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張曉剛
血緣:母與子1號
一九九三年作
款識
Zhang Xiaogang,張曉剛,1993
油畫及相紙拼貼於畫布 畫框
115 x 146 公分 ,45¼ x 57½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08年5月24日,拍品編號152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中國,成都,四川省美術館〈九十年代中國美術:中國經驗〉一九九三年

出版

〈九十年代中國美術:中國經驗〉王林編(中國成都,四川美術學院,一九九四年)85頁
〈時代的臍帶:張曉剛繪畫〉(中國香港,漢雅軒,二〇〇四年),41頁
《Nine Lives — The Birth of Avant-Garde Art in New China —The Updated Edition》Karen Smith著(美國紐約,AW Asia,二〇〇八年),299頁
〈典藏中國當代藝術100 — 張曉剛:清醒於夢幻與現實之間〉陸蓉之編(中國北京,現代出版社,二〇〇九年),172頁 (攝於藝術家工作室)
〈張曉剛:不平靜的記憶〉(英國倫敦,Phaidon Press,二〇一五年),79頁

相關資料

血緣之始
張曉剛

「我去德國之前,從來沒有真正地,認認真真地看這一張中國人的臉 . . . 我們為什麼要畫書本、畫冊上搬過來的人物,而不去畫身邊那些真實鮮活的人物呢﹖」--張曉剛

一九九三年是當代中國藝術家張曉剛非常重要的創作年份,這一年是藝術家創作生涯的轉捩點,藝術家大膽拋開以往的超現實畫風及象徵符號,轉而直面真實人物,以中國人容貌為藍本,以寫實主義為基調的風格,並首次以血緣關係為題材創作〈血緣︰母與子〉,此系列僅只兩張,其中《血緣︰母與子2號》為日本福岡美術館收藏,今次拍賣的《血緣︰母與子1號》(拍品編號1026)是在私人收藏中僅有的一張,作品取材自藝術家及母親的自畫像,極具私密性,是該批作品最經典之作。精細的畫功,充滿著深邃的力量。此張作品影響深遠,藝術家從母子關係,擴展至家庭,摧生了藝術家同年以父、母與孩子為題的〈血緣︰大家庭〉系列的第一張作品《全家福1號》,可見《血緣︰母與子1號》絕對是藝術家創作生涯的重要轉捩點。

創作《血緣︰母與子1號 》之前,張曉剛以西南藝術群體成員的葉永青及毛旭輝二人為題,創作了兩張肖像畫,《血緣︰母與子1號 》繼承了該兩張作品,題材上開始對血緣關係的家庭成員發掘,並承載著其後著名的〈血緣︰大家庭〉幾乎所有的藝術語彙,包括把兒子與母親連接著的兩條紅線、還有佔據四分一張臉的光斑、及拼貼著母親照片的電視等。整幅作品由一個深具油畫表現力的石磚圍著,同樣的石磚亦鋪陳成作品的背景,與同年的〈天安門〉系列如出一轍。母子之間是一封兒子寫給母親的書信︰「媽媽,你好︰我的身體很好,媽媽不用掛念,我過得很幸福,有工作,有住房,吃穿不愁,不會沒錢用,生活似乎一天天在往高處走,還有什麼不幸福的呢,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還有什麼是擔憂的呢﹖」結合畫面上方的流行曲曲譜,《血緣︰母與子1號》有著強烈的時代背景,以拼貼及符號形式,結合肖像,展現了當代中國人回顧過去中國近代史,包括文化大革命歷史的內心獨白,為過去中國這段獨特的歷史留下反響與低廻,讓藝術承載著社會及歷史的重量,亦是當代中國藝術一個獨特面貌。母子主題作品共計只有兩張,另一張是黃色為主色調的《血緣︰母與子2號》。

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期,藝術家以表現主義及超現實主義風格建構一闕闕夢囈式的獨白。儘管他開始獲畫壇重視,但張曉剛對個人藝術風格與路向卻日漸迷惘,並影響了藝術家的當時的創作狀態。「我做了一個非常深刻的反省,寫了很多東西。我覺得我這樣畫下去,可能是一百萬個模仿西方藝術的其中一個人,我模仿的再好,最多拿到前幾名模仿者的榮譽,但我還不是一個真正獨立的藝術家。」1 八九的政治風波,讓藝術家驚醒過來,回到現實。「你不能不去想你作為一個中國藝術家、跟西方藝術家的不同。」2

在迷惘及鬱悶之下,德國卡塞爾大學的短期學術交流邀請,來得正合時宜。一九九三年五月,張曉剛前往德國,會合當時在彼邦唸書的妻子唐蕾,也許他自己想不到,這三個月的旅程對他藝術生涯,有著巨大的影響。歐洲之行讓藝術家在異邦文化衝擊中,對中國藝術家的定位有更深入的思考。「我一直從「早期」看到當代,找自己的位置。看完了以後還是不知道自己是誰。但有一個想法很明顯得出現了︰我要繼續做藝術家的話,我必須是「中國」的藝術家。」3 回國後,真正代表張曉剛風格轉變的,是一九九三年創作作品,這一年亦是藝術家尋找更廣闊藝術語言的重要時期,並紀錄了藝術家對當代中國藝術的思考。

此時期創作數量極少,非常珍罕。歐洲之行後,張曉剛向毛旭輝借用了畫室埋首進行創作。他首先以代表了中國最高權力的天安門為題材,創作了三張〈天安門〉,之後,張曉剛開始以身邊朋友為創作題材,按著他們的照片造像,創作了七張肖像畫。「我去德國之前,從來沒有真正地,認認真真地看這一張中國人的臉。。。我們為什麼要畫書本、畫冊上搬過來的人物,而不去畫身邊那些真實鮮活的人物呢﹖這讓人困惑。」回國後,張曉剛才真正清楚的把中國人的臉仔細看一遍,黃皮膚的臉孔從沒有這樣清晰的出現在張曉剛的面前。這覺悟對他其後的創作產生了非常巨大的影響,身邊的人成為張曉剛重要的題材,漫長的創作旅程由是展開,為的是尋找一張中國人的臉。張曉剛從老照片中找到感覺,父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自己童年照片、兄弟合照及家庭合照,再再給了他衝擊。在這些文化大革命期間、八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前拍攝的照片,對未來充滿盼望的臉,與歷史總是相對。潛藏的衝突,寄喻了個人在浩瀚歷史中的渺小及無力,讓張曉剛找到表現中國歷史的可能性。

這包括《血緣︰母與子1號》的肖像作品中,模特兒包括藝術家的朋友,如葉永青、毛旭輝及陳為民等。這批作品雖然仍然有著表現主義色彩的磚地,但人物的表現愈走細膩,寫實的繪畫手法,與藝術家後來以人物中性化及無差別的追求,可謂截然不同,卻代表了藝術家初探肖像畫的重要嘗試。歐洲之行後創作的作品,均有著它們獨特的視覺語彙, 包括表現主義的畫風、畫框四周的石磚,畫面上的天氣符號及流行曲簡譜等,這些元素佔據著藝術家一九九三年的畫布。這些風格及符號,只短短出現於這一年創作,並為往後出現的〈血緣︰大家庭〉揭開序幕,讓藝術家以「減法」,把視覺元素減至最精簡,去蕪存菁,把構圖逐取而代之是平滑、不留筆觸的風格,人物更為中性化,磨平了人物之間的差異性,從個別人物,擴展到整個民族。

1 摘自亞洲藝術文獻庫「未來的材料紀錄1980-1990中國當代藝術」張曉剛訪談
2 同1
3 同1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