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4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鍾泗濱
1917 - 1983年
《歌劇場景》
款識:藝術家簽名並紀年53
油彩纖維板
71 x 40.5公分;28 x 16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新加坡私人收藏

展覽

新加坡,南洋藝術學院,「鍾泗濱」,2013年2月2日至3月3日

出版

《鍾泗濱》,南洋藝術學院,新加坡,2013年,第102頁載圖

相關資料

鍾泗濱的作品兼容豐富多元的藝術傳統,畢生孜孜不倦地探求新靈感,在新加坡現代藝術史上的地位無人能出其右。他的藝術風格多元,展現其好奇探究精神。鍾氏在藝術生涯初期,創作量遠不及後期般豐富,因此他的早期作品在市場上越漸罕見。鍾氏的作品完美體現南洋藝術運動的創新精神。本作《歌劇場景》出自1953年,標誌其藝術發展的重要階段。

《歌劇場景》是鍾泗濱早期的靜物作品,從中可見他嘗試研究形態的基礎。畫家隨意選擇一些平凡無奇的物件,減少自己的預設立場,從而集中處理線條、空間和色彩。畫面聚焦在一堆架上的雜物。畫家在每一個壁架內畫一個方框,在各個內部區域創造三維視覺幻像。壁架上擁擠的空間讓藝術家盡情探索光影的斑駁效果。壁架下是磚瓦地,地面漸退出畫面,營造出畫面的深度。

畫家通過減少構圖細節,剖析每一件物件和它的反射光。畫面第一層是一個雙目下垂的白色人偶頭部,後面是與它分離的軀幹。鍾泗濱受畢加索和布拉克等立體派藝術家啟發,將人偶的形態切割解析,從而為畫面注入雕塑般的質感。人偶旁邊是一塊被一個小碗壓住的布料,它質地柔軟,向下垂落。上層壁架有一個小地球儀,地軸從球體穿出;旁邊是一個小球。兩件物體都展現畫家掌握球體形態的功力。

本作畫面最引人注目的焦點是掛在右邊的歌劇面具。它的面部表情誇張,雙眉高挑、鼻如刀削、咧嘴而笑。來自畫面右邊的光源籠罩著它的半邊面,另一邊則留在黑影中。鍾泗濱在新加坡的頭十年間,潛心探究西方現代主義,從本畫中面具五官的輪廓,可見野獸派的表現技巧。此作臨場感強烈,往後的作品皆不復見此風。鍾氏此後逐漸脫離這種立體派風格,但它的影響仍隱隱存在,尤其是他筆下線條和平面的構造。

儘管本畫的主題似有若無,但卻透露了畫者一直向四周探求靈感的心思。美國藝術史家邁耶·沙皮羅(Meyer Schapiro)強調研究立體派靜物畫藝術家對主題的選擇,因為他相信這些選擇透露了畫家的私人生活和思想過程。他曾言:「風格是由有意義的形態表達組成的,人們不僅只是觀看一組物品的整體面貌,更由其中窺見藝術家的性格。每個物件的形態均表達情感與意念,互相訴說界定關於宗教、社會、道德生活的價值觀。」

畫家將精心挑選的物件組合呈現在畫面上,同時回歸靜物畫以象徵藝術的主題入畫之傳統。鍾氏並沒有採用傳統靜物畫的花果,而轉用與人相關的主題。面具反映他對戲劇的興趣,預示他後來研究哇揚戲人偶形態和南洋舞蹈表演。同時,畫中的人偶和布料透露畫家早年對戲服和設計的興趣,對其創作有承先啟後的意義。畫家後來的作品經常描繪蠟染圖案和民族文化等元素。

因此,本畫見證鍾泗濱早年在藝術上的活躍探索。此後,他陸續接觸到東南亞各地豐富多彩的文化、服飾風格和風土民情。自1946年從中國移居新加坡後,這位充滿生活熱情的藝術家一直利用各種機會,不斷重新改良藝術表達和技巧。南洋藝術學院為他提供舒適的空間和資源,讓他得以進行一連串創作實驗,從而將他從一個土生土長的中國人逐漸歸化為南洋人民。

1950年至1955年間,鍾泗濱每年大約只創作五至六幅油畫1,因此這幅純粹現代主義風格的佳作極為難得。此後,他的創作量逐漸增加2。鍾氏的早期油畫大部分如本作般尺幅較小,長度甚少逾一米。3《歌劇場景》展現畫家得心應手的空間構圖技巧,及在小幅畫面上揮筆自如的自信。

蘇富比有幸向全球藏家呈獻市場罕見的鍾泗濱早期油畫作品《歌劇場景》。此畫流露畫家早年的藝術天賦和源源不絕的創新動力。鍾泗濱身為新加坡現代藝術的先鋒,《歌劇場景》可視為研究其早期藝術發展必不可少的重要作品。

1 Ho Sou Ping, Ma Peiyi, 《鍾泗濱的故事》,新加坡,2015年,第38頁
2 同上,第38頁
3 同上,第38頁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