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7
1057
米斯尼亞迪
《大師(薩姆羅憤然猛擊)》
前往
1057
米斯尼亞迪
《大師(薩姆羅憤然猛擊)》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米斯尼亞迪
生於1973年
《大師(薩姆羅憤然猛擊)》
款識:藝術家簽名並紀年2016;藝術家簽名、書題目並紀年2016(背面)
壓克力彩畫布
300 x 200公分;118 x 78 3/4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大師(薩姆羅憤然猛擊)》呼喊強而有力的情感,結集兇猛剛烈的力量,果敢大膽,威武嚴厲,震懾人心。印尼諷刺藝術家透過描繪英雄主義的經典象徵──代表著日本古代武士的薩姆羅,強烈吸引觀者的目光。畫中武士怒氣衝天,正舉刀作勢攻擊。此作充分體現米斯尼亞迪根深蒂固的創作方式,以精湛的平衡技巧,遊走於奇異與滑稽的邊緣之間,使觀者既驚訝又不安。作品更反映藝術家的個人想法以及多年經驗,曲折離奇,卻又氣勢強頑,尤顯獨特之處。米斯尼亞迪筆下別具爭議、誇張諷刺的剛毅人物與超級英雄,被視為藝術家創作中最精銳強悍的角色,這位大師展現可怕凌厲、卻饒有趣味的視角,實是當中最有張力的主角之一。

米斯尼亞迪生於峇里,自日惹藝術圈嶄露頭角,成為亞洲當代藝術中最強大而獨特的聲音。他以體態與性格另類的主角創出別具爭議性的作品,引來一眾狂熱追隨者,置身於千絲萬縷的議題中心。這些議題有時相當複雜,卻總是息息相關。從米斯尼亞迪的繪畫風格,充分體現他敢於挑戰反抗的強烈傾向。他向來不甘屈服刻板的社會規範,並脫離早期創作中典型的峇里美學傳統。他對印尼藝術大學(ISI)的教學方法感到不滿,因此從這所著名學府輟學,花了一年時間繪畫峇里神話人物的紀念肖像,據說更成為他深深著迷具象風格的起源。

米斯尼亞迪成長於印尼總統蘇哈托的時期(1967-1998年),以創作探究印尼當代政治與環球流行文化,帶出諷刺評論之餘,同時表達自己的觀點。才華橫溢的他以爭議題材、尖銳警言而見稱,帶領他登上高峰。米斯尼亞迪的作品蘊藏暗諷意味,融入自身投射的堅韌特質。本幅近作《大師(武士憤然猛擊)》描繪身形龐大的人物,探索古代世界的瘋狂一面,見證藝術家創作事業中奠立題材的里程碑。

《大師(薩姆羅憤然猛擊)》充分體現米斯尼亞迪創作過程的獨有特徵,透過描繪反傳統觀念的人物,在不同面向呼應自我。武士紀律嚴格,忠誠堅定,且刀法超群,備受敬畏尊崇。藝術家從他最喜愛的電腦遊戲和流行音樂取得靈感。薩姆羅又名「大劍師」,是神話中的武士,擁有超自然能力。本作描繪一位高級武士大師,作為全新的超級英雄,顛覆尊敬權威的既有想法。在人皆渴望的成功路上,本作在各方面更勝一籌,為藝術家開創嶄新舞台。

米斯尼亞迪以畫中主角佔據整個畫幅,聚焦他的面部和龐大的上半身。大師體格強壯雄渾,與典型的武士身形截然不同。然而藝術家筆下的武士,繪以一身起結實肌肉,看來異乎尋常,怪誕離奇。藝術家特意描繪扭曲誇張的仿生人物,成為流暢表達的絕佳手法,為創作樹立深刻的諷刺風格。

