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3
1013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吳大羽
繁花爭艷
前往
1013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吳大羽
繁花爭艷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吳大羽
繁花爭艷
executed in the 1960s
約六○年代作
油畫畫布
45.5 by 32.5 cm; 17 7/8 by 12 3/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台北,大未來畫廊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香港,蘇富比,2015年4月4日,拍品編號1010
現亞洲重要私人收藏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台北,大未來畫廊〈吳大羽及其杭州藝專學生展〉一九九六年一月十三日至二月六日
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吳大羽畫展〉二○○一年三月九日至四月八日
上海,上海美術館〈吳大羽油畫藝術回顧展〉二○○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至十二月十日
台北,大未來畫廊〈抽象〉二○○六年三月十一日至四月二日

出版

〈吳大羽 1903-1988〉(台北,大未來畫廊藝術有限公司出版,一九九六年),圖版6,35頁
〈吳大羽畫展〉(台北,歷史博物館出版,二○○一年),76頁
〈上海油畫雕塑院:吳大羽〉邱瑞敏主編(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二○○三年),57頁
〈吳大羽〉(台北,大未來畫廊藝術有限公司出版,二○○六年),30頁
〈吳大羽作品集〉吳崇力、壽崇寧編(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二○一五年),86頁

相關資料

拈花笑,無相出勢象
吳大羽的「勢象主義」創始於四○年代,從全球藝術發展的過程而言,與萌芽於二次大戰的歐美「抒情抽象主義」、「抽象表現主義」並肩起航;從思想層面而言,「勢象主義」的核心觀念源出中國哲學與美學內蘊,發展成可與西方抽象較量的藝術形式。如欲理解「勢象」真義,則既要洞悉吳大羽遊學歐洲所接觸的現代主義,亦要理解傳統文學與書畫理論,尤其是儒、釋、道的認識論和宇宙觀。
近年,吳大羽的信集《師道》與詩集《羽詩》先後彙整出版,對於探究吳氏繪畫背後的觀念大有幫助。透過大量的文獻分析,可以得知「勢象」的「象」,與中國文學中「意境」的觀念類近。意境者,情景交融之效果,主體客體的結合。因此,吳大羽的勢象繪畫,乃一種由心及物、以我融境的創作,故此構圖高度抽象,又始終有迹可循;然而,「勢象」比「意境」觸及更高更遠之處,乃其富於動感之「勢」。道家說「無常勢,無常形,故能究萬物之情」(漢•司馬談《論六家要旨》),釋家說「正法眼藏,湼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南宋《五燈會元》),「勢象」之「勢」,動觀萬象,融物我於大化,化一己為無限,唯有動悉此點,方能體察吳大羽思想藝術之高度,即使是一株花繪,亦元氣淋漓,蓋因藝術家早已超脫西方靜物與中國花鳥之繩限,以己之精神,寫彼之精神,由此解讀《繁花爭艷》(拍品編號1013),方能透抵藝術家的抽象世界。
吳大羽是最早投身抽象油畫的中國藝術家,《繁花爭艷》則是吳氏抽象繪畫之上品,其畫面豐滿、結構緊密、色彩亮麗、層次覆沓,繁富華麗之處,當媲美大千筆下的芙蓉牡丹;複合堆疊的線性筆觸,驟眼看來漫不經意,細味之下卻隱現爭相吐艷的各色花蕾,左下方更彷彿有一鸚鵡駐足,增添生機與音樂感。
對於花卉,吳大羽並不止於視為西方靜物的主題,更載有東方傳統的高潔的象徵意義,正如他曾經賦詩詠嘆:
「春秋桃李舞空枝,誰遣敗壞抑風光,忘言莫折心歸去,相貽一朵吐芬芳,報作人間留天香。」[i]
「花」在東方藝術之中,具有深刻的象徵意義,既為百姓喜聞樂見之吉瑞,亦為君子修齊治平之寄託。在《繁花爭艷》,藝術家開採花卉形象,取其內裡情感與精神,傳遞一種深沉有力而豐沛樂觀的能量,塑造屬於東方世界的抽象語言。關於這一點,邵大箴在《背負十字架的人-紀念吳大羽先生》如此剖析:
「大羽先生畫了許多靜物,他沉醉於色彩關係中,沉醉於寫意和抽象的表現語言之中,沉醉於如何將客觀物象之美與自己的主觀感受融為一體並訴諸藝術之中。就純藝術探索而言,吳大羽是畫形式語言探索的先驅者,如何極大地發揮油畫語言的藝術感染力,如何將中國傳統藝術運用線的能力,特別是中國的寫意觀念與手法,運用在油畫中,是吳大羽一直關注的課題。」
《繁花爭艷》的抽象構圖嚴密緊湊,建基於吳大羽駕馭色彩與體積的深厚根基。作為第一代旅法大師,吳大羽曾在雕塑家布岱爾(Antoine Bourdelle)及立體主義鼻祖勃拉克(Georges Braque)工作室學習,歸國以後被中國畫壇稱為「小塞尚」,其對於造型、構圖之基礎,均深受後期印象主義及早期現代主義影響,及後將之與中國傳統精華結合,以現代色彩、造型理論,消化國畫主題及形象,若以吳大羽的早年作品與《繁花爭艷》比較,可見西方現代造型藝術,己成藝術家深固不移的基礎,經過吳大羽強烈的思想與個性之昇華,走進他的明艷色彩,與線條性、幾何性構圖,形生嶄新的效果。
[i] 吳大羽〈無題〉節錄,載於輔仁書院於2016年出版的《羽詩》157頁。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