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
1021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勒邁耶
《荷塘》
前往
1021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勒邁耶
《荷塘》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勒邁耶
1880 - 1958年
《荷塘》
款識:藝術家簽名
油彩畫布
100 x 120公分;39 1/4 x 47 1/4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

附原藝術家畫框。

相關資料

「我想讓身邊環繞著美麗的事物。」
──勒邁耶,出自1946年7月8日寫於峇里島的一封信函 1

比利時畫家勒邁耶(1880-1958年)對美的追求永無休止,後來更引領他在1932年來到印尼峇里島。離世前,勒邁耶一直堅守著印象派畫家的身份──即使當時現代主義早已主導二十世紀藝壇,而印象派風光不再。

勒邁耶從小立志繼承父親的衣缽,當一名畫家。雖然家境逼使他在大學修讀工程學,但他很快再次投身印象派風格繪畫,以朦朧色彩描繪比利時風景。勒邁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自願入伍,戰爭結束後他收拾行李,環遊世界,像後印象派畫家保羅·高更一樣到處漂泊。他遊歷至印度、柬埔寨、法國及高更筆下的大溪地。然而,唯有峇里島讓勒邁耶找到「盡善盡美的景致、陽光及寧靜」,最後還娶了他的繆斯女神、迷人的模特兒兼雷貢舞者妮·帕洛(1917-1985年)。

此作是畫家典型的晚期作品,為他生前未完成的幾幅作品之一。畫作描繪六名女子身處以峇里神像裝飾的池塘中和旁邊,前景見一扇垂花半拱門,背景為峇里島的屋舍。他的印象派畫法使主體與背景的分界變得模糊,在朦朧的午後陽光下各種色彩與質感融為一體,令人聯想起法國印象派畫家,例如阿芒·吉約曼。

勒邁耶的旅遊經歷不但讓他接觸到新主題,還發展出新的用色風格,與戰時作品中柔和而憂傷的灰藍色系呈天壤之別。他在畫中明顯運用褐色、黃色及米色營造出泥土、溫暖和陽光充沛的氛圍,這種用色風格受到印象派晚期的歐洲畫家及「美哉印地」畫家西奧·邁爾偏愛,而且後者藉此創作出更極端的變化。不過,畫中一抹抹鮮綠色及鮮粉紅色使本作更引人注目,分別散落於前景中色彩鮮豔的的樹木、神像,以及女子身上的服裝。這意味著畫中女子與峇里的宗教和自然環境之間存在完美的和諧關係,各個體互相連繫,構成看似簡單但流麗的意象。這些鮮明的色彩與暖色調形成對比,在畫面上描繪清新明淨的瞬間:整幅畫作並非直接表現出和諧的意境,而是展示熱烈與沈靜氣氛之間的變動。正如勒邁耶所言:「在當今世代,我想簡單就是最具說服力和震撼力的創意表達。」2

勒邁耶採用空氣透視法描繪畫中女子,仿照德加以芭蕾舞伶為題的畫作。舞者輕巧優美的姿態是勒邁耶的畫風特徵,人與人間沒有交流,只與周圍的環境互動。勒邁耶在峇里島創作的早期作品多著重於女性人體,扭曲的身體加上誇張的雙手和手臂,猶如定格舞蹈中的姿勢。妻子妮·帕洛常作他的模特兒,曾於回憶錄中敘述自己在熾熱的熱帶天氣下長時間為他擺姿勢,而勒邁耶亦談及自己對美的追求使得「所有事物都可作為藝術的素材」。3此畫中的每一個女子都可能是妮·帕洛的化身。

他的後期作品轉向繪畫秀麗景色,增加畫中人物的數目,但不再是作品的重心。他開始創作風景畫來試驗透視畫法,曲形池塘的生動描寫為這件畫中最靜態的主題賦予蓬勃生氣。此外他亦在光影處理上進行實驗,將女體的刻畫提升到另一層次。他以厚塗的油彩營造靈巧的光線效果,女子皮膚上泛著淺褐綠色的樹蔭,牆身及水面則映照白色的強光。

勒邁耶的作品紀錄了峇里之美的在歲月遞嬗間的變化,觀者透過他的雙眼及畫筆彷彿親歷其景。此作切實地描述勒邁耶對峇里島的鍾愛之情,吟誦溫暖人心、大同互愛的讚歌。

1 約普·烏本斯博士與凱欣卡·赫森博士著,《勒邁耶:畫家/旅者》,Pictures Publishers,荷蘭阿爾堡,1995年,第119頁
2 同上,第189頁
3 同上,第120頁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