本作構圖緊密,憤怒巨人僅僅擠進畫面,展現藝術家對恢宏畫幅的掌握竅門。他沿著垂直刀鋒以及武士頭頂髮束構成的對稱線,把人物圖像不斷擴展,超越畫布之外。他又運用其喜愛的深沉黑調,「不論象徵上,或是一般來說,均代表著威嚴、浩大,甚或艱險的意義。」1在白色縫隙的對比下,武士誇張的碩大身軀彷彿在畫面空間不斷擠壓,強頑憤怒的力量似要超越平面限制,突圍而出。作品呈現豐富擁擠的構圖畫面,使觀者對邊界的印象變得混亂模糊,以人物的巨大身體挑戰畫作媒介的界限。

《大師(薩姆羅憤然猛擊)》描繪的細節強烈激昂,人物皮膚黝黑,如大理石般光亮。米斯尼亞迪是峇里傳統雕匠之子,獨立發展出別具象徵意義的創作技巧,如本作所繪的武士,為筆下的角色注入魅力光芒。他以細膩筆觸凸顯武士身上的瑕疵與疤痕,在其理想化形象以外,這位大師呈現藝術家人生中的豐富經驗,記下戰爭為他帶來的痛苦和回憶。縱然大師根根鬍鬚花白,然而其手上已紮好繃帶,準備再次出征。米斯尼亞迪描繪的角色不僅體現不屈不撓的特質,他們更是意志可加的優秀戰士。然而藝術家在畫中注入稀奇的野蠻氣息,渲染鄙棄的情感,掠去大師的成熟風範。值得注意的是,藝術家鮮有描繪古代的現實狀況,畫作顛覆日本稱為「先生」的尊榮形象,展現尤為罕見新穎的表達方式。

除此之外,畫中大師眉頭深鎖,比拳頭更要緊實,帶領觀者注視其火紅眼唇。藝術家描繪的人物奇異古怪,卻又氣勢兇猛,令觀者陷入重重疑團:這位大師到底代表何人?他正要攻擊何人?為何他怒氣沖天?他的憤怒有理嗎?縱觀米斯尼亞迪的創作事業,他成功駕馭這種好奇之心,深刻地譏諷世界的不完美。

武士形象常被篡改,變得通俗普及,甚或被錯誤挪用。米斯尼亞迪將自身的文化背景融入其中,為他的武士帶來銳利而新鮮的氣息。武士形象戲劇化,英雄本色集於一身,為藝術家的顛覆過程中帶來豐富素材。米斯尼亞迪在本作描繪現世人物,卸下全副盔甲,佩戴部族飾物。大師的獸物項鍊與綠彩耳釘,或取材自印尼土著文化,代表尊榮的飾品。這些配飾為大師身上塑造卡通化的色彩,透過配置毫不調和的元素,轉化成引人注目的符號象徵。畫中大師一方面具備熱血沸騰的既有形象,另一方面是昔日的暴虐霸主,看來既粗野傲慢,又滑稽可笑。

本幅作品令觀者全然支配於恐懼氛圍之中,同時又將人物的危險性及霸權略為收斂。作品重心在於表達藝術家創作語彙中艱澀的符號象徵:畫中大師穿戴鼻環,類似畜牛或西班牙鬥牛所戴的鐵圈。鬥牛傳統,乃驚慄與血腥的奇觀,目擊強悍一方奮戰至死。在雄勇兇殘的賽事中,鬥牛士用紅布激怒公牛,最後將這頭猛獸一劍刺死。從畫中武士火紅熾熱的眼睛,可看出藝術家模仿公牛獸性大發,同時隱約透露死亡的宿命。

《大師(薩姆羅憤然猛擊)》可追溯米斯尼亞迪初次對奮戰鬥士自我與命運的探索。然而在本幅近作之中,藝術家不僅試探主角的空洞暴力,更以隱約的特徵,向觀者以至解密者帶出別具個人色彩的弦外之意。米斯尼亞迪的道德意識強烈,透過機智獨特的幽默,不斷挑戰藝術界墨守成規的對話,譴責社會的虛偽。藝術家曾表示:「若我要批評某人,對某人動怒,我會以畫作表達出來。」2本作彰顯米斯尼亞迪個人及藝術成熟發展的自信,充滿澎湃力量,表達磅礡氣勢。

1T.K.撒巴菲,《米斯尼亞迪:重構身體》,加賈畫廊,2010年,第92頁。
2同上,第115頁。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