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吳冠中
榕樹與蓮花
款識:
94 茶(左下)榕樹與蓮花 1994 吳冠中(畫背)
一九九四年作
油畫畫布
61 by 80 cm; 24 by 31 1/2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出版

〈吳冠中精品選集〉(新加坡,藝達作坊,一九九六年),39頁
〈吳冠中繪畫藝術與技法〉(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一九九六年),34頁
〈中國當代藝術選集I:吳冠中〉(高雄,山美術館,一九九七年),142至143頁
〈生命的風景─吳冠中藝術專集III〉(北京,三聯書局,二○○三年),53頁
〈吳冠中全集IV〉(湖南,湖南美術出版社,二○○七年),90至91頁
〈吳冠中畫集‧下〉(南昌,江西美術出版社,二○○八年),371頁
〈世界名畫家─吳冠中〉吳可雨編(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二○一○年),185頁

相關資料

南洋煉彩,系列之珍
吳冠中的採風行跡,至八、九○年代開始走向全球,當中幾次長途旅行,包括法國、美國、英國、北歐等,都留下了主題鮮明的作品,組成可一不可再的系列。1994年9月,吳冠中前往印尼訪問和寫生,創作出數量珍稀的油畫,按藝術家主要出版物統計,合共不過十餘幅,公開市場釋出者更少,足見廿多年來藏家之珍愛,《榕樹與蓮花》(拍品編號1010)即是難得一見的大尺幅作品,見證藝術家此段寶貴經歷。

此時,吳冠中已是名滿畫壇的國際大師,透過早年大江南北的寫生經驗,形成強烈的個人風格;九○年代,中國大陸不斷開放,吳冠中順應時代大潮,頻密的展開對外交流,透過吸收異國文化,繼續推動自己的藝術發展。印尼位處赤道線上,終年陽光、雨水充沛,這種熱帶氣候,形成色彩濃郁的自然風光,與中華大地的素美淡雅截然不同。在這片炙熱的國度,藝術家正好發揮油彩的優勢,傾瀉奔放的情感於畫面之上。《榕樹與蓮花》呈現綠意盎然的一片荷塘景色,田田的荷葉、豐滿的荷苞從近至遠遍植水面,欣欣向榮的仰面朝天,似乎正在盡情地吸收陽光;正中矗立一株巨大榕樹,其枝幹盤虬,踽踽欲動、糾結擴張,形成華蓋般的濃蔭,幾乎覆蓋整個荷塘;極目盡頭,則能發現富於印尼特色的建築物與椰樹,不僅點明地域,亦成畫面亮點,令所佔篇幅不多的遠景,在本作仍然產生重要作用。

《榕樹與蓮花》以近景的荷塘與中景的榕樹主導畫面,均衡地各佔畫面一半,老樹與新花,一個亙古屹立,一個初發新芽,兩股迥異卻又同樣強大的生命力,構成此幅永不落幕的夏宴。藝術家在《吳冠中繪畫藝術與技法》點評本作,即語帶幽默而不無深意地指出:「我充當榕樹與蓮花的紅娘,從不同地區拉他們來同居了。」吳冠中平生創作,著重「搜盡奇峰打草稿」,收集各地風光以為靈感;創作之時,則喜以「移山倒海」、「移花接木」之法,追求最佳效果。吳冠中有一幅鋼筆速寫《印尼大榕樹》,其題款「Borobudur一九九四.九月」,說明畫中榕樹乃印尼爪哇島著名佛教古蹟婆羅浮屠東邊門杜寺巨榕,此巨榕屹立千年,被當地人認為具有神聖力量,其與本作榕樹形象一致,唯樹下乃陸地而非荷塘,可以理解《榕樹與蓮花》的盛美之景,乃藝術家採集印尼各地風光所建構的理想之景。

然而,榕樹、荷塘俱為大片密集的綠色調,稍一不慎,即變和諧為衝突,或有纏夾不清之虞。在此,吳冠中以他始終強調的「形式美」解難,利用截然不同的表現形式,將榕樹與蓮花共冶一爐:首先,吳冠中在綠色油彩之中分出截然不同的兩種色調,以荷塘呈現青翠明亮的淺調子,以榕樹呈現濃郁深邃的深調子,形成畫面上下均衡的陰陽、虛實與鬆緊佈局;為了進一步突顯榕樹與荷塘的形象,藝術家在筆觸上刻意作差異化處理,榕樹以濃稠的顏料反覆堆疊,形成厚重肌理,建立老而彌堅的古樹形象,荷塘則以扁筆輕快靈動的作出密集式點描,有如琴鍵飛舞般譜奏樂曲,象徵接天映日的荷塘生機,如此匠心,使觀者霎時即被畫面對立而和諧的色彩構圖所吸引,與畫家一同感受絢麗的南洋風情。

吳冠中不止是長於創作,亦是偉大的藝術理論家。自七○年代起,他提出「油畫民族化」、「國畫現代化」的大旗,此後大膽發表「筆墨等於零」、「風箏不斷線」等觀點,激起中國藝術界陣陣思潮;九〇年代,藝術家更開始循古代藝術史著手,為中國現代藝術追本溯源,釐清脈絡。1995年,吳冠中出版《我讀石濤畫語錄》,透過明末清初畫僧石濤的畫論,闡明中國於三百年前已播下現代主義的種子,石濤提出「一畫之法」,強調抒發個性,進一步鼓舞吳冠中打破陳規、革新自我。與七、八〇年代的作品相比,《榕樹與蓮花》明顯出現抽象傾向,藝術家對於「形」的破解更為徹底,若說畫中榕樹仍然秉承其七〇年代對於物象「造型美」的重視,那麼他在畫中以點、線、面象徵荷塘,則迥然指向「抽象美」的宏旨,直指內在的精神韻律與個人情感,打開通往九〇至千禧年代風格之門,若與上海美術館(今中華藝術宮)典藏之吳冠中抽象力作《都市之戀》對比,更可見本作承先啟後的關鍵地位。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