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許江
世紀之弈‧圍城之三
款識:
世紀之弈‧圍城 (畫背)
一九九六至一九九八年作
綜合媒材、油畫畫布
132 by 210 cm; 52 by 82 5/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台北大未來畫廊標籤
附:台北大未來畫廊開立之藝術家親簽作品保證書

來源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展覽

台北,大未來畫廊〈許江個展〉二○○八年二月二日至三月二日

出版

〈藝術家時代‧都市精神〉(中國,廣州,嶺南美術出版社,二○○五年),11頁
〈當代藝術與本土文化‧許江〉(中國,福州,福建美術出版社,二○○二年),87頁

相關資料

「畫之所畫是人之所見藝術的本體正是『人是如何去看』的問題
許江《第三眼》
《世紀之弈》系列油畫負載許江眼觀世態,世事遷易消逝,興衰輪迴的感懷。其萬千思緒與激盪心潮,全然鎔鑄於顛動疾飛的筆勢之上。此系列的創作其一耐人尋味之處,在於畫家對廢墟之中,主體建築物的取材,而《世紀之弈‧圍城之三》 (拍品編號 1019)所描畫的,正是德國柏林的國會大廈。畫家於1988年旅德研修,當時正值中國改革開放,步向國際之時。他鄉所見的一景一物,則處處牽動著其對近現代歷史以至國況的反思。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敗於盟軍之下,蘇聯在國會大廈的拱頂插上象徵勝利的旗幟後, 隨即終結德國的納粹政權 。然而,這看似正義的勝利背後,卻同時造成東西德分裂的局面。撫今追昔,回想善惡難辨的歷史,畫家縱然眼觀國會大廈復修改建後的面貌,思緒卻依然停留在大廈於烽火之中,被毀至面目全非的畫面。
局中局外兩沉吟 猶是人間勝負心
對弈是一種藝術,更是一種境界,然而終究還是回歸於鬥爭。從當代時空回顧過去文明衝突遺留的痕跡,畫家將其切身感懷,運用弈棋的意境,凝注於畫面之上。對弈隱喻著世間殘酷的鬥爭,而廢墟則如棋盤。棋局裡不見弈者,也無棋子,只見浮雕石膏手掌,由近至遠分布於畫面上,作下棋狀。形態不盡明顯的手掌,如幽靈斷肢般干預著畫面, 寓意雙方爭鬥之中,永遠存在著第三者。
人必然經歷衰亡,正如歷史必有興廢,引用悲劇哲學家尼采提出「永劫回歸」的概念觀之,若人生是命運的無限輪轉,那麼歷史亦不外乎於世態運動循環的規律。曾經燎原的烽火,以及逝去的風景,都會在將來以同樣形式重新演繹。畫面由近至遠越變暗沉,建築物型態在深遠處亦漸變模糊,正好象徵人置身於時代巨輪之中,總難免被捲入命運輪迴的漩渦,週而復始的對弈以殘局告終,而人類亦隨之而墮入無止境製造廢墟的輪迴。
許江賦予作品思想力量,猶如讓觀者置身於重疊時空,遊走於其所創造的反思空間之內。爭勝之心人皆有之,而歷史的不可逆性亦成就了文明衝突在意識形態上的不朽,遺下讓人唏噓的歷史積澱。世態輪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故畫家旅德期間,流動於心扉的,仍是當年國會大廈置身烽火大地,只剩一片頹垣敗瓦的沈重記憶。 畫家藉《世紀之弈‧圍城之三》向觀者展示了人類文明果實被反覆摧毀後殘留的明證,亦同時警惕著世人時刻慎防由悲劇歷史的重現。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