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
1018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廖繼春

前往
1018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廖繼春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廖繼春

款識:
繼春 C. LIAO(右下)花 愛兒述仁藏留 一九六七年 廖繼春畫(畫背)
一九六七年作
油畫畫布
45 by 38 cm; 17 3/4 by 15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10年5月29日,拍品編號1011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台北,台北市立美術館〈認識台灣藝術大師系列之一:廖繼春逝世二十週年紀念展〉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日至六月十六日,101頁

出版

〈廖繼春畫集〉(台北,國泰美術館,一九八一年),89頁
〈台灣美術全集四─廖繼春〉(台北,藝術家出版社,一九九二年),圖版72,116頁

相關資料

藝術在人類的發展史中,具有相當豐富的時代性與地域特徵,若以時間為垂直縱軸,地域為水平橫軸,藝術作品乃是特定時空下的產物。一個藝術家的偉大之處,在於其藝術創作能夠反映時代性與民族性的同時,又不受時代性與民族性所侷限,以相輔相成的內容與形式,具備獨特的、可供辨認的個人風格。廖繼春身處二十世紀初期的亞洲,面對東西文化愈趨頻繁的交流與激盪,其藝術創作彰顯了時代性的意義。
廖繼春一向鍾愛花卉靜物題材,如果比較他早期與之後的花卉靜物作品風格,40年代以前的花卉表現偏向直接闡述花卉真實的形象與客觀的觀察,到了50年代之後花卉轉變為畫家主觀的感受與投射,不論在用筆及色彩構圖上都更加自由奔放。其學生李元亨曾提到:「廖老師在很多顏色的附近或底下使用非常多的間色層次所產生的效果,就成了在厚重的層次中,顯現出強烈裡面有一種調和。我特別欣賞的一點是,廖老師所用的那種白色。」《花》(拍品編號1018)在繽紛色彩的運用中,唯有花瓶出現一抹純粹的白色反光,充分突顯瓷器光滑的釉面與冷冽的質地,可見廖繼春對於色彩的獨到與精確。此外,在多樣的形式元素中,線條在抽象表現主義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由於線條有延伸性,能暗示運動的軌跡及方向,廖繼春在60年代中期後的作品亦明顯強化了線條的使用,但卻非歐美藝術家所欲表達的方向性、力量和速度感,廖繼春以為,鉛筆的線條,可以接近詩的境界。同時藝術家也強調其所欲追求的「中國民族強烈的色彩感覺」,中國繪畫形式元素的比例明顯增加,以往靜物畫多以相近色系的搭配為主,畫面鮮少出現一個以上的強烈色彩,《花》卻同時以群青色的背景與鮮紅色的桌面襯托前景花卉,廖繼春在其中點綴圖案以呼應整體的用色,相互交織的多樣原色在冷暖色相、面積大小的對比下,產生絢麗而豐富的民間色彩特徵。廖繼春小時候家境貧寒,全靠祖母替鄰舍婦女繪製繡花鞋面維持生計,在長期觀察下吉祥紋樣與色彩對藝術家產生深厚的影響,《花》中強烈的東方意味即是來自色彩與民間文化觀念的直接連結,黃、紅、藍、綠等主色多寓意祈福迎祥,因此畫面雖單純為靜物花卉的描繪,卻與華夏民族代代相傳的色彩象徵意義相重疊,無形中體現了庶民百姓的生活態度與審美情趣。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