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
1009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吳冠中
野菊
前往
1009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吳冠中
野菊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吳冠中
野菊
款識:
茶 七四 茶 九三 (右下)
野菊 吳冠中 瑞金朱總司令故居烏石壠 吳冠中 北京藝術學院(畫背)
一九七四、一九九三年作
油彩木板
46 by 61 cm; 18 1/8 by 2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1993年香港亞洲藝術博覽會標籤
附:藝術家親簽書信

來源

香港,香港展覽中心〈吳冠中-東方情思〉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八至二十二日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新加坡,新加坡文物館女皇廳〈吳冠中-東方情思〉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七至十九日,25頁
台北,福華沙龍〈吳冠中-東方情思〉一九九三年十月二十三至二十五日,25頁
香港,香港展覽中心〈吳冠中-東方情思〉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八至二十二日,25頁

出版

〈寰宇覓知音-吳冠中九〇年代作品選〉周大光編(中國北京,外文出版社,一九九五年),89頁
〈吳冠中全集II〉水天中、汪華主編(中國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二〇〇七年),260頁

相關資料

重新賦彩唱新腔,溢芬芳
1993年,吳冠中舉行「東方情思」大型巡迴個展,先後在新加坡文物館女皇廳、台北福華沙龍、以及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展出油畫與彩墨傑作24幅。這些作品分別誕生於七○至九○年代,卻唯有本次晚拍的《野菊》(拍品編號1009)與眾不同,先後獲得藝術家於1974及1993年兩度創作,可見其對此情有獨鍾。本文之標題,即是吳氏在當年圖冊之點評。
花卉之於吳冠中,不止是繪畫題材,更是精神支柱。藝術家多次親筆紀述,花卉曾經在不同階段振奮了他的鬥志,燃亮了他的靈感。吳冠中的花卉,不是盆景裡的孤蕊,而是曠野中的群芳,哪怕寒風凜烈,冬去春來便是新生;哪怕獨力迎風,腳下依然根深地廣。在藝術創作必須步步為營的時代裡,吳冠中的花卉,是靜物,是風景,更是自畫像;花之美,是自然美,是人格美,更是精神美。此乃吳氏花繪讓人久觀不倦,愈陳愈香的之原因。
吳冠中對花卉從形象之美深入到情感牽絆、昇華至精神層次,應自1971至1972年間,他在文化大革命下放到河北李村開始。在一片蒼莽的黃土地上,點點花卉在他的人生低谷中帶來點點希望,雖然僅為星星之火,卻始終延續著他對生命與藝術的熱情;1973、74年,吳冠中獲准回到北京,隨藉著政治氣氛略為緩和,他重新獲得了創作空間,由此迎來藝術上一次重大豐收,一幅幅生機勃勃、光彩照人的油畫由此誕生;《野菊》正是在這否極泰來的1974年誕生;1988年,藝術家出版《吳冠中繪畫形式分析》,更於當中親自撰文賦詩,為「野菊」主題作註解:
「野叢中,石隙間,小路邊,野菊開得歡,是孤芳自賞吧,因不易引人留意,匆忙的人們沒工夫看這些細碎小花。我們在農村勞動,在一色蒼黃的泥土間耕作,偶見土裡冒出一簇野花,雖是小小花朵,色彩並不奪目,但卻感到燦若星星,亮如珠寶,道是無華卻有華,我發現了鍾情的題材。
但美麗的野花是分散的東竄西爬,全不照顧畫家寫生的困難。我謁力選取較集中的濃郁團簇,照貓畫虎,擴大面積與威力,構成坐山雕式的野菊王國。
作完該幅畫,讀到王進家同學寫的一首關於野菊的詩,感到詩與畫之間有通感,便改了他的詩,作為這幅畫的註腳:
《野菊花》
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
亮晶晶,嬌艷,青紅黃白皆常見。
池畔,溝旁,大路邊。
樂與雜草長相伴。
莫道瘦,根深葉茂總勁健,
不識施肥與澆灌。
展枝著花總隨便,
都無緣修剪。」
《野菊》具有吳冠中七○年代油畫的典型特徵:此時,藝術家羅致畫具不易,每次創作,定必傾力而為,善用畫面空間,豐厚的油畫滿蘸生命力,彷佛要將眼前景物剝膚存液,以筆觸暢寫己意,為作品賦與靈魂。《野花》背後,仍然保留藝術家自題款「瑞金朱總司令故居烏石壠」,寥寥數語,卻深具時代烙印;同一時期,吳冠中創作了亭亭淨植的《荷花》、璀璨盛放的《紅梅》,投映自己對風骨的堅持、對生命的熱情;《野菊》生於道旁,看似尋常,卻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吳冠中從藝歷程,何嘗不是如此?時光荏苒,吳冠中在九○年代己是名震寰宇的國際大師,各國展覽邀約不斷,甚至成為全球首為位在大英博物館舉行個展的在世藝術家。然而,吳冠中卻從未忘卻此幅《野菊》,甚至罕有地重提畫筆,與十九年前的自己携手,完成這幅跨時代的力作。「東方情思」展覽非常成功,《野菊》亦於展覽之後被現藏家收藏,並獲得藝術家之親筆信以為憑證,原文茲收錄如下。本作與書信至今依然完好保存,二十五年後重現於世,若與文獻並讀,可謂集繪畫、書法、信札、散文、新詩的綜合藝術,此如吳冠中的畢生創作中殊為罕見,倍加珍貴。

《關於油畫「野菊」》
「我五、六、七十年代在野外用油畫寫生,基本都畫在三合板上,當時三合板甚難購到,故即使碰上質量較次著,亦甚珍惜。

這幅《野菊》一角原有些微殘缺,自己用膠布等彌補後照樣作畫,因對整幅畫面毫無影響,配入外框更根本看不見。1993年審視此畫,覺得作風過於細微,便重新整理,賦以新腔,便成了74年與93年合作之作品,創作期跨越十九年,畫面簽署有七四年(刀刮白紋)及紅色九三年,係我創作歷程中稀有品重矣。希日後之收藏者注意此特殊性。
吳冠中 一九九三年
完成《野菊》後記」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