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
1051

重要私人收藏

何塞-馬利亞·卡諾
WS100 ─ 馬雲
前往
1051

重要私人收藏

何塞-馬利亞·卡諾
WS100 ─ 馬雲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何塞-馬利亞·卡諾
WS100 ─ 馬雲
二○一七年作
款識
José-María Cano,2017(作品背面)
蠟彩畫布
212 x 151.5 公分,83 1/2 x 59 5/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上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家,是最關注市場的藝術家。」
何塞-馬利亞·卡諾 1

《華爾街100-馬雲》是西班牙畫家何塞–馬利亞·卡諾在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系列《華爾街100(The Wall Street 100)》中的亮點傑作。此系列為蠟彩作品,圖像擷取報上所載之世界金融菁英。畫中主角是中國最成功的互聯網企業家,也是目前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的馬雲, 圖像取自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專欄裡的小圖,經剪輯加工後的大型蠟畫圖像,質量兼具。透過卡諾掌握蠟彩的深厚功力,馬雲的臉部線條和周圍的界線清晰分明,而表面因蠟彩特性,紋理豐富,整幅作品立體感十足。半透明的蠟彩經光線折射,使畫作散發出獨特的明度。

卡諾1959年生於馬德里,青年時曾是相當成功的音樂家,並為西班牙流行搖滾樂團蜜卡諾(Mecano)作曲,2002年轉而進軍視覺藝術界。卡諾的作品主題總悖離不了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財富特性等。除了創作最富有、最強大資本家的肖像外,其他題材包含他自己的離婚訴訟文件、漫畫框格、為妓女所作的廣告、桌遊、以及自己曾在大拍賣行售出過的自畫像。藝術作為商品,終究得回歸市場導向,儼然已成為藝術家與評論家自1960年以來的熱門話題。著名英美藝術評論家安東尼·哈頓·古斯特( Anthony Haden-Guest)聲稱:「藝術市場的基本盤早已被前期現代主義藝術家盤據。點彩派(pointillist)畫家喬治·修拉(George Seurat)則根據所用顏料的量及花費時間訂下每件作品的價格。畢加索為他最重要的收藏家畫肖像;沃荷則根據「肖像」創作肖像,甚至替自己的鈔票作畫。」2

卡諾擷取媒體中的名人圖像而挪用改成自己作品的手法,與安迪·沃荷的絲網印刷有異曲同工之妙。正如沃荷,卡諾以照相製版,並透過投影技術將圖像放大到畫布上,因著沃荷對名人如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和毛澤東等的迷戀,這些當代偶像得以在沃荷的絹印作品中永垂不朽;而卡諾作品中的精英強者則是比爾·蓋茲(Bill Gates)、魯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和艾倫·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然而,沃荷和他的追隨者對於複製深深著迷,卡諾則恰好相反,醉心於將複製回歸原始,特別是運用蠟彩這種高度繁複、耗時費力的作畫方式。卡諾並非單單複製,而是扭轉沃氏畫風中原始與重製之間的關係,使之成為獨一無二的藝術品。

用蠟的方式也相當重要,因為它在歷史上與社會地位密切相關。以蠟彩作圖可追溯到三、四世紀科普特(Coptic)時期占領埃及的古羅馬人。來自法尤姆盆地(Fayum Basin)的富裕階級相信,死後如要進入聖靈世界,墓葬儀式必須神聖,並於木乃伊上覆蓋肖像作為標記。這些高品質的「法尤姆肖像」皆以蠟彩繪製,也常用金箔描繪墓葬主人貴重的裝飾及精心製作的華服。據稱如此裝飾有助將死者送往更好的來世。這些古老的蠟畫肖像屬於傳統版畫,被認為是古文明最高的藝術形式之一。使用與古羅馬傳統相同的媒材(蠟彩)和主題(肖像),卡諾的現代版再度引領人們注意到圖像與其牽引出的神秘力量。《華爾街100-馬雲》以中國企業家馬雲作為當代印記,喚起了神聖感,因為馬雲基本上就是一名將資本經濟奉為圭臬的大眾偶像。如此一來,藝術家不但向社會成功人士致敬,更為社會「神化」商業精英這一現象提供了嶄新的視角,反觀活在21世紀初的我們,是如何深陷在媒體、金錢及權力迷惑的超級資本主義世界。

全球多所國際博物館和畫廊都曾展出卡諾的作品,2009年布拉格多克斯(DOX)當代藝術中心及北京中央美術學院(CAFA)美術館的展覽都大受歡迎。

1 引自安東尼·海登(Anthony Haden)《何塞-馬利亞·卡諾:唯物主義的本質》(Materialismo-Materico),馬拉加,馬拉加現代藝術中心(CAC),2007年,第 289頁
2 引自安東尼·哈頓·古斯特‘<放諸市場皆準>,金融時報,2006年1月14至15日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