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4
1054

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劉野
下午的蒙德里安
前往
1054

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劉野
下午的蒙德里安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劉野
1964年生
下午的蒙德里安
二〇〇一年作
款識
野,Liu Ye,2001
壓克力畫布
160 x 160 公分 ,63 x 63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
北京,華辰拍賣,2002年4月23日,拍品編號43
亞洲私人收藏
倫敦,蘇富比,2008年2月27日,拍品編號67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出版

〈近觀中國當代文化與美術:獨自叩門〉尹吉男著,(中國北京,三聯書店,二〇〇二年),4頁
〈Liu Ye: My Own Story〉(Gallery 3,二〇〇三年),123頁
〈Liu Ye Catalogue Raisonné 1991-2015〉(德國奧斯特菲爾登帕克,Hatje Cantz Verlag, 二〇一五年),294頁

相關資料

「蒙德里安的畫出現在我的畫中是精神上的。他的畫那麼單純—最基本的顏色和垂直水平線,我也想解决單純的問題。」劉野

與蒙德里安對話

劉野

剛過去的六月,中國當代最知名的藝術家劉野,在荷蘭阿默斯夫特城的蒙德里安之家舉辦「蒙德里安和劉野」大型個人展覽,回顧了藝術家與蒙德里安美學上的交匯及藝術家完整的藝術觀。早年於德國柏林藝術學院學習的劉野,一直受荷蘭藝術家的影響,而蒙德里安的繪畫風格,其簡潔嚴謹的筆直線條及平衡四方的構圖,從藝術家早期創作時期,已經在劉野作品中一再出現,並成為作品重要的視覺元素。二千年的《下午的蒙德里安》(拍品編號1054)是藝術家三張分別以早晨、中午及下午為題,同樣以蒙德里安作品為構圖的作品系列。其中《中午的蒙德里安》由上海龍美術館館藏,《早晨的蒙德里安》則是藝術家私人收藏,可見劉野對此三張作品的偏愛及重視,《下午的蒙德里安》是唯一一張存於私人收藏中。

劉野曾說︰「蒙德里安的畫出現在我的畫中是精神上的。他的畫那麼單純—最基本的顏色和垂直水平線,我也想解决單純的問題。」事實上,蒙德里安對劉野的影響深遠,一九九二年是他創作時期的第二年,我們在他的《自畫像》(Boogie Woogie (self-portrait))蒙德里安的畫作已經被用作為背景。往後,蒙德里安一再出現在劉野的畫布之上,包括今次「蒙德里安和劉野」展覽中的《自畫像與蒙德里安》(Self Portrait with Mondrian)。但劉野遠非單純插入蒙德里安的畫作於畫面之中,而是把蒙德里安講求平衡及幾何的畫面切割等視覺理論,滲透在劉野的創作中,並影響著二千年後的藝術歷程。《下午的蒙德里安》正是此中佳作之一,畫面的地平線,與右側的垂直黑影互相制衡及呼應,加上拿著望遠鏡的女孩及掛畫的影子,均形成統一的和諧及平衡感。而同《中午》及《早晨》均同樣以黃色為基調,以小女孩與掛畫為題,其中的秩序感均與《下午》如出一轍。劉野對線條、色彩、色調及構圖的持續性藝術探索,打開了二〇〇七年開始的竹子系列,及藝術家近年創作的書本系列,創作建基於更凝練、簡單有力的造型及線條。

劉野畫面中的驚人的精細度及準確性,顯示出工業繪圖訓練給予藝術家耐心及克制的一面,理性的思維在藝術表現上,更往往流露出一種冷靜的風格。而恰恰這種冷靜的風格,與畫面上強烈的顏色及如爆炸等戲劇性場面,產生具大的反差及張力,提供一種可堪玩味的餘韻。事實上,在工整的構圖之下的衝突及張力,正是生活的躁動及不安。這股冷靜背後的暗湧,與荷蘭畫家蒙德里安的美學追求相通。蒙德里安以最簡單的線條及三原色作為主體,透過擺位的不同及空間距離,帶來不同相對力量的拉扯,讓畫面充滿張力,藝術家以此直喻生命中的種種,並希望在畫中找到動態平衡點,對照當時歐洲戰後對和平的追求。

一九九四年,劉野從德國柏林藝術學院學成回國,廻異於佔據著當時藝術圈主導風氣的「政治波普」及「玩世現實主義」,劉野在中國經濟急速起飛的大時代當中,將自己的靈魂寄居在兒時記憶及童話國度之中,以卡通的造型、豐富鮮艷的顏色、可愛親切的畫風繪下獨一無二,與當代中國藝術的前衛性大相逕庭的中國印象。回歸個人的劉野在當時實屬異數,亦無疑是獨樹一幟的。

九十年代初期,文革符號被廣泛的應用在藝術創作之上,讓「政治波普」熱潮一度尉然成風。相比反映這些從社會及政治層面切入創作,以嘲諷、批評為視角的中國藝術家們,於中國政治局面最動亂的時候離開前往德國柏林藝術學院留學的劉野,卻選擇了與社會保持一定距離。「我們受到的教育經常是『藝術要反映重大社會事件,表現重大歷史題材』 ……這種思維方法忽視了每個人的體驗和具體感受,而顯得乾枯和概念化。」「政治對藝術的影響是每時每刻的,迴避也是一種態度。」對劉野來說,美麗與醜陋、善良與卑鄙、憂傷與快樂等永恒的題旨,較之政治概念而言更加重要。 「我的畫基本上是屬於我的個人生活。童年在我來說,是一個黃金年代,我的畫在許多方面反映我童年時的夢想和幻想。」

童話及富哲學意味的場景是構成劉野作品的最重要元素。對童話的熱情,與擁有一個兒童文學作家的父親不無關係,而少年時在家的床下發現的一大堆童話書,包括《安徒生童話集》、《寶葫蘆的秘密》等,更直接影響他的選材及風格。「那麼優美的插圖,一個新的、燦爛的世界突然出現,使少年的我立刻瘋狂地沉浸其中。」胖寶寶長大後,更愛上迪克布魯納筆下的 Miffy兔子及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電影,他曾揚言︰「我覺得他們和達芬奇一樣偉大。」

耳濡目染,成長的回憶一直是劉野選材的重要源泉,除了嬰兒時期的自己,兒時的塗鴉也是劉野入畫的重要選材。「我是出生在文革時期的一代,小時候畫的最多的是飛機、大炮、軍艦、有時候也畫紅太陽、向日葵。」 對於藝術家而言,畫畫是表達真正的自己。「我覺得藝術的誠實-不是寫實—是最重要的。」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