的地方飛旋,散落在天地及山巒之間,跟隨其運動的軌跡,好似與藝術家一同在雪景中飛舞般。中國山水畫獨特之處,是能將雲霧飄渺的感覺在水墨畫中表現出來,朱德群將中西美學融會貫通後,不僅延續了中國山水畫的寫意精神,更將其意境昇華,以西方的油畫媒材將雪的動態表現出來,完美呈現雪花紛飛的時刻。第二層的動感在於奔放的線條與彩點的分布,中間蜿蜒的線條有如藤蔓般曲折流轉,墨黑色塊如奇山異石聳立在兩側。檸檬黃、翠綠及赭紅的彩點,暗示著生機亦豐富著畫面,帶給雪景無限姿彩。藝術家曾經自述,雪景中的色彩,都是現實經驗中生命的痕跡。朱德群結合書法線條及墨韻,將原本質感厚重的油彩如墨色般渲染在紙上,展現出壯闊及蜿蜒的山勢。畫面中的色點,精巧的點綴在畫面,帶給此幅雪景生動的動感。第三層動感是背景大面積的白,朱德群得心應手的運用著白色,不是扎實的白,而是如運墨般的技巧,用不同濃度白刷染而成,好似不同厚度的積雪,帶出層層動感。《雪景II》無疑是藝術家經年累月的對色彩、線條、及抽象形式的研究,融會中西美學後淬煉出的雪景系列。

《1978.12.28》可以說是承接朱德群從初期抒情抽象到其巔峰雪景系列兩個時期的橋樑,白雪皚皚的山景無疑為雪景系列埋下伏筆,有著承先啟後的藝術價值,論相近尺幅與品質之作,三年前的國際拍賣成交價格已達港幣7,200,000以上;《雪景II》則是藝術家融會東西觀念及技法而創作的巔峰系列,此次夜拍兩幅作品聯袂亮相,讓我們一同與藝術家徜徉在一其創造的雪部空間裡。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