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1016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余承堯
春盛江山美
前往
1016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余承堯
春盛江山美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余承堯
春盛江山美
款識:
春盛江山美 余承堯作 藝術家鈐印一方 (左上)
signed, titled in Chinese and stamped with the artist's seal
彩墨紙本
94 by 185.5 cm; 37 by 73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佳士得,2010年5月29日,拍品編號1009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拍賣

出版

〈隱士‧才情 余承堯〉(台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一九八七年),圖版 4-52,136-137頁
〈余承堯的世界〉(台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一九八七年),102頁
〈中國巨匠美術週刊︰余承堯〉(台北,錦繡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一九九七年),25頁

相關資料

二十世紀中葉,中國水墨正面臨革新,在資訊傳遞方便、變化快速的新時代中,面對因襲千年的繪畫傳統,有識之士紛紛找尋改革的出路,試圖在保存文人精神的同時走出新路。 正是此時, 非美院出身的余承堯,從陸軍中將退役,在五十六歲高齡首次嘗試繪畫,以他對山石的熱愛及歸鄉思愁,直覺性的描繪,創造出別具風格卻符合時代精神的現代水墨,遙應白居易「文章合為時而著,詩歌合為事而作」。余承堯從科學求真的角度出發,謹慎觀察大自然中的地貌,以地形學識與過人耐力,開出一條新路。清代指標性水墨革新畫家金農於五十歲後開始繪畫,主張「師造化、抒個性、用我法、專寫意、重神似、端人品和博修養」,立基於隸書書法,改進了文人畫,變革一代水墨習氣,而二十世紀的余承堯也如出一轍,於傳統上創新,以東方風骨為水墨在「全盤西化」與「閉關守舊」外,帶來嶄新希望。
余承堯中年退役,一生三十餘載的創作期,可概分為早期的結構水墨作品(一九五七年至六七年)、成熟期的彩墨山水(一九六七至七五年),與晚期回歸稚拙的絢彩(一九七五至八八年)。其中,成熟期的作品常被美術史家稱為余承堯的藝術巔峰,此時他獨自隱居陽明山,終日作畫以自娛,有別於早期的純墨色與晚期較鬆散的墨線,作品多用重彩,結構複雜、氣勢雄渾;《春盛江山美》(拍品編號1016雖未落年款,但以其完整的結構與構圖、綿密的墨線彩點與重彩畫風,可以判斷約完成於此時。余承堯的傳世作品本已稀少,如《春盛江山美》這般六尺整張(15.6平方尺)、保存完好的重彩巨幅精品更是極其罕見,本作中不僅可見藝術家於巔峰時期所寫,賦予江山強烈的生命力的「亂筆」,與其結構堅實飽滿的構圖,更可見藝術家以科學及文人的思想深入敘寫,改革並融會東方亙古的山水精華,引領文人山水畫走向現代藝術。
蘇富比於本季夜拍及日拍帶來的《春盛江山美》(拍品編號1016、《藍天白石》(拍品編號5012、《高崖新翠》(拍品編號5011三幅余氏傑構,皆完成於成熟時期,觀者不僅可欣賞亂筆下的奇山峻石,亦可分別透過巨幅、長軸與橫幅看見藝術家於構圖上獨特的巧思。
「繪畫要為真而寫,才能得其真髓」
余承堯
余承堯的作品是以科學現實的景色為底本,精確的捕捉景物的特徵,融會在藝術中,心靈體悟後重塑的家鄉山水。藝術家於一九二○年赴日修習戰略學,並於二三年歸國從軍,歷經北伐、閩變、抗戰等重要戰役,於一九四六年退役。軍旅中所研讀並用於作戰的地形學對其繪畫有極為深刻的影響,直接促成余承堯細寫山石以求真切的風格;二十餘年雖憑蹤不定,卻提供了觀察地貌的絕好機會,這些山形水態的探勘與紀錄,為日後的創作打好基礎,也成就了他獨樹一幟的藝術。
《春盛江山美》中的巍峨山石,驟看已傲然奇絕,呼應《谿山行旅圖》中山水自然樣貌的質感,但細節處的處理卻更是絲絲入扣。余承堯直言:「(山石)種類很多,凹凸紋理變化也多,千萬不可畫的平平板板,古代常有人把它作留白處理,就是未經深刻觀察的結果。」本作畫面中央水流沖蝕所形成的岩石面,來自於抗戰勝利那年,余承堯搭船返鄉時於長江三峽所見的頁岩節理;畫面左上的奇峰來自1943年潼關督戰,所見到受地形剪力推擠形成的華山山壁;而畫面中右的巨石,則具有台灣東部的麻岩碩大及光滑片理面的特徵。余承堯運用地形學的專業知識,在石面的表現遠超古人,使觀者如恍若親臨。他以過去走遍大江南北的心靈感悟為核心,抽取美感豐富的元素,不僅僅呈現一處地域的寫實描述,而是敘寫他的「胸中丘壑」與思鄉之情,一如他的詩:「景物形骸外,山川變化中;雲烟輕亂筆,水石各交融。」
傳統後的新傳統,余承堯的新「三遠」
《春盛江山美》並不依循東西方傳統法則創作,而是余承堯改良兩方構圖而自成風格的巨作。以東方的角度而言,本作固然具有傳統高遠、深遠、平遠的要素,然而,余承堯放棄雲煙,重於表達,在構圖上,以三遠為基礎上走出新的方向。本作中樹木可大略區分出近處以細密筆觸描寫具有實際形態的樹、中間以大片厚重色塊鋪成的林,與遠方漸淡的青綠,藝術家科學的以視覺變化點出畫面的深遠;而層疊的山峰與碩大的奇石被安排在畫面的前方,彷彿擋住觀眾的視線,創造出前中後距離引人入勝的構圖,用寫實的震撼衝擊力吸引觀者沿著岩隙河道逐步欣賞的手法,一反傳統風格,可感到余承堯所說:「胸中無窮之氣,奔到筆端,奪手而出,圖上面目,煥然一新」,不追求內斂隱藏,反而直接乾脆表達的大氣,給予觀者一片清晰且新鮮的機理,將自然景物以最原始的感受注入畫中,一改傳統雲煙的虛無飄渺,給人真實殷切的水墨山水。
創新中的再創新,余承堯的西方觀點
以西方審美而言,《春盛江山美》中余承堯看似融入明暗表現以及單點透視的手法,其實是他內化現代藝術並改革的成果。畫面中曲折的長河分隔了左右的山勢,左側背光面襯出了明亮的屋舍及樹木,右側受光面則夾雜著巨石,強調其上肌理的巧妙變化,但他並不使用西畫捕捉光源以營造假象空間的手法,而是以亂筆疏密間滲出的紙色製造出閃爍耀眼的效果,不僅在緻密的格局中透露空氣感,並在這種明暗中捕捉到真實與非真實之間奇妙的光感,如同樹蔭下稀疏的光點,以他的自創技法,帶領觀者看見自然中的抽象本質。視點上,驟看本作,余承堯似乎將消失點置於景物上方,如西方單點透視的效果,然而,實是余承堯為避免視點過多導致畫面散亂,將多重焦點隱藏於其下的變革,由畫面右方層疊的高聳山峰,以及中央的縱深之感,可見中國水墨中所謂「曲徑通幽」,帶領觀者在有限的空間中尋找更大的空間,變革了「高遠」及「深遠」的手法,為其所創見。